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走进“知青小院”

核心提示:40年前,全县一千多名知识青年分布在9个公社22个村,今天只有欢城镇复建了知青小院,走进这个小院,你就知道什么是知青运动,什么是上山下乡,什么是知青文化,什么是青年人最需要的磨练,什么方式才能留住知青记忆。

杨建东

没有经历就没有激动、就没有感慨、就没有怀念。

接到微山县欢城镇的通知,镇党委、政府在西田陈村知青小院举办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纪念活动。这个通知仿佛一块石子投向我心中的小河霎时激起一圈一圈的激动人心的涟漪。我立刻给蔡楼小组的老知青们转达通知。

微山县欢城镇田陈社区美丽乡村示范片区的建设已具规模,根据各村的历史特点建造不同的景点,在尹洼建设红色记忆小院,在西田陈建设知青小院和战国粮仓。作为老知青,我们十分感谢欢城镇和西田陈村的领导们没忘记上山下乡运动,没忘记毛主席指引的青年人走与工农相结合的正确道路,没忘记吃苦耐劳战天斗地的知识青年。40多个春秋过去了,老知青们突然接到纪念活动的喜讯,你说那是什么心情?有的高血压患者竟然激动地头晕头疼。

那天上午,知青小院一拨一拨的花甲老人走进小院,你看一堆堆的女知青边相拥边抹泪,你看一群群的男知青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遥想1974年8月,60名首批知青来到欢城公社西田陈和蔡楼两个村安家落户,锻炼成长,没有怕苦没有忧虑没有消沉,只有战天斗地改造山河的雄心壮志,立刻投身到战三秋的火热斗争中。十七八岁的男女知青与农民一起迎着旭日下坡,看着夕阳回村,月亮升起时还要扛着农具下坡打夜点,更苦的是风雪中脱了棉袄挖河,男知青卷起裤腿下到结冰的水中刨砂礓,女知青顶着凛冽寒风拉着白菜往河工工地送菜。那年月,农民能干的活,知青也能干,农民不敢干的活,血气方刚的知青就敢干,与贫下中农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公社领导、大队干部对知青很关心,生怕知青累倒累病。县委领导的孩子都在欢城知青组,劳动中显示不出家庭背景,公社和大队对领导子女也没有特殊照顾优厚待遇。经过一年的磨练,知青们当了老师、会计、小队长、记工员、赤脚医生和拖拉机手。后来,一批批的老知青奔赴工作岗位,一批批的新知青来安家落户春去秋来,日升月落,40多年过去了,今天在知青小院聚会,看看大伙满头白发更换了当年的秀美黑发,满脸沧桑取代了当年的白皙稚气,步履蹒跚代替了当年的活蹦乱跳,走过蜿蜒崎岖的人生之路,送走无忧无虑的青春年华,大伙相聚了,重逢了,没有激动开怀的大笑,却有感慨万端的抽泣。会场上,60岁的老知青边讲边掏手绢擦泪,西田陈村的80多岁的老支书也摸手绢抆泪。老泪纵横,感慨唏嘘,大伙都被回忆的长河吞没了。镇领导又宣布了一项会议内容,才把老知青们从沉沉的回忆中领了出来。这个知青小院并不小,可它盛不下知青们的感激之情,盛不下知青们的欢歌笑语,盛不下知青们争先恐后记忆起来的一个又一个酸甜苦辣的故事。

大伙参观了厨房、餐室、寝室、磨房、碾棚、农具仓库和会议室,还有珍贵的知青生活学习用品、发黄的老照片。看着这些货真价实、破烂不堪的旧炊具,十几位女知青情不自禁地拉风箱、续柴禾、掀笼帽、端簸箕、切菜,她们随着风箱的呱哒声、菜刀的嘭嘭声一瞬间便沉入到40年前的集体生活的回忆中。老知青们在村头转转,不见了40年前的茅草屋、泥土路、臭水坑和衣服褴褛的老人孩子,但见整齐划一的小洋楼,洁净卫生的水泥路、高大屏幕的文化广场和曲径通幽的林中小路,美丽乡村的建设确实给西田陈村带来了勃勃生机、美好前景。40年前,全县一千多名知识青年分布在9个公社22个村,今天只有欢城镇复建了知青小院,走进这个小院,你就知道什么是知青运动,什么是上山下乡,什么是知青文化,什么是青年人最需要的磨练,什么方式才能留住知青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