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曲阜游记——宁国府与孔府_0

核心提示:孔府的大门前有副对联。上联是: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下联是: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啊呜看了笑道:这上联写着“荣公府”三字呢。

作者:邬员

(一)荣公府

《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笑道: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山东有一山、一水、一圣人。圣人就在曲阜。在曲阜下了车,我们几个直奔孔府。

孔府的大门前有副对联。上联是: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下联是: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

啊呜看了笑道:这上联写着荣公府三字呢。

长安也笑道:安富尊荣几个字,也是冷子兴说过的。

啊呜道:前两年我听两岸网络课,老师讲贾宝玉自称安富尊荣,冷子兴也说安富尊荣,脂砚斋还说安富尊荣,如今到了山东才知道,原来世上真的有一户人家,是自称安富尊荣的,还斗大的字写在大门上。

可是,我忍不住问,这对联是谁写的呢?又何时写的呢?

众人若有所思。正此时,打东边来了个导游,也带了几个游客,也来到大门前,向着对联道:这副对联呢,是大才子纪晓岚所书,当时纪晓岚来到孔府

什么!纪晓岚写得!方长安叫道。

导游吓了一跳,转笑道:那当然,纪晓岚虽然常说自己不善书,可因为才名太盛了,所以孔家还是请他写对联。

一旁一直没吭声的庞並明忽然道:我知道了,你们猜为何是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呢?众人皆问为啥,旁边扫地的大爷也停住脚步。並明道:孔子删诗成三百,诗有六义,风雅颂,赋比兴。这个人不叫冷子赋,不叫冷子比,偏叫冷子兴。《文心雕龙》说:「比显而兴隐哉!」所以这个冷子,既然兴言,必然有所隐寓。

众人笑道:如此,诸子百家,于今又添一冷子。

並明笑道:不是乱编,脂批曾说的:故借用冷子一人,略出其大半。

啊呜道:我想明白了,这个冷子兴,就是老赞礼。

《桃花扇》里的老赞礼?並明问。

啊呜点点头。

长安道:《桃花扇》是明清传奇压卷之作,算不得僻典,孔尚任也是孔门才子,可又干冷子兴甚事!。

啊呜道:瓜娃子吆,你晓不晓得冷子兴做啥子的?

长安忙道:额咋就不知道哩!第二回说:「古董行中贸易的号冷子兴者」,第七回还说:「冷子兴因买古董和人打官司,故遣女人来讨情分」,他不就是个古董先生么!

啊呜笑道:知道他是古董行里的先生,为啥不晓得他就是老赞礼呢?前几年我在金陵看了石小梅老师的《桃花扇》,给你演示一哈,就明白啦。说着打开扇子手机,将屏幕投到孔府的白粉墙上,调大了音量。只见王子瑜扮的老赞礼出场了。

将将将,嗒嗒,将,嗒,将嗒将!

[蝶恋花](副末毡巾、道袍、白须上)古董先生谁似我?(冷子兴像你)非玉非铜,满面包浆裹。剩魄残魂无伴伙,时人指笑何需躲。旧恨填胸一笑抹,遇酒逢歌,随处留皆可。

老夫乃是南京太常寺一个赞礼,爵位不显,姓名可隐(比显而兴隐哉)。昨在太平园中,看一本新出传奇,名为《桃花扇》,就是明朝末年南京近事。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这句最妙,阿花说:桃花扇的悲情结局正为此句话,今有人将剧尾改成大团圆,便成借兴亡之感,写离合之情了,成何体统!),实事实人,有凭有据。老夫不但耳闻,皆曾眼见(经过见过)。更可喜,把老夫衰态,也拉上了排场,做了一个副末角色(红楼作者若写自己进书,必是一个副末,一个冷眼人),惹的俺哭一回,笑一回,怒一回,骂一回,(石头记亦然,不光有泪,还善谐谑。)那满座宾客,怎晓得我老夫就是戏中之人!请问这本好戏,是何人著作?列位不知,从来填词名家,不着姓氏(谨记,试问石头记作者着姓氏否?)但看他有褒有贬,作春秋必赖祖传(妙);可歌可咏,正雅颂岂无庭训(妙)。「内」:这等说来,一定是云亭山人了。你老既系旧人,又且听过新曲,何不把传奇始末,预先铺叙一番,(老赞礼铺叙桃花扇。)大家洗耳。

大家正瞧戏呢,啊呜忽捏声道:古董先生冷子兴,非赋非比,满面包浆矣。众人皆笑,恍悟,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原来敩的是老赞礼铺叙桃花扇。

长安道:看来这冷子兴,的确扮演了老赞礼的身份。啊呜说的对啊。

啊呜道《石头记》里说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而《桃花扇》中说两度旁观者,天留冷眼人。简直如出一辙。

並明笑道:看来红楼不是凭空写就的,观弈道人借鉴了不少经典名作啊。这正是: 始知昨夜红楼梦,身在桃花万树中(卧子诗)

我笑道:作者早说过秘诀了,偷得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刚才的游客早没影啦,咱们也往前逛逛吧。

啊呜早已收了神通,众人一起进了二门,门上有块匾,写着圣人之门,乃明代李东阳手书。二门之后,是一道仪门,上面有块匾恩赐重光,乃明世宗所赐,所以这道门又叫重光门,平时不开,是为塞门。《论语》说:邦君树塞门。一般人家是没有塞门的。奇怪的是《红楼梦》中的宁国府也有塞门。因此大家好生议论了一番。

再往前走是大堂,两旁立着仪仗,金牌。並明说,严阁老曾来孔府求助,衍圣公不见他,在大堂坐了冷板凳,凳子至今还在,称之为阁老凳。

过了大堂是二堂,长安忽问:周敏庵老先生说昌明隆盛之邦是指乾隆朝,因为昌明在易经里象乾卦,並明你怎么看?並明笑道:说的挺对啊,昌明皆从日,君子终日乾乾,与其说是字谜,倒像是射覆。周先生名字里就带一个昌,对此肯定理解颇深啊。长安笑道:那请问诗礼簪缨之族又指的谁家呢?一下把並明问住了,众人也答不上来。啊呜道:正好大家也走乏了,那边诗书礼乐的匾额旁有座,不如去休息一下。众人听了这话,便望过去,果然有一面九龙填青的金匾,上写诗书礼乐四个大字,旁边还真有几个座位。众人便去那边歇息。只是想不通,这诗礼簪缨之族到底是谁家呢?以此不免心燥起来,啊呜拿出保温壶,倒了茶来分着喝,也觉得没滋味。

啊呜道:既然一时猜不出,不如猜点别的吧,我来出一个谜语,听好了,「阿房宫,三百里」猜一个古代名城。长安道:是西安。啊呜摇摇头。並明问:是广陵?啊呜点点头。我问道:为啥呢?並明笑道:三百里可谓广矣,《说文》曰:阿,大陵也。长安拊额道:那下句住不下金陵一个史呢?啊呜道:你点好句读啊。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句读!一个史。长安刚想说什么,忽然,一个小孩子一边笑着,一边牵着一个好大的鲤鱼气球,急匆匆地从庭前过去了,很是显眼。庞並明拍手笑道:我猜着了,这个诗礼簪缨之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众人恍悟,原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並明又道:我还一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众人道:你说,你说。。並明略作沉思,方道:宁国反切,是个儒字。长安笑道;我少读书,你莫要骗我。声母不同,怎么反切得出?並明笑道:这正是关键。上海人自称上海宁。苏州、温州也将泥母日母混淆。儒,人朱切,属日母。宁属泥母,泥日二母上古本是一家。后来章太炎根据钱大昕的古音理论,把娘母日母都归入泥母,俗称娘日归泥。令我不解的是,难道红楼作者,早在钱大昕时期,就已经看出泥日二母同源?抑或是根据方言总结出的?长安听完挠了挠头,忽然拍了一下,道:是不是宁国两个字,就是钱大昕给作者拟的?你看大门上的对联,也和红楼梦有关吧,是纪晓岚写的,纪晓岚跟钱大昕那可是老交情了。众人都不置可否。啊呜道:这样说来又深了,也不好跟别人解释,我们弄个简单的。第53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时,交代了宁府的布局,如果宁国府真是孔府,两者的布局应差不多。众人皆点头。长安道:那咱们再往前逛,到时候比比看。于是众人皆往前。

前面是三堂,古桧参天,有很多石笋盆景。再往前是内宅门,此门平时不开,要从旁边绕才行。穿过一条仅容身过的小巷,便是内宅了。据说,修窄巷的目的,是让胖子过不去,以戒安逸。内宅又有三重,前上房,前堂楼,后堂楼。並明说:上个世纪50年代,前堂楼里发现了两只黑皮箱,现保存在山东省博物馆。箱子里多是前朝衣物,前几年省博专门举办了一场孔府旧藏服饰特展。当时展出的有一顶五梁冠,按照董进的说法,五梁冠少了簪和缨。所以才说,书中的诗礼簪缨之族就是孔家。

出了后堂楼,是一个大花园,这就是李东阳当年主持设计的孔府花园。

啊呜道:差不多了,把孔府和宁国府的布局来比较一下。並明拿出画板,大家一一对比起来。

先是孔府:

大门、二门、塞门、大堂、二堂、三堂、内宅门、前上房、前堂楼、后堂楼、后花园。

再是宁国府:

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内塞门、正堂、花园。

众人发现,除却后堂楼不开门的话,宁国府的布局,和孔府是一样的。看下《石头记》原文:

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第五十三回

这下众人明白了,宁国府原来是孔府。东坡说:君门深九重。除了北京的紫禁城,没有第三家能超越这种布局了。

长安忽道:等等,如果这里是宁国府,那眼前的花园,不就是会芳园么?众人闻言,这才打量这孔府花园。时过仲秋,但见:

黄花满地,白柳横坡。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石中清流激湍,篱落飘香;树头红叶翩翩,疏林如画。西风咋紧,初罢莺啼;暖日当暄,又添蛩语。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纵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笙簧盈耳,则有幽情;罗绮穿林,倍添韵致。第十一回

端的是座好园子,占地五十余亩,历经宋元明清修建,在北方园林中,独树一帜。尤其是明代李东阳嫁女,花了大力气经营此园。众人信步游逛,不住点头。啊呜道:自从十七回之后,会芳园就叫汇芳园了,西边还没逛,咱们往那边走。逛到西边时,却见一张大石桌,先前门口遇着的几个游客,摆了橙橘梨枣瓜子糕糖,正在那里嚼。並明提议,我们去西边那块大青石上歇息,也吃些点心。众从其言。

我们带的,只有榛栗胡桃,以及刚买的孔府月饼。前者谁耐烦剥,只好吃月饼,却是五仁的。五仁月饼真好吃,皮是千层酥做的,松脆泛黄透着香。只轻咬一下,外皮即碎成万千,从唇饼间簌簌落,如花辞树。得赶紧用手接着,莫教委地。这时狠狠心,咬下去,饼里桂花如酿,舌酥齿醉分外香。啧啧,真是秋天好味。时而坚果,念松鼠秋收冬藏于树洞,而阿里巴巴道破其玄机。时而青丝,想李白江上,青铜镜里。葵花数籽热如火,冰糖一粒甜妹子,甘蔗谷粉美之饴,啧啧,真好吃。食完看手里接的饼渣,莫忘一饭一食来之不易,咂之,如楚大夫之餐落英,如汉武之饮碎琼,真好吃。

啊呜道:邬员,你吃着月饼笑什么?罚你讲个笑话!另外两个也笑道:快讲,不然不给你倒茶。我只好说道:从前有一只猫,镇守书房,忽然探马飞来,高声叫:报!!禀都督,南蛮鱼王领十万蠹鱼犯我兰亭序!那只猫在大青石上晒太阳呢,闻言道:虏狂矣,着紫外线大将军即刻清剿。探马笑道:得令!转身刚要走,懒猫又道:回来!你笑什么?罚你讲个笑话!众人笑道:更该罚了!这会子不唱一个再不能饶的!只好信口诌道:因循捷径走,致使入泥潭。方法莫嫌笨,水滴能石穿。十年格物一朝通,或可逍遥梦里边。你道是草蛇灰线,他又讲千里伏言。乱哄哄,反将真理措百年。世无金圣叹,谁结石头缘。众人听了刚要说什么,忽听那边墙下有人长叹之声。大家明明听见,都悚然疑畏起来。长安忙问:谁在那里?连问几声,没有人答应。啊呜道:必是墙外边的游客,也未可知。长安道:哪有?分明听得耳近,况且那边又紧靠着孔庙,难道是圣人叹气?一语未了,忽一阵秋风飒飒,吹在身上,遍体生寒。空中乱叶如蝶,落了长安一身。啊呜闭眼大叫:不好啦,我们穿越到红楼梦里啦。众人闻言吃了一惊。要知端的,下回再说。

上一页12下一页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