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天涯路,可有乡音伴归途

核心提示:读初中的时候,从家到学校,有一路一路的花开,有风的时候,那些柔弱的花瓣随风飘散开来,起舞聘婷,袅娜多姿,犹如那十里桃花铺路,美不胜收。如今,每次月休回家,总喜欢提着行李箱,因为那种感觉,是归人,归的地方,是家乡。故地的明月瘦,只叹思乡愁;故地的桃花酒,举杯醉一宿。

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殷勤自与行人语,不似流莺取次飞。

惊梦觉,弄晴时。声声只道不如归。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

题记

宁静的岁月,我自诩风流,背上行囊,从此便是人间过客。千万里路,且走且停,摇曳灯光下独自的泪流,全是为了那个内心深处触摸不得的起点故里。

每当夜阑人静,悲伤总是如约而来,如墨的心事微微泛开,一惊动,便是一圈涟漪。尘世迷茫,总有苍凉。连深秋的落叶都想着归根,可我,始终是应了帘卷西风,此去无凭。

天涯咫尺,有时候,一回首就一生。弹琴复长啸的夜晚,是谁还在吟唱流光容易把人抛?谁还在等待着何日归家洗客袍?是谁还在心字香烧?又是谁一片春愁待酒浇?临水照花花易谢,碧落黄泉,尽是虚无荒烟。击节檀板,五音凄切,谱成的曲调让多少醉了的人魂牵梦萦?一踏尘世,便不是归人,一如俗尘,忽如远行客。

回首往事,有我们倚遍阑干看斜阳,笑谈人间百态,有我们大雨将至忙中偷闲,唱着那些古老又清浅的曲调。那些日子在我心中如此安静,美好。只是,最是人间留不住,当时只道是寻常。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求学在外,总会想念家乡的味道,独特,温润,心安。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

今夜,月色如水,掬一盈,连夜色也凉到潸然落泪。眉宇间充斥的痛,思乡的人才懂。今夜,月华皎洁,寒鸦凄鸣,我着一袭白袂襦裙,起舞翩跹。今夜,星星渐许,有参商,还招摇。靠岸的乌篷上,是半遮半掩的琵琶女弹的浮生未歇;幽深庭院,是苍老容颜的容若作的青衫湿遍;寂寥小巷,是憔悴心绪的李商隐赋的锦瑟流年。今夜注定多情且亦多情。

箱子里,你为我准备的苹果已剩残香,眼前仿佛还是那日秋景模样。山上周围尽是果树,满园萦绕都是果香。那日,有我帮你疏果、套袋,犹记我吵着回家,你的训斥还在耳畔。那是一座叫南井的山,山路蜿蜒,有桥横过,河上是陡峭的石桥,崎岖,颠簸。可我永远忘不了余晖中,你们牵着我和弟弟的手走过那座桥,有影子,摇曳,斑驳。

家乡,没有什么称得上特色的东西。一座小村庄,种满了苹果。一年四季,都要忙碌,可那种忙碌中的温馨于我现在是多么遥不可及。

读初中的时候,从家到学校,有一路一路的花开,有风的时候,那些柔弱的花瓣随风飘散开来,起舞聘婷,袅娜多姿,犹如那十里桃花铺路,美不胜收。秋一来,便是红通通的灯笼挂枝头,招展曼妙,纵是惊鸿一瞥,亦生多情。

如今,每次月休回家,总喜欢提着行李箱,因为那种感觉,是归人,归的地方,是家乡。

平淡无事的日子里,我一直喜欢哼那首故地的旋律,里面有歌词写到:故地的宣纸皱,只怨年岁旧;故地的明月瘦,只叹思乡愁;故地的桃花酒,举杯醉一宿。骤雨而过,晚来的秋,故地重游。无论年少时光有多么憧憬大城市富裕的生活,反如今,到不想离开,不想走远。身处异地的时候,几次想任性回家,后来都变成了念想,是不敢,也是不能。

现已人间四月天,有清笛声渐响渐远,声声断肠,予了惆怅,还有,希望。

高高的围墙,外面有车的川流不息,日历上圈圈点点的笔迹,一日一提笔。远方的你可知,我多想逃离,回到你们身旁,我的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