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夭折的柿子树

核心提示:再后来,梨树上依然是腻虫多多,柿子树上的新叶却全部掉落了。夏天过去,秋天来了,梨树始终被腻虫折磨得半死不活,柿子树再也没长出新叶。柿子树死后,有人告诉我,柿子树上的这种白色虫害叫柿绵蚧,需要用氧化乐果或者石硫合剂喷洒。


作者快乐一轻舟

怎么也没想到,一棵刚结果子才两年的的柿子树就这么死掉了!

盯着柿子树干枯的枝条,我真是悲从中来!唉,都是我做的孽!

真的是我做的孽!

初春,新叶刚长成的梨树又生了蚜虫,我们这里都叫腻虫。这腻虫挺讨厌,黑乎乎的一片,粘在叶子上,吸食叶片的汁液,将嫩绿的叶片害得蜷缩卷曲着,有的渐渐变形,乃至枯萎。新栽三年的梨树,还没有结果子,却年年被腻虫侵害,弄得蔫头耷脑,少气无力。这不,今年新叶已长成,又是腻虫泛滥,成疙瘩成片,眼见碧绿旺盛的新叶,又将遭受一场劫难,我真是恨得牙尖儿疼!就买了治腻虫的药,和妻子一起,配合着,拼命地往上喷,想将那些腻虫赶尽杀绝。

喷完了两棵梨树,还剩一些药液。倒了吧,可惜。看到那棵柿子树上刚长出了的新叶,一点点,一片片,在初春的阳光下闪耀着光鲜嫩绿。就想起了去年柿子树上也生了一种虫,白色的,小圆点,星星点点,生在叶子的背后,也侵害的柿树叶子焦枯蔫黄,无精打采。就自作主张,对妻子说:干脆,打在柿子树上吧!

行不行啊?妻子有些疑问。又接着说,人家对我说的,可不是这种药啊!

反正都是杀虫剂,喷上去,不都能杀虫吗?我很干脆利落的答道,充满成竹在胸的自信。

妻子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哧哧哧!我雄赳赳,气昂昂,武士一般,斗志矍铄,手拿喷壶,对着娇嫩而没长全的新叶,劈头盖顶,一股脑儿地喷将下去。

过了大概一周,梨树上的腻虫不见好转,许多叶子依然蜷缩卷曲,蔫蔫的,显出败象。而柿子树上的新叶,不但没有继续拓展叶片,反而也开始蜷缩卷曲,露出衰相。

妻子便开始埋怨我:看看,不让你往柿子树上打药吧,你偏打!

没事儿,药劲儿过去了,就会缓过来!我依然充满自信,嘚瑟着。

再过了一周,梨树依然是一副败象,而柿子树愈发地病重,叶子开始枯萎,有的,已经凋落。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妻子用手指着病怏怏的柿子树,有些发急。

没事儿,再发新芽呗!我似乎依然一肚子竹竿。

再后来,梨树上依然是腻虫多多,柿子树上的新叶却全部掉落了。

夏天过去,秋天来了,梨树始终被腻虫折磨得半死不活,柿子树再也没长出新叶。

第二年春天,柿子树彻底干枯。无奈,我刨掉了!

本来,柿子树已经结了两年果子,未成熟的时候,清新嫩绿,拳头大小,圆圆的,在绿叶丛中,有的露着娇嫩的小脸,有的欲抱琵琶半遮面,惹人喜爱!快成熟的时候,金黄耀眼,在披拂的绿叶中,随着轻风,腾跳闪耀,诱人的很。

小外孙小乖就对我说:姥爷家的柿子真可爱,等熟了,我一定多吃几个!

真的熟了以后,摘下来,洗吧洗吧,不用懒,直接搁嘴里吃,脆生生,甜津津,真是可口!小外孙吃得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结果子的第二年,开始结果子的时候,几乎每一片叶子下面,都挂三四个。我怕柿子树累坏了,狠心往下摘,最后,剩了一百单八将(是我妹夫一个一个数的)。收了果子后,妻子喜滋滋的,送亲戚,送邻居,总有炫耀的成分。收果子的人也不吝好听话,对我家的柿子树夸奖一番。妻子和我,当然心里乐开了花儿。

如今,柿子树彻底夭折,杳无踪影,有人就问起,你家的柿子树呢?

妻子就一脸怪笑,指着我说:你问他呀!

这次,我不再自信,满脸尴尬,苦笑着说:唉,好心办了坏事儿,打错药了!

柿子树死后,有人告诉我,柿子树上的这种白色虫害叫柿绵蚧,需要用氧化乐果或者石硫合剂喷洒。我用治腻虫的药喷洒,不对症。而且,药液又浓,不但伤了柿子树的嫩叶,也毒害了树干。

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杀死柿子树的刽子手!

仔细一想,我这也不能只算是好心办坏事儿,还缺乏科学知识,又不虚心请教,而是自以为是药就管用,自作聪明,结果小病没治好,将柿子树给治死了。

我的自作聪明,害死了柿子树;我的自作聪明,是否还伤害了其他人呢?

仔细想一想,因为自己工作时奉行完美主义,对学生,对同事,都要求严格。严格就一定失之宽和,就一定会伤人。

伤害了树,树的肢体死了!伤害人,更多的是伤人家的心。

树死了,能看到。伤了人家的心,未必能知道。

现在想来,都是遗憾。

只有对柿子树,对我无意中伤害到的人,道一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