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怀旧情节_0

核心提示:怀旧是一种很难得的个人情怀,一些原有的旧的东西腐蚀在骨子里,根深蒂固,舍不得放下,舍不得丢弃;怀旧亦像洗涤剂,曾经的美好,随着时间的流失,变得更加可贵;那些失去的亦或并不完美的东西,经过思想的沉淀与时间的洗涤,似乎亦变得完美而有价值。

文/李淑云

夏天的阳光不分清红皂白,只是一味地热,大清早亦热得人心慌意乱,慌乱得我不知道该不该再穿上拿在手中的这条花裙子。

橱子里挂着的还有三条裙子,这条应该是现有裙子中买的最早的一条,它陪我已四个年头,色泽亦有些暗淡。明知道不该穿了,可是一颗念旧的心迟迟不愿丢掉,依旧怀有再穿几天的冲动。

怀旧对一个人来说,是一种无药可医的病。还记得那年,在市里最那家大商场,琳琅满目的衣服架上,一眼看到那件平绒风衣,目不旁视,将其买下来带回家,一穿就是三年。这期间每年都添加一件,当做替补,不过最终送人的送人,闲置的闲置,只有它,像T型台上的模特,每年春天会回到属于它的舞台上。每次都穿得认真仔细,几年来未曾剐过哪怕一次;反洗,反晾。且洗过之后,在阴凉处晾干,从未舍得在阳光下晒干。

又到了春天。再穿上那件风衣,同事半天玩笑地对我说:这件风衣也不知占了哪里的灵气,惹你这样喜欢,款式太老,该扔掉了。

女人都有一颗细腻而又敏感的心。那件风衣无论如何不能再穿了,况且衣橱里还有两件比较新的,不是非穿不可。回到家脱下来,浣洗干净。几次拿在手中,想送人,总是狠不下心。总觉得,喜欢的东西即便再派不上用场,安静地放在一个角落里也好,就像思念中的某个人,即便不见面,知道他在就好。那种感觉既踏实又心安。

后来表妹娟来我们家,风衣虽算不上时尚,但穿在娟身上蛮像回事,可体大方,显得温文尔雅。看到它与新主人的默契,我便如释重负,才真正意义上将之放下。

后来和一位好友谈起此事,她笑着说她也有怀旧情节。去年时候,她的同学在省城一家公司任副总,几次三番劝她去那里任财务总监,再说像她那样业务精湛,又手握注会资历证书的人在小城亦是凤毛麟角。再说年薪20万,一年可抵小城四年的工资。她思量半天,答应下来,一周之后,却又反悔,最终放弃。她说这座小城与她的生命息息相关:读书在这里,恋爱在这里,女儿在这座小城的医院出生,这里有那么多的回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念旧情怀,对住过的房屋、或工作过的地方、亦或者喜欢的东西等等,舍不得、放不下;亦会在某一个瞬间想起曾经的某个人、某件事,想起那些有形和无形的东西,想起它带给我们的快乐和幸福,就连曾经泪流满面的时刻,再回忆起来心里也是暖的。

怀旧是一种很难得的个人情怀,一些原有的旧的东西腐蚀在骨子里,根深蒂固,舍不得放下,舍不得丢弃;怀旧亦像洗涤剂,曾经的美好,随着时间的流失,变得更加可贵;那些失去的亦或并不完美的东西,经过思想的沉淀与时间的洗涤,似乎亦变得完美而有价值。任何山高水长的经历,无论曾经的心境如何,再回头去看亦显得风平浪静,一切都很美,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