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淄博,如同贤惠体贴的母亲

核心提示:恰如一个严厉的母亲从来不许孩子回家太晚,每当晚八点过后,大部分的商铺都锁上了门,关上了窗,拉下的卷闸门如同闭上眼睛的眼皮,让这个城市开始沉睡。我想这就是母亲,与我的母亲一样,这座城市如同母亲一样呵护着自己的孩子。

文:安子康

我一直坚信每一座城市都有其独有的气质。

正如北京有大家闺秀的端庄,上海有小家碧玉的温婉,抑或丽江有深闺美人的慵懒一样,淄博这个城市如同一个持家有道的夫人,处处透漏出一种贤惠与体贴。我不知道是人赋予了城市的气质,还是每一座城市与生俱来的气质在影响城中的人。当人与城市的性格相互迎合的时候,每一个城市中的人都仿佛是这座城市流动的血液。人流,车流,随着或主干或支线的如同血管一般延伸的道路,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或游荡或工作。

每当朝阳升起,城市随着人们一同醒来。晨练的老人,早读的学生,忙碌的上班族,辛苦的夫妻档早点摊形形色色的人们开始在这座城市里演绎他们的人生,或跌宕起伏,或平淡如水,或一贫如洗,或金玉满堂,太多的故事在这里交汇,让人禁不住闭上眼睛去倾听。老张又出来遛狗了啊?来两块钱的包子。您这能复印不?,当滚滚红尘带着浓重的烟火气扑面而来的时候,我总会忍不住去思考,或者我们也如同细胞一般,只是构成城市这个有机整体的一份子?

日头当中的时候,整个城市会在一瞬间突然忙碌起来。一栋栋鳞次栉比的高楼中的人们鱼贯而出,仿佛在突然间接到了某种指令,走向或高档或简陋的餐馆或小摊。所有的大街上都飘着诱人的香味,如同迷魂香一般在诱惑着四面八方的路人。当然,也会有许多忙碌的外卖小哥,在这个城市里急匆匆的穿梭着,为那些顾不上出门寻找美味的人们送去一份聊以果腹的疏食。而当午饭时间过后,除了蝉鸣,城市中的嘈杂便似乎在一瞬间被封住了嘴,有的人在树荫下侧卧,有的人在沙发上小憩。休息不是为了停止前进,而是为了更快的奔跑。

伴随着西倾的日暮的是人们回家的脚步。落日下他们的身影被拉得很长,泛着橘黄的日光仿佛一幕画布,而城市便是执笔人,鬼斧神工般的将一幅《回家》展现在世人眼前。忙碌的家庭主妇,放学归家的孩子,匆匆赶往饭局的白领,城市又开始如早上一般活了起来。老街深处的炊烟与斑斓的霓虹灯氲在了一起,朦胧而神秘,伴着还未完全闭上眼睛的太阳,为一天的工作与生活缓缓拉下最后的的一层帷幕。

而夜生活从来不是这座城市的主旋律。恰如一个严厉的母亲从来不许孩子回家太晚,每当晚八点过后,大部分的商铺都锁上了门,关上了窗,拉下的卷闸门如同闭上眼睛的眼皮,让这个城市开始沉睡。每当这时小区里的高楼便开始亮起了灯光,我有时会长久的驻足去观察每一扇窗户,也许耄耋的老人正在含饴弄孙,也许勤劳的夫妇正在交流当天的工作与生活,也许严厉的父亲正在教育淘气的儿子,也许年轻的妈妈正在照顾新生的宝宝..

我想这就是母亲,与我的母亲一样,这座城市如同母亲一样呵护着自己的孩子。不许晚起,不许晚归,将生活的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不紊不乱。平凡,却又不平凡,让每一名家庭成员都遵循她所制定的健康作息,一天又一天,呵护着每一名家庭成员的成长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