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苦瓜不苦

核心提示:我不再关注苦瓜苗儿,它们的成长让我有些失望。中午,妻炒了盘肉丝苦瓜,孩子们只对肉丝感兴趣,苦瓜却一点也不动筷。有一天,再次放学路过老人家的篱笆墙时,我发现他们家的苦瓜棚下多了一位拾荒的中年妇女。我那时就想,妇女在与家人一起品尝苦瓜的时候,苦瓜的味道一定是甜的。

文:李杰

清明前后,种瓜种豆。顺应农时,家人在小菜园里点了苦瓜,还种了豆角。我家的小菜园本来就不大,又让一棵无花果树占去了三分之二,只好将就种下这些蔬菜。南外墙根虽说只有尺把宽的一绺地,地力瘦薄,但也不能让它闲着,在那儿点了丝瓜和南瓜。我们虽然没伺弄过土地,但我相信人勤地不懒的说法,种下种子,一准就有收获。

一场春雨过后,豆角如喂饱奶的孩子,一天一个样,长势喜人。南墙根的丝瓜爬上了墙,南瓜长出了秧,一片绿色。唯独迟迟不见苦瓜种子的动静,地面连个尖芽儿也难寻觅得到。它似乎仍在地下睡大觉,没有感知到春天的到来。

直到初夏,接连两场雨水终于唤醒了沉睡的苦瓜苗。喝足了水的苗儿慢腾腾伸着懒腰,一副不情愿的姿态。

不久,豆角秧的蔓缠绕着竹竿爬到尽头,魔术般幻化出淡紫色的花瓣,还有两个小辫子似的豆角儿。它的生长速度让我吃惊。

再看看那些苦瓜苗儿,它们的茎须夏风中摇摇摆摆,好不容易攀住了竹竿,个头就是不见长。也许它们天生就是个慢性子。

我不再关注苦瓜苗儿,它们的成长让我有些失望。

过了些日子,偶然发现那些曾被我漠视的苦瓜苗,它们的藤在我眼皮底下竟然已经窜出老高。黛绿的叶子,深黄的花朵,蓬蓬勃勃地彰显着无限的生命活力。绿萝藏翡翠,黄花惹蜂蝶。须蔓轻舞,暗香浮动。小院如诗如画。一时惊讶,原来苦瓜苗有着厚积后发的神功。

豆角的生命周期很短,大概二十天左右就会偃旗息鼓,不再结果。且它易患虫害,藤蔓上黏满黑乎乎的蚜虫,令人生厌。可苦瓜就不同了,它努力拓展自己的生命长度,顽强地抵御虫害骚扰。直到秋尽,它仍兀自站立在寒风中。它们一生干干净净,质本洁来还洁去。

炎炎夏日,苦瓜成为人们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一道美食。中午,妻炒了盘肉丝苦瓜,孩子们只对肉丝感兴趣,苦瓜却一点也不动筷。妻问他们为何不吃苦瓜,孩子摇头,皆说苦。小小的娃儿哪里知道生活的真味呢,往往甜中有苦,苦中又裹着甜啊!

苦瓜既苦又寒,能除热邪,解劳乏,清心明目,作用很大。就连它的种籽也有益气壮阳的功效。如果你有耐心慢慢咀嚼,一开始虽然苦涩难耐,而后味则甘甜盈舌。

其实,人生大抵亦是如此:历尽坎坷,苦尽甘来。风雨过后,终现彩虹。这才是生活的本真。

初与苦瓜结缘,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十三岁,刚来到父亲所在的小城读书。现在看来,那是是我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之一。

那时,我每天上学要从一对老夫妻家的门前经过。透过他们家稀疏的篱笆墙,我看到院落里盆栽了许多花花草草。黄的灿烂,红的似火。院中的瓜棚架上,藤繁叶茂,果实累累。这些纺锤型的果实,因为表面长满了小疙瘩,样子怪怪的,不怎么入眼。藤儿卖力地长,有的果实垂在了篱笆墙之外,待到秋深,果实澄黄开裂,一玫玫红色的籽便露了出来,惹得人心里痒痒的。不由得摘下几个珍藏,也好他日送与家乡的玩伴。

在乡下,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果实,更叫不出它们的名字。直到多年后才知道它们叫苦瓜,坊间又叫癞葡萄。

放学之余,我常常在此驻足流连,情愫缱绻。向往着日后自己也能拥有一个院子,养花种豆,深居简出。

这家的男主人是位七十来岁的老人,大家照面都喊他金经理。老人矮矮胖胖的身材,面色红润,鼻梁上架一副镀金眼镜。老太太白白净净,穿一身藏青色衣服,眼神柔和,灰白色的头发纹丝不乱。两位老人就像夕阳晚开的花,细数着光阴,安享着闲适自在的晚年生活。

有一天,再次放学路过老人家的篱笆墙时,我发现他们家的苦瓜棚下多了一位拾荒的中年妇女。妇女瘦弱的身子骨,一脸憔悴,衣衫上打了几个补丁。两位老人在与她聊家常,妇女还不时轻轻地嘤嘤啜泣。后来,大娘颤着小脚回屋,一会拎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裹递给妇女,一边说些宽心的话。我猜想里边应该是衣物和其它日常用品了。大爷也帮着安慰妇女,还把一些钱塞到她粗糙的手里。临走,又摘了一些苦瓜送与她。

孩子,以后有困难就来找我们,别外气,就当这儿是你的家吧。大娘扯着妇女,那女人感动得直抹泪,连声说遇到好人了。

我那时就想,妇女在与家人一起品尝苦瓜的时候,苦瓜的味道一定是甜的。他们家的日子一定是暖的,充满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