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母亲节,我给父亲打电话_0

核心提示:母亲走后的第一个母亲节,哭过、痛过、悔过、恨过后,禁不住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也许认为我只是一般的聊天,他不会知道那天是母亲节,我也不敢对他提母亲节。但我的人生日历上,再也不会有母亲节。有母亲在真好,能孝敬母亲的人真幸福,真令人羡慕!

冯志兰

接连几个晚上,都梦到了母亲。

梦中的母亲是那么健康平静,全然没有已走了好几年的样子,仍是我们平时过日子的景象。但醒来后再回想梦中的情景,便有太多的悲伤,太多的哀痛,太多的遗憾,太多的悔恨......便忍不住失声痛哭......

大概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心结。也许是儿童时期,也许是青年时期,晚一点的到中年时期。对母亲的思念、愧疚是我永久的一个心结正是心灵深处的一道疤痕,永远也抹不去的一道疤痕。

在母亲离去后的前几年,我写不出任何回忆的文章。不是没时间,不是不会写,而是短时间内被思念悲痛的情绪控制着,无法整理思绪,需要用相当长的时间来疗伤。内心深处的疤刚结痂,不敢再去揭开。

因为父亲有心脏病,已住过几次院,所以我们姐妹的注意力好像都放在了父亲身上,从未意识到母亲年龄也大了,尽管她只比父亲小三岁,但我们一直认为母亲不会生病,她会和我们再生活二十几年,所以更不会料到她会因为那场病就永远离我们而去。

我最悔恨的是无知的我,在母亲脑血栓左边身子不能动后,还自信的认为母亲会好起来的。因为父亲和姑姑都是心脏病,医生都多次说过可能熬不过去了,但每次他们都能康复出院。所以尽管两个姐姐不断流泪,但我对母亲的康复仍充满信心,还嫌她们制造恐怖气氛。现在想来是自欺欺人,是不敢想象那种结果。

所以,当在市里的医院住了十天、恢复得越来越好、已撤了一些监护设备的、正与我说着话的母亲猝然逝去时,我无法接受!

我实在是无法接受!

母亲走后的第一个母亲节,哭过、痛过、悔过、恨过后,禁不住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也许认为我只是一般的聊天,他不会知道那天是母亲节,我也不敢对他提母亲节。

前几天一闺蜜说:她最不愿去探望病人,最害怕置身那样的环境,这让她又想起了逝去的父母,想起了当初如何住院、筹钱、治疗、看护,那种孤独无助、生离死别、痛彻肺腑、几近崩溃的情景。这正是她的心结,到现在她也没有勇气去揭开心中的疤痕,尽管已过去二十年了。

所以有关母亲的一切,我这几年还是不敢去细细回想。自母亲走后,不敢看有关母爱的文章、影视。偶尔里面有那样的情节,就会哭得不能自已。吊唁的场合更是尽量不去,非去不可的,不管是同事、朋友、亲属的家人,未到跟前,就泪流满面。

直到现在,儿子在母亲节给我送来祝福时,我总是很淡然的告诉他:我不在乎这些。甚至,我想说,我的母亲不在了,你永远不要给我过母亲节,是闺蜜劝住了我:不要因为自己的悲痛而伤了孩子的孝心。

但我的人生日历上,再也不会有母亲节。

有母亲在真好,能孝敬母亲的人真幸福,真令人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