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人之将死 看破红尘

核心提示:我不想死,赶紧摸案头上备置多年的救心丸,可恶的药瓶一个劲旋转就是逮不住,一狠劲用手掌拍下去逮住药瓶,倒水时暖瓶口就是对不准茶杯,一个劲跑偏。妻子、儿子和孙子闻讯上楼,吓得大呼小叫,急忙拽我去医院,此时此刻我也巴不得让抢救室的老大夫小护士围着我,还想活两天呀。

杨建东

前几天下雪,我们4个花甲文友在小店小酌,谈起人的荣枯休咎,生老病死,临死所虑。老友说,8年前在北京手术,知道了病情,已经绝望,什么都想了,一切都想好了,统统想开了。这几年用中药调理,这不,还在雪中端酒。

我说,那不叫垂危,一脚在阳间一脚在阴司,瞪眼等死,即刻完蛋,那是何感受?你不如我了,欲知详情,且听分解。

去年7月的一个晚上,做完老年保健操,晕晕乎乎,匆匆回家躺在沙发上,但见墙上的字画、低柜上的电视、头顶上的吊扇 统统旋转起来,心里叫一声不好,赶紧爬起来挪着猫步轻轻上楼躺下,没敢出声,生怕家小知道了害怕,送我去医院挨针受罪。睁眼看看楼也转了起来,仿佛都在电扇风叶上。我不想死,赶紧摸案头上备置多年的救心丸,可恶的药瓶一个劲旋转就是逮不住,一狠劲用手掌拍下去逮住药瓶,倒水时暖瓶口就是对不准茶杯,一个劲跑偏。常听人说,心脑血管病人吃下救心丸能死里逃生,我吞下几粒,以为有救了,谁知药丸不但不救我,反而把胃里的饭菜给倒腾出来。

复又躺下,心想完了,小命倾该间戛然而止,十几年的重度高血压,脑子里的粗细血管此刻正膨胀,须臾间血管将鼓破,嘎巴一声脑溢血。无可奈何静等脑溢血吧,死在床上总比死在大街上安详吧。一睁眼看见几个高大的书橱,这些伴我40余载的古旧书籍、历史资料、诗词歌赋,突然感觉十分刺眼十分恶心,存这些废物干啥?人健在时都糊涂,有了一个想两个,有了小的想大的,有了白银想黄金,有了楼房想别墅,《红楼梦》里的《好了歌》唱得千古绝妙,为何活人只拍案叫绝而不心灵震颤?我趁着尚有一线思惟赶紧给人间留下绝命诗,倘命不该绝,日后把诗宣传给亲朋,倘呜呼哀哉,就让诗随着尸体入火化炉吧,诗曰:走上奈河桥,回顾人间道,一切身外物,统统算个鸟。

妻子、儿子和孙子闻讯上楼,吓得大呼小叫,急忙拽我去医院,此时此刻我也巴不得让抢救室的老大夫小护士围着我,还想活两天呀。怎奈下了床两腿如赴刑场一样瘫软了,妻小架我下楼,弄到公路旁截了一辆绿的,像塞麻袋一样将我塞入车里,三晃两晃,我俩眼一闭,死过去了。迷迷乎乎冥冥之中听护士小妮说了几字:心率、抽血、CT室。还好,没听到太平间3个字。

死里逃生,躺在病床,遐思万千,吾凡夫俗子,也有名利思想,也想多长工资,也看着明星漂亮,也口无遮拦得罪同事,也看不惯人间不平事,也怨恨大款贪官,也怜悯穷人。一生藏书藏旧物藏有我名字的报刊,这些,临死才看清原来是过眼浮云。那些大藏家,收藏了几千万、几亿元及大宗金银珠宝,还有谷俊山茅台大藏家,他们入狱的那一刻、跳楼的那一刻,和我垂危等死的那一刻同样的瞬间醒悟:名利是个屁,财物算个鸟,生命最重要。安度晚年,保持晚节,不落骂名,于心无愧,对得起同事朋友,比什么都好,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谁都想晚死,都想在亲人围在床前时安详坦然干干净净地瞑目,甚至想看一眼单位拟好的悼词里的那光辉的句子。人呀,能自由自在、光明磊落地活着,真好,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真惬意。

白发苍苍的贪官出狱,路上有钱他也不弯腰捡它,死里逃生的人更明白能活着才高于一切。我又读了几遍《好了歌》,今天蓦然听到此歌蕴含着福祸相依、乐极生悲、日中则昃、荣枯休咎、劝人早醒的弦外之音。2016年,我醒悟了,也收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