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父亲当上了“有车一族”_0

核心提示:家里的手扶拖拉机和汽油三轮车已经买了十年了,除了二弟、三弟在家帮忙种地和秋收时动用一下,其余时间就闲置在那里。母亲走过来,看了看父亲开车的情景,便对妹妹说,让妹妹下午陪父亲去地里拉一趟拔的花生,试试父亲在公路上开车的技术。

昆仑寒雪

我自从有了私家小轿车,每次回家,父亲常对我说,你该买一辆客货两用车,家里秋收的时候也能帮忙拉庄稼。父亲种了不到二亩地。村东的六分地去年栽上了杨树,村北的一亩多地离家有两公里远,都在山坡上。每年春种秋收时,父亲就为家里养的八、九只羊积攒的土杂肥运不出去而发愁,为收获的庄稼不能及时拉家来而担忧。常因春种秋收不及时,母亲总会唠叨起来没完没了。父亲前些年,花了3000多元买了一辆汽油三轮车,由于母亲极力反对父亲学车,父亲一直不会使用。对此,父亲常常望车兴叹,总有一种壮志未酬的心结。如果我会开三轮车,家里春种秋收那些农活,我一个人就能干完了,还需用孩子们家来帮忙吗?父亲每到春种秋收时,就会对着母亲发一阵子牢骚话。

今年九月,又到了秋收的季节。星期五晚上我打电话问母亲,家里的花生拔了吗?母亲告诉我,父亲和二弟媳拔了一天了,让我不要回家帮忙了。父亲在一旁说,别来回的跑了,开车跑一趟费不少油钱。但我想,父母年龄大了,周末还是回家帮两天忙吧。于是,星期六上午,我回到家见过母亲后,直接开车到了父亲种的田地。一亩多山地共分七、八块小梯田。一半种了花生,一半种上了玉米和地瓜,绿油油的,长势喜人。但花生秧不再嫩绿,圆圆的褐斑不规则地洒在叶子上,星星点点,相互交织在一起。由于前两天刚下过一场小雨,拔花生正适合。父亲和二弟媳已经拔过一块花生地,拔下的花生秧已经晒蔫了。父亲看到我就说,不让你回来了,怎么又来了?我连忙回答,周末在家没什么事,回来给您帮天忙吧。还是会开车方便啊!说回来就能回来了。父亲望了一眼停在地头的汽车笑着对我说。

半亩地的花生,我们三个人星期天上午就拔完了。二弟家的花生晚种了几天,二弟媳说等两天二弟回家后再拔。因为,我们都不会开手扶拖拉机和汽油三轮车。父亲说,拔好的花生在地里晒几天,等二弟回来再往家拉吧。中午,妹妹和外甥女从县城开着电动三轮车回来了。妹妹对父亲说:俺家又买了一辆新三轮车,这辆旧电动三轮车给您用吧。父亲一听,马上来了精神,围着电动三轮车摸来摸去,爱不释手。父亲早就想买一辆电动三轮车了,但他又舍不得花钱。这下,他的心愿实现了。看着父亲高兴的样子,妹妹对父亲说,吃过饭,我教你开车,试一试。

一提起让父亲学开三轮车的事,母亲就在一旁坚决反对。我也不想让父亲再学开三轮车了,觉得父亲今年已有77岁了,他又带着耳机,听力不好,怕他开车不安全。正因为父亲听力不好,母亲就一直不让父亲学开手扶拖拉机和汽油三轮车。家里的手扶拖拉机和汽油三轮车已经买了十年了,除了二弟、三弟在家帮忙种地和秋收时动用一下,其余时间就闲置在那里。母亲告诉我,刚买来汽油三轮车时,父亲让上中学的侄女学开车。父亲装了一车土粪往地里拉,侄女开着,父亲坐在车上。走到半路,遇到下坡时,侄女一时紧张,三轮车倾翻了。所幸的是,父亲和侄女毫发未损,只是三轮车箱帮上碰掉了几块漆。父亲把土粪重新装车,拉到了地里。父亲嘱咐侄女不要告诉她奶奶。吃饭的时候,母亲看到车箱帮上划破的痕迹,问了侄女,侄女忍不住全交待了。父亲在一边也悄悄地笑了。从此,侄女再开汽油三轮车时,母亲总是不放心,嘱咐一遍又一遍。因为母亲的反对,父亲学开车的事也搁置起来了。开车有什么难的,有什么不放心的。父亲见了我们兄弟姊妹就唠叨起来,我学会了开三轮车,种地、秋收都不用你们家来帮忙了。我们也劝他,您年龄大了,又听不清,开车不安全,汽油三轮车车速不好控制。但父亲心里不甘,只要看到与他年龄相仿的老人开着电动三轮车,总是羡慕不已。嘴里不服气地说,你看人家,本家的你那几个大伯和叔叔,他们那么笨,都学会了,我就不信学不会呢?

吃过午饭,妹妹把电动三轮车推到家门口杨树林里,杨树成排成行,横平竖直,便于学车。父亲按妹妹的指点,熟悉了几遍电动档位、脚刹和手刹位置。他坐上驾驶位置,双手握住车把,把好方向,缓缓地松开车闸,轻轻地旋转电动档位,电动三轮车就向前跑了起来。慢点,慢点妹妹在后面边喊边拉着三轮车箱,车停了下来。妹妹又给父亲交待了注意事项,父亲像小学生一样听得十分认真,反复琢磨,细心体会。父亲又开着车试了试,妹妹在树行里来回跟着车跑了几趟。父亲悟性好,学的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他自己就能单独驾驶三轮车,沿着树行跑了起来。一个小时过去了,父亲熟练地发动电动三轮车,提档、减速、刹闸、驻车等要领也掌握了。父亲满脸是汗,仍兴致不减。母亲走过来,看了看父亲开车的情景,便对妹妹说,让妹妹下午陪父亲去地里拉一趟拔的花生,试试父亲在公路上开车的技术。我和妹妹说,让父亲再熟悉熟悉电动车的性能,练习几天再去拉花生吧。我们正说着话,二弟背着行李打工回来了。二弟看到父亲正在练车,一本正经地说,会开三轮车了,怎么还打电话让我回来干什么呢?地里收的那点花生还不够我来回的几天工钱。父亲停下车,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微笑着对二弟说,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拉花生的事不着急了。二弟回家了,我和妹妹当天就返回了县城和市里。

一晃国庆节到了。放假期间,我和妻子回了一趟老家。父亲种的玉米已经收获了,二弟、三弟家的几个孩子放假在家,围着一堆带皮的玉米棒,帮忙剥玉米外皮。父亲见到我们,指着那堆玉米自豪地说:这些玉米,我用三轮车拉家来的,一共拉了四趟。邻居们都夸奖他,说他年纪这么大了,学会了开三轮车,开得这么好!母亲在一旁高兴地插话说。妻子也开玩笑地对父亲说,您算是有车一族了,也赶上时代潮流了。父亲听了,会心地笑了,笑得脸上的皱纹绽开了花。

我放下带来的东西,一起和孩子们帮忙剥玉米。我问几个孩子的学习情况。上初中的侄女说,英语有的难。上高中的侄女说,理科不算难,各门功课还可以。我的语文、数学都考了98分,比我姐姐考的多。读小学三年级的侄儿插了一句。刚上一年级的小侄儿在一旁拿着玉米玩耍,作了个鬼脸,偷偷地笑了笑。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干什么事情,只要用心学,就没有什么难的。父亲说这句话时十分自信。是啊,父亲这么大年纪了,还学会了开三轮车,年轻人还怕什么困难啊!

干什么事情,只要用心学,就没有什么难的。这是父亲一辈子的亲身体会,也是对我们年轻人和下一代孙儿们的殷切期望。面对现实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和新的挑战,我辈应当倍加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