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行走往事

核心提示:一块块石头,一级级台阶,只因它的名字叫“长城”,便赋予了特别的意义,中外游客如云,慕名而来,让友人止步,独自攀爬这一程,总有些路是谁也帮不了的,即使流泪也得自己走,还差几步就到了长城之巅,转身,我才不要当什么好汉呢,攀高,但不攀顶,凡事,够了就好,想起故乡屋后老北山,...

自以为:骨子里奔腾着浓得化不开的文艺情怀,不信,你瞧:不喜华衣霓裳,热衷读书和行走,喜欢在路上找寻另一个自己,数次谋划千里走单骑,去西藏雪原,偏执的认为那里离天很近,或许能够救赎不再高尚不再纯净的灵魂,经常出现在梦里的场景:身着摇曳的暗花旗袍,挽一个圆润的发髻,独自妖娆在荒山僻壤的小径里 ;或者,伊犁的熏衣草,萦绕在脑海里那一大片一大片美仑美奂炫目的紫哟追寻生命的粗犷和流浪的沧桑,疼惜自己漂泊无依的心灵。

说走就走,不需要太多的钱,不需要刻意的安排,背上行囊,倦了,大城市转转,看看更疲累的眼神更沉重的脚步,大城市的快节奏让我眼花缭乱;烦了,小山沟猫一些时日,感受一下更单调的日出日落更寂寥的日复一日,小山村的荒芜如何承载我的梦想?行程结束,回归涛声依旧的生活轨迹,乖乖打理三四流小城的活色生香。

印象中的北京有雄伟壮观的长城、远古建筑的残骸遗址、清华北大---天之骄子的温床、后海岸的唯美清雅、八大胡同的香艳传说、三里屯的纸醉金迷声色犬马(有人说那个地方声名狼藉,盛产纷争,而在我眼里却成了别样文化的象征与沉淀)、豪华雍容的宜家专场、喧嚣热闹的秀水街

来到京城,讶异于自己的随遇而安和迅速适应环境之能力,啥时候变得如此迟钝?忘不了,第一次到还不算太大的酒店就餐,面对灯火闪烁的手足无措;第一次坐火车,竟然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兴奋得一塌糊涂;第一次看到图书馆的摩天高楼,又是跺脚又是拍巴掌,完全不理会路人行注目礼;第一次面对浩瀚的大海,无法控制的欢欣溢于言表

生平第一次,仰仗友人的照顾和纵容,也竟然这般厚颜无耻和心安理得,(友人:阳光、积极、平和、真诚、乐观,如果今天你觉得我身上也沾染了这些好,这位友人是有一份功劳的,请允许我感念并给予诚挚祝福,愿我们各自安康,从容老去。)

一块块石头,一级级台阶,只因它的名字叫长城,便赋予了特别的意义,中外游客如云,慕名而来,让友人止步,独自攀爬这一程,总有些路是谁也帮不了的,即使流泪也得自己走,还差几步就到了长城之巅,转身,我才不要当什么好汉呢,攀高,但不攀顶,凡事,够了就好,想起故乡屋后老北山,树影婆娑,松涛阵阵,芳草萋萋,也有着蜿蜒而上的石阶,只是相似的石阶,不同的待遇,呵呵,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

我们这些人啊,一队被千疮百孔的生活蹂躏得体无完肤,吞咽泪水强颜欢笑;一队被安逸舒适的日子娇宠得无病呻吟,唯恐天下不乱;行走在皇城的灼阳底下,愿意步行就步行,一个人,沉默的影子不离不弃,随心所欲,没有羁绊,无拘无束。不想走了就坐车,仅仅是为了坐车而坐车,不必看人脸色,不必仰人鼻息,更不必卑躬屈膝,地铁,只需两块钱,只要不出来,可以任意换乘,物超所值。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上午,然后,穿梭在清华学府,慢慢踱步,发呆。

异乡的夜晚,是彻底的沉沦与放纵,肆无忌惮的喝酒吃东西看电视,有些时候或许是过分渲染了某些情绪,在自己的城市,莫名其妙会厌倦,会逃离,会无休止的抱怨:表面朋友很多,内心却很孤独;所谓的想一个人静一静,纯粹是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找抽型;但是,在这儿,还是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才有资格谈谈孤独,偌大的京城,找不出几张熟悉的面孔,喝酒到深夜,《旗袍》里王志文那整齐的牙齿和恰到好处的气质,还有那痞痞坏坏的笑哦,原来这么多年,审美品味一点儿没变。换一个频道,也不知道在演什么,女主人公轻启朱唇在不死的情况下,我就不想适应环境,瞬间的悸动不易察觉的传遍全身。乱世出英豪,和平年代,哪儿那么多深邃和感悟?只有噬骨的寂寞才能绽放奇异瑰丽的花朵吧。尽管如此,还是不可救药的喜欢陌生和新奇,真真不可理喻。

好巧被两个人问及是否相信一见钟情和精神柏拉图之恋,是啊,又有谁能逃脱得了情感的牵绊呢?临行那天凌晨,接到朋友一个短信,为什么还是忘不了?感叹那样一个女人,时尚、知性、风情、率真、靓丽、心底里也住着一个人的,回复:借来的温暖,也很温暖,我们应该好好学习如何放下和舍弃这门功课。

其实我也特恶俗,做梦都躺在钱上睡觉,因为有了钱,就能去很多很多的地方,不管喜欢什么,都是要烧钱的呀,

生命太短暂,尘埃落定,蓦然回首,浮华若梦,一切一切都是过眼云烟,我们只是路过这个世界, 但是这样那样的温暖一直滋养着我们的内心,其实,只要用心,美丽俯拾皆是,比如八卦琐碎,比如趣闻轶事

风景,一定要在身强力壮的时候去看,哪怕风餐露宿;爱,一定要在炽热的青春盛放,纵使遍体鳞伤。因为很多事情,兜兜转转,失去了最初时机或者兴致,最终圆梦,还会一如当时的心情吗?再者,爱情一旦掺杂了其它种种,诸如金钱、地位、门户、前途、欲望等等,爱情必定不堪重负。

也曾无数次回眸,渴望碰到生命中对的那个人,勿需赘言心有灵犀的默契,定会义无反顾追随至天涯海角,别说,应该碰上过呢,时间、地点均不对,终是不能。尽管能够比较精准的剖析人性,还是无法免俗。

对秋天,无来由的心生眷恋与伤感,是收获的季节,更是告别的季节,叶子哭了,树挽留与否已不重要,而是必须离开。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