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妈妈的花和菜园

核心提示:除了这些算是“个子”稍微出挑的,还有好多要靠来日“后发制人”的植物,密密匝匝:太阳花、八月菊、蜀葵、山药豆、牵牛花、黄瓜、芸豆,窜头的窜头,拔高的拔高、展叶的展叶、拖秧的拖秧……花园里是花先声夺人,菜园里就是菜了。花园里有菜,菜园里有花,花园菜园里还都有果树。

春末夏初,太阳晒热了北方,妈妈花、菜园子里的植物们便格外有了志气,纷纷妩媚、青葱起来。

荷包牡丹开在花园里,美是不必多说的。想起有关它们的传说塞外充军的小伙、在家等待的玉女和绣好的一个个荷包,有点承认:城里孩子可以读缥缈的西方童话,土生土长的山里孩子就该多读美丽的民间传说,很适宜。当,十几、二十年多年前妈妈夜里讲的故事和自家院儿里明媚娇柔的春风、花草等契合在一起,心底一定会泛起一些什么奇妙的东西。

月季正要开第一朵。这两天,花骨朵含蓄羞赧,过两天就张扬肆意了。芳香迸发时,不论晴空万里还是细雨蒙蒙,都是难得的景致。妈妈对待这株月季的态度很认真,冬天怕它冻着,夏天怕它热着,该掐芽就掐芽,该剪枝就剪枝。悉心的料理换来一个夏天的花期,的确相当值得。

有时候妈妈就要自己养的植物风格独树一帜,她有意把矮冬青改造成攀援植物!我跟爸爸盯着躯干扭曲、枝叶孱弱、细细高高的冬青,表现得极为诧异。不过看到旁边长势良好的紫薇,就完全忽略了它的与众不同。

其实紫薇原本有两棵,一棵是紫色,一棵是粉色。粉色的那棵不知道什么原因,立夏了,也还没有发芽。妈妈并没有心疼的样子,淡定地从枯了的紫薇旁来回经过。她一直管紫薇叫百日红,后者听起来更朴素一些,也更符合我家天井的气质。

除了这些算是个子稍微出挑的,还有好多要靠来日后发制人的植物,密密匝匝:太阳花、八月菊、蜀葵、山药豆、牵牛花、黄瓜、芸豆,窜头的窜头,拔高的拔高、展叶的展叶、拖秧的拖秧

花园里是花先声夺人,菜园里就是菜了。小白菜被虫子打了许多虫眼儿,清早时,妈妈拔一些小白菜丢进鸡栏,乐得公鸡母鸡咕咕咕咕唱个不停。莴苣、绿葱和韭菜各成各的畦,各成各的垄。葱畦边上,几个毛头青杏挂在枝叶中间。蒲公英长了毛茸茸的花球,靠在墙边,等着风。虞美人散落在菜园里,虽还没成气候,可一旦开花,所有的菜肯定都要黯然失色了。

爸爸常常帮妈妈的花、菜园浇水运土,也沾染了一点妈妈的癖性,知道补种点苦菊和秋葵填充小园。

小时候,天井还没有用水泥抹过,整个天井满满当当,也都是花草树木。这多少年了,我家的花园、菜园从来都是鲜活旺盛,生机勃勃的。在我看来,妈妈侍弄花草、蔬菜和果树的本领,实在很了不得。

妈妈是不喜欢过度分类的。花园里有菜,菜园里有花,花园菜园里还都有果树。她笃信土壤、阳光和水分,也都并不介意这样的安排。

妈妈不知道罗素,可是她和大哲学家有着相近的观点: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

爸爸好歹算是念过书,他懂: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嗯,诗酒田园,掐头留尾,爸爸爱酒,妈妈爱园,他们夫妻二人也算悟道悟出了一点了!

哈,当年爸爸娶妈妈,无疑娶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