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静对吊兰悟禅意_0

核心提示:这故事分明与吊兰走茎、榕树气根有异曲同工之妙,蕴含着浅显而又精深的禅意:大自然的许多生命,都是随时而生,随遇而安,随缘成长,这就是生命的缘分。四那一簇簇小植株一条条飘逸的叶片,让我想起了敦煌壁画上长袖飘曳的飞天玉女,婉约乘风,凌空飘逸,飘逸出逍遥轻灵的舞姿。


作者 快乐一轻舟

屋里养着几盆吊兰,闲时静坐藤椅之中,闻茶香袅袅,总爱默默向着吊兰,欣赏它们幽静而蓬勃的风韵。

一个人,静静阅读吊兰,渐渐地,读出了几分禅意。

柔韧细长的叶子,青翠碧绿,处子新浴一般,清新娇嫩,澄净温和的色彩,充满妩媚的诱惑。

不过,那诱惑只相当于柏拉图式的美感倾慕,至多,算是唐代多情诗人崔护笔下的人面桃花。

佛说,山色无非清净身。一个人心灵清净,眼中的吊兰自然如沐如浴,青翠欲滴,幽静动人。

其实,吊兰本不属于兰花科,是属于百合科,人们之所以称其为兰,当然是喜爱它柔韧细长的叶片形似兰花叶片;而称其为吊兰,却是因为它凌空垂吊的走茎和一簇簇的小植株。

那柔韧细长的走茎,匍匐下垂,张扬着娇小玲珑的小植株,一片片,舒展散垂,给满屋平添了蓬勃生机和活力。

眼前青翠碧绿的吊兰,根根垂吊的走茎上悬挂着的一簇簇植株,随随便便,就从细弱的萌蘖蓬勃成丛生的叶片,伸展着,张扬着,弹奏着着一簇簇生命从弱小到成熟的交响曲。

初春时节,随便剪一簇植株,插进新花盆的泥土里,一个春季过去,就又是一盆蓬勃旺盛的吊兰。

吊兰柔韧细长的走茎,与南方榕树的气根很相似。

在广西北海,我曾经因老榕树的气根而流连忘返。

一条不太宽阔的街道两旁,排列着一株株苍劲虬曲的老榕树,旁逸斜出的枝干向街道的中央延伸,逐渐攀扯纠葛在一起,凌空飞架成长长的穹窿,远望去,街道便成为蜿蜒的隧道。最引人瞩目的,是枝干上胡须一般垂吊的气根,一根根,粗粗细细,挨挨挤挤。有的细针一样,柔柔低垂。有的已钻进了泥土,挺立在老枝和地面之间,乍看,俨然粗壮的树干。有的气根,已变作又一棵大树的主干,新的主干又蓬生出硕大的树冠,若干新生榕树簇立在老榕树的周围,簇拥成一座小小的榕树林。

老榕树的气根,演绎着生命状态的自然天成。

榕树的气根和吊兰走茎的新生,都没有外来力量的丝毫作用,完全是造物主率意而为的作品,来自于母体生命的孕育。自然随意,随性随缘,不管过程是如何的艰难和漫长,结果却是同样的生机盎然,蓬勃旺盛。

就像一则禅的故事说的。

秋凉了,师傅却要徒弟去撒草种,并告诉小和尚说随时!一把种子,撒出去,先是被劲吹的秋风吹散,师傅告诉小和尚说随兴!又被恰巧飞来的几只小鸟啄食,师傅告诉小和尚说随遇!接着,半夜骤雨,好多草籽又被雨水冲走,师傅又告诉小和尚说随缘!一个星期过去了,原本光秃的地面,长出许多青翠的草苗,一些原来没有播种的角落,也泛出了绿意。师傅又点点头说随喜!

这故事分明与吊兰走茎、榕树气根有异曲同工之妙,蕴含着浅显而又精深的禅意:大自然的许多生命,都是随时而生,随遇而安,随缘成长,这就是生命的缘分。

以此看待人生,便自然少了许多烦恼。

那一簇簇小植株一条条飘逸的叶片,让我想起了敦煌壁画上长袖飘曳的飞天玉女,婉约乘风,凌空飘逸,飘逸出逍遥轻灵的舞姿。

敦煌飞天本就是滋润了佛家的悠闲飘逸之气,任凭风雨雷电,云卷云舒,自处超然,无事澄然。蒙娜丽莎,以永恒的微笑面对世人;她们也总是保持着安详神态和飘逸身姿,以永恒的淡然豁达,迎送来来去去的过客。

又想起云南大理蝴蝶泉边的一只只蝴蝶,在绿树花丛间,在盈盈碧水上,轻盈飞舞,嬉戏追逐,飞舞出自由欢快的旋律。

庄生梦蝶,本就是让自己的魂魄化作蝴蝶悠闲飘飞。庄周即是蝴蝶,蝴蝶即是庄周。这本是道家经典,但一样被佛家推崇。

醒即是梦,梦即是醒,生即是死,死即是生,虚幻即是真实,真实即是虚幻,醒醒梦梦,生生死死,真真假假,并无本质区别,如果心静如水,平淡安详,则正如佛偈所云,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时时处处皆可赏幽兰之美。

其实,人们更多地把它们比喻作仙鹤,称它为折鹤兰。

那一簇簇小植株,或舒展开轻盈的双翅,从水面上凌然腾飞;或凌空斜掠,飞翔出优美柔和的弧线;其实,它们更多的是簇拥在一起,依偎着,顾盼着,一家人,聚拢在一起,幸福而和美的飞翔。

佛家是爱恋仙鹤的,佛偈云: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有人解读此偈,说佛家以此阐释孤独心意。我以为这只是一种版本,一家之言。

实际上,从本来生活习性而言,仙鹤是群居的精灵。

不管是秋凉南迁,还是春暖北徙,它们总是聚拢在一起,互相关爱,相互照顾,排成一字形,有序飞翔。即使停下来休憩,也是聚拢在一起,并且总有值班的仙鹤,睁着警惕的眼睛,时刻关注周围环境,一旦危险来临,就发出警告之声,唤醒熟睡的大家族成员,一同飞离危险。就这样,飞飞停停,团结协作,完成漫长的迁徙旅程。

而且,互有爱慕之情的成熟雌雄仙鹤,在结为夫妻之后,总是雌雄相伴,形影相随,不离不弃,互利平等,相亲相爱,连养育幼鹤,觅食御敌的任务都是共同分担。据说在雌仙鹤产卵之后,雌雄两只鹤也要每天各负责12个小时孵化。这是何等的和谐夫妻和睦家庭的典范。

佛家本意,是否更应该侧重以仙鹤来比譬人与人的和睦相处,和谐共荣。

这应该是合情合理的另一种版本,另一家解读。

吊兰花开时节,状如百合,花瓣洁白,柔细的小花絮顶着一点嫩黄,微风一漾,便颤颤微微,颤微出病西施的柔弱之美。这是它归属百合科的由来。

中国人也酷爱百合。取名百合,已见其隐喻之意,百花和美,百物和畅,百人和乐,百家和睦。

人世间,想求和谐和睦,须胸怀宽广,心态宽和,处世宽厚,为人宽容,善待众生,拈花微笑。此乃佛家禅意。

佛云,众生有恶,悉能容受。便是讲人与人之间的宽容谦和。笑佛前有诗曰,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更是把宽容心态诠释得浅显明白。佛偈云,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关爱别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关爱。这都是佛家对百合之意的精湛注解。

心宽,路便宽;路宽,自己顺遂,人人顺遂,民族顺遂,国家顺遂,天下顺遂。

一种吊兰,兼具兰花的幽静之美和百合的和谐之美,怎不让人静对伊人,留恋缱绻?

静思默想,略有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