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风吹叶落

核心提示:曾经听到这么一种说法,宋美龄最爱的树是法桐,而为讨美人欢心,蒋介石不远万里运来树种,在整个南京城种满了法桐,于是,这座城市因为法桐,处处多了一丝浪漫。若再到南京,定要看看南京的法桐。

刘静

单位大院里种了两排法桐,寒冬初至,一片片泛黄的大树叶慢悠悠飘落树下,层层叠叠。些许叶子不时随风起舞,飘至院子的某个角落。

法桐叶很大,犹如小手掌,我弯下腰,想捡一片留存。发现法桐树叶下面还有几片槐树叶、榆树叶。这些小叶子好像找到了靠山一样,藏在法桐叶下,稳稳的,暖暖的,不会被寒风吹走。

槐树叶、榆树叶曾是我小时候的玩具。记得小时候,常常揪两只槐树条,用小手把它们编织在一起,叫做编果子。那时候,家里做饭还是用柴火,干树叶是点火的引子。记忆深处一直有自己放学后去树林里用耙子搂树叶的画面。

上小学的我,那时的劳动积极性非常高,总是期待着放学后去搂树叶。一个人,在树林里自由自在,哼着歌,捡着小树枝,把树叶一堆堆的搂起,很快就能把篮子装满,回家的路上,还能听到村里大人夸奖我懂事。

记得有次黄昏,刚过门不久的三娘要去搂树叶,去的路上会经过几座孤坟,三娘叫上我和她作伴。一路上她教我唱歌,那是我第一次听鲁冰花这首歌,真是觉得好听极了,甚至总盼着和三娘一起去搂树叶。后来,我们村家家户户种起了果树,不需要我去树林里捡树枝、搂树叶,就有很多柴火用了。再后来,家家户户都用了煤气灶,柴火也退伍了。每次回家,看到房后堆积的果树枝,就想起曾经捡树枝的快乐时光。

小时的我只见过槐树、榆树、柳树、杨树之类的,不知道法桐的存在,如若早几年相遇,我所搂的树叶里肯定少不了它们。

内心里对法桐还是喜欢的。喜欢上它,是因为一座城市。喜欢南京,也喜欢南京的法桐。南京的很多道路两旁都种了法桐,它们已成长为参天大树,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发展变迁,很有沧桑感。曾经听到这么一种说法,宋美龄最爱的树是法桐,而为讨美人欢心,蒋介石不远万里运来树种,在整个南京城种满了法桐,于是,这座城市因为法桐,处处多了一丝浪漫。1928年,国父孙中山灵柩运往南京紫金山,途径之路两旁皆种满精选出的法桐。如今走在陵园路上,两旁的法桐已经枝繁叶茂,直指苍天,给人一种无法用语言描绘的美感。若再到南京,定要看看南京的法桐。

单位的法桐树下每天都有新落的树叶,不再有人将它们视若珍宝般搂起,等待它们的是慢慢变干、腐烂,落叶归土。

风吹叶落,又一次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