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九月初九逛庙会

核心提示:小吃摊老板热情招呼着客人入座,棚子外一口大铁锅乎乎冒着热气,锅下木柴燃烧正旺,一个个粗瓷大碗里盛上热粥被端上饭桌,父亲又要了几个煎饼,一小盘萝卜咸菜和一盘大葱蘸酱。后来听父亲说出千寻万找来这家小摊位吃饭的理由,只因这家吃饭只收钱而不收粮票。

文:戴金秀

农历的九月初九是重阳节,是登山望远逛庙会的日子。经历了夏季阴雨闷热桑拿天的季节,跨进蓝天白云天高气爽的秋天。放下劳累与烦恼,带着好心情,走出家门去登山望远,呼吸郊外的新鲜空气,享受大自然的美景。

父亲是个热爱生活,喜爱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人。只要有机会,必带领家人外出游玩。我们跟随父亲逛遍了省城各大小公园及景点。

站在千佛山顶的最高点向北看,整座城市尽收眼底,大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父亲极有兴趣的指点给我们;看,那犹如远在天边自西向东,恰似一条黄色宽带子的是黄河。

在哪儿?我努力瞪大眼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往前看去。

再由黄河东部偏南看去,不远处矗立着几座粗壮高大冒烟的大烟囱,父亲告诉我们,那是负责我们整个城市用电的发电厂。

再把目光由发电厂往西偏南往回收,能清楚看到一湾碧绿湖水的大明湖,犹如一颗璀璨的宝珠镶嵌在整座城市的近中央。

在父亲的带领下,我们一家人向北又兴致勃勃来到黄河岸边,看源源不断的黄河水带着黄土高原上的泥沙湍流而过。真不知黄河上游能有多少水,才能常年滚滚而流。落日的余晖,洒落在宽阔的河面上,形成一幅美好的画面。

第一次逛千佛山庙会,走进山门,沿着通往山顶的石阶而上。抬眼望去,凡肉眼能看到的远近山壁上,大小不同神态各异的佛像数不胜数,让初次登上千佛山的人无不感到惊讶。很难想象,当年工匠们是如何攀岩凿壁,凿出如此众多的佛像,也凿出了千佛山名由的来历。

庙宇里,香火缭绕鱼木声声,在不信鬼神信革命的年代,很少有人跪拜佛祖,信奉神灵。

去跪下,给佛祖磕个头,让佛祖保佑你这学期考试得两个五分。从不信佛的父亲对我开着玩笑。

走下山来,太阳已到头顶,肚子也已饿了。父亲带我们边逛边寻找吃饭的地方。

山下人头攒动,摩肩接踵。路两边有附近山民挑着担子,推着独轮车,也有挎荆条编的篮子向山客兜售山货,有柿子、山楂。

人流中,远处有小孩举着挂有小红果的小树枝,绿叶配红果煞是好看。等走近细瞧,才看清是把一颗颗鲜红的山楂插在了酸枣枝尖尖的长刺上。

民间艺人在现捏现卖小面人、泥人、吹糖人、剪纸,有用麦秆编的编制品,几次想张嘴让父母给买一个,都没那个勇气。新鲜好奇在吸引着我的眼球,让我时常忘记了与家人保持一致的脚步,害的姐姐几次跑回找我。

母亲警告我:下次再掉队不再去找我,让领小孩的领走算了。

姐姐抓着我的手小声说:快跟上,爸爸带咱们去吃饭。

咱们是去要下馆子吗?姐姐点点头,哈,我高兴了,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脚步自然也加快了。

路边上,小树下,有人就地而坐,打开手绢、笼布,拿出自家里带来的凉馒头、煎饼窝头就着疙瘩咸菜吃着。

路旁较为开阔地有几处临时搭建的棚子,棚子下一家家小吃摊生意不错,坐有前来吃饭的客人。我们跟随着父亲在一家家小吃摊间钻来找去,我暗自高兴。

最终找到一家,几根山木交叉支撑起顶棚,棚子下并排摆有两张粗糙的大长桌,摆一圈的简易长条凳供客人使用。小吃摊老板热情招呼着客人入座,棚子外一口大铁锅乎乎冒着热气,锅下木柴燃烧正旺,一个个粗瓷大碗里盛上热粥被端上饭桌,父亲又要了几个煎饼,一小盘萝卜咸菜和一盘大葱蘸酱。

唉,太让人失望了。本以为全家人外出游玩,千载难逢的下了次馆子,一定会吃的好一些。我最想吃的是肉包子,我不知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肉包子更好吃。谁想竟然吃着与家里没啥两样的饭,拿眼四下悄悄瞟了一下,看家人都在低头吃着。早已饿着的肚子也不容我再想下去,只得也学父亲的样,把地瓜面煎饼撕碎泡进粥里,拿筷子往嘴里扒拉着。

后来听父亲说出千寻万找来这家小摊位吃饭的理由,只因这家吃饭只收钱而不收粮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