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小城飘来布谷声

核心提示:布谷鸟属于杜鹃类,布谷鸟也叫杜鹃或者子规,模样长得不算很漂亮,但也很可爱。而祖祖辈辈的故乡人,总认为它的叫声是在督促人们“下地干活、下地干活”。麦子黄了梢,布谷鸟的叫声越来越急,绕着村子和农家房前屋后,连续数天鸣叫,声音宏亮!

入夏的早晨,天明的早,五点钟我就起床,拉开窗帘,远处传来了布谷鸟的叫声,一声声地临近,又一声接一声地远去,余音在空中久久回荡,一股小麦的清香悠然袭来。

听,多么清脆,一声声,和阳光一起,和空气一起,洒在高楼林立的窗台上,落在翩翩起舞的广场里公园里,声声都那样饱满,声音亲切、缠绵,仿佛很近,就在心里,又仿佛遥远,听起来空旷嘹亮。让人真实地感到,什么叫寸时寸金。这是农家出工的哨子,下地干活的钟声,更是飘荡在田园的诗句。

布谷鸟属于杜鹃类,布谷鸟也叫杜鹃或者子规,模样长得不算很漂亮,但也很可爱。布谷鸟如同精卫鸟一样,有种种美丽的传说。文人骚客,根据心境不同,把它的叫声也演绎的有所不同。而祖祖辈辈的故乡人,总认为它的叫声是在督促人们下地干活、下地干活。

麦子黄了梢,布谷鸟的叫声越来越急,绕着村子和农家房前屋后,连续数天鸣叫,声音宏亮!这时即使再懒惰的人,也不好意思在家静坐了。精神为之一振,天天一早要到地头看看,麦子是否成熟,还要几天收割。

麦收是一年最忙的时候,庄稼人满心喜悦,天麻麻亮,伴着布谷鸟的叫声,一家老小都吃饱了,带上镰刀、干粮和水,迎着清风,来到麦田边。左手拢一大把金灿灿的麦子,镰刀跟上去,嗤地就割下来太阳升起来,身后已经倒了好大一片。

伴随着布谷鸟的叫声,带着满身的汗水,满脸的灰尘,伸伸累疼的腰杆。瞅瞅眼前一望无际的麦田,微风吹起金波翻滚,沉甸甸的麦穗压弯了麦秆,仿佛看到那一缸缸的小麦、热气腾腾的白馍馍、飘着油花的面疙瘩汤,顿时精气神就上来了,浑身都是劲。

城市里有太多麻雀,一到傍晚聚集在绿化树上,鼓噪四起,随遇而安。布谷鸟独来独往,以它的平凡、散淡,甚至愚钝,成为自由穿行城市与乡村的精灵,以它执着的鸣叫,坚守着自然造化赋予生命的本质意义。

小城在扩大,与麦田的距离越来越远,布谷鸟的声音逐年减少。在城市上空又响起布谷鸟的叫声,那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是呼唤我们根在乡村的人,麦季又到了,不要忘了乡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