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三月美味是清欢_0

核心提示:田陌间有了笑声,男人担水女人荷锄,翻开的泥土散着幽香,晴暖的阳光下种点小苗小菜,点点小瓜小豆,三沟萝卜两沟葱,几缕春韮间黄粱。

文:黄秀美

三月里阳光有了小小的暖意,柔情和婉温存有度。湖上碧水澄鲜,层层微澜莹润有序,重重叠叠跃动着涌向岸边,轻轻摇醒堤岸......

小小的风儿仪态万千,闺中女儿般娴静,她低眉浅笑轻轻走来,婷婷娉娉煞是好看。柳枝的青丝儿蕴着丰润的水绿了,说绿也不是,是微微的黄,又不似,恰切的该叫柳黄绿,对,柳黄绿。这安静的颜色让人想起年少时那件春衫。远远望去,一团又一团,新翠含烟,像缨络婆娑的流苏,又像二八女子眉前那一抹可人的刘海,柔美秀逸又透着点小小的不安分......长堤边那一丛柳临风玉立,柔软的枝柯间捧出生动的颜色,一瓣瓣新绿展开掌心里天真无邪的春光,羞涩又略带矜持,那小样儿不妖不艳不惊不扰沐浴着三月的云天...... 雾霾消散晴空蔚蓝,天气好得不行了。阳光像长了翅膀扑啦啦飞在眼前,一霎时便觉怀里涌满了甜蜜喜悦。风吹面不寒,心清爽柔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山坡上,任阳光暖透脊背,听清风划过耳畔,看云朵漫无边际行走,远离尘世喧嚣觉得自己是个自由之人。鸟鸣山幽,晴空下闭目小思,心事自由散乱,仿佛什么都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天都暖起来了,何苦惊扰那些沉静的忧伤?什么都是过眼烟云,放下心中执念与块垒慢慢学会与自己和解......

是谁被坚硬的冬季划伤了?去找三月吧。明媚的三月会疗伤。曾经美丽的心情叶芽儿一样同季节一起生一起长,原野上东一枝姹紫,西一抹嫣红,左一轮明月右一缕清风,寻寻觅觅,心目中哪一朵似曾相识?......

田陌间有了笑声,男人担水女人荷锄,翻开的泥土散着幽香,晴暖的阳光下种点小苗小菜,点点小瓜小豆,三沟萝卜两沟葱,几缕春韮间黄粱。凡俗的日子里不喜大快朵颐,盘中煎点小鱼小虾,弄点山野小菜小蔬,最是餐中清味。

喜欢苏东坡的词: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清欢是什么?是清静如水的欢愉?是: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豪放?还是处变不惊在内心修篱种菊,悟一份风月娟然的宁静?心安茅屋稳,性定菜根香。对于清欢的理解怕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晚间春雷乍响,看看日历已是惊蛰。那雷鸣惊了天惊了地,惊醒沉睡的心。蛰虫都忙起来,万物苏醒,还在等什么呢?三月如诗,约了小伙伴踏青去吧,把心调到微笑的频道,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清欢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