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济南往事:有一种爱叫念念不忘

核心提示:那天涛朗诵了一首他写的诗: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你就不要有任何的怨言/所有的承诺,所有的誓言/都是过眼的云烟/唯有一生的默默相伴/才能将爱的红帆船抵达彼岸……记得当时,新娘虹,看见涛突然出现在司仪的位置上,旁若无人地朗诵起诗歌。涛朗诵完后,就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婚礼现场。

涛是我母亲同事的独生子,长得很帅气,脾气却软绵得像个女孩子。我是参加工作第二年的春天认识他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文学的黄金年代,尤其是诗歌,在当时是很时髦的流行语。谈恋爱的对象假如是个诗歌爱好者,就会增加很多情感的砝码。一天晚上,我和他一起到了文化东路一个单位的小会议室里,准备听山师大一个教授的诗歌讲座。涛在踏进会议室们的那一瞬间,怔住了。顺着他的视线过去,我看见了虹。

虹的漂亮,是一种冷艳。她的诗也写得很冷艳,像尘世里的一泓湖水。

涛那晚上痴迷了,不是对教授的讲座。他的眼神一直游离在虹俊俏的脸上,当虹的脸转过来时,涛就像做贼似的急忙闪开,将目光落在窗外的冬青上。我知道,暗恋虹的人很多,常常有人给她写肉麻的情诗,每次她都会当场念出来。然后,就哈哈哈大笑起来,搞得很多男性诗人都对她爱恨交加。

那年代,喜欢诗歌的经常聚在一起,或朗诵自己的作品,或骑着自行车郊游,或喝着酒彻夜长谈。每次聚会,涛就像个花痴,总是默默地注视着虹的言谈举止。一次,我给他说,你要是真喜欢她,我可以给你递个话。涛腼腆地一笑,说,你别胡来。

一天,我在历下区文化馆门口,拦住了虹,说:涛哥喜欢你。她问,谁是涛哥?没等我给她介绍,她恍然大悟般笑道:他凭什么喜欢我?他知道我喜欢什么吗?

后来,我把虹的原话转达给了涛。

再后来,涛就像空气蒸发了似的。不知藏匿到了哪里。那时没有手机,一般家庭也装不起电话,所以,我也就和他断了联系。

一年后,虹和一个军人在汇泉楼举办了婚礼。那天的婚礼举办得很场面。我看见了涛,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精神焕发,满脸风光。在场的来宾都在举杯祝福一对新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只有涛,默默地坐在一个角落的酒席上,显得格格不入。我走了过去,和他碰了一下酒杯。我没想到你会来。他微笑道:我为什么不能来?就因为我曾经恋爱过她?呵呵,你敢说,你没暗恋过她吗?

那天涛朗诵了一首他写的诗: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你就不要有任何的怨言/所有的承诺,所有的誓言/都是过眼的云烟/唯有一生的默默相伴/才能将爱的红帆船抵达彼岸

记得当时,新娘虹,看见涛突然出现在司仪的位置上,旁若无人地朗诵起诗歌。她淡定如初,脸上的微笑,让我想起了一朵白色的菊花。涛朗诵完后,就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婚礼现场。我跟在他的身后,不是担心,而是好奇。他进了一家小酒馆,要了几个小菜和一瓶二锅头,坐在我的对面就喝了起来,就像我不存在。你是不是心里很难受?我问。他满脸通红,带着酒气缓缓地说道:我不难受,这是老天爷的安排,我难受什么?兄弟,记住,默默地守望,也是一种幸福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你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对着她的影子倾诉。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期待着他酒后能吐真言。

但他让我一无所获,而且,那天的酒菜钱,还是让我结的账。

前一段时间,涛突然在微信上给我留言:兄弟,还记得虹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定淡忘了吧?可我没有忘,一直在记忆的银幕上,闪现着她那冷艳的模样我和虹同住在一个大院里,我比她大三岁。她的父母当时都去了五七干校,她就和奶奶相依为命。她没有小朋友玩,总是一个人在大院门前的石阶上玩扔沙包。有时我会陪她一起玩,她很高兴,一次,街上的三个坏孩子抢走了她的沙包,她哀求地看着我,希望我能跑上前去抢回来,可我很胆怯,眼巴巴地看着他们跑远了。从那以后,她就不愿和我一起玩了..虹,上大学的第二年暑假时,曾找过我,让我为她做一件事,说如果我答应她,她大学毕业就嫁给我。可当我知道她是让我捐出一个肾来,无偿地献给一个老人时,我犹豫了,我说考虑考虑再回话,过了两天,我借口父母不同意,据回绝了她。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当时她是在考验我她说,这件事请你都做不了,你还能为我做什么。

我不知该用什么话给他回帖,只好连着敲出了三个微笑的表情。

这个世上,有一种爱叫念念不忘,默默地,在心的一个角落,独自倾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