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炊烟飘进梦乡_0

核心提示:虽然现在很少见到村头屋尾上家家都有的大柴垛,但老人们会三天两头到自家山林里去砍柴捡枯枝,在大多数青壮年外出打拼的村子里,老人们难得由着自己的习惯来过日子,把乡村已为数不多的老态生活保留下来,用朴素的方式来书写炊烟下的现实乡村,给年轻的人以另类的体验,也不至于让他们忘记自己...

作者:何跃平

绿色环绕的山村,乳白色的炊烟又在弥漫,一股柴禾味扑鼻而来,久久未能散去。

这是我的故乡---浙江中部的一个小山村。

在当今已是砖砌楼房林立的乡村,原始生态方式依旧被延续下来,只能说,变的是物质的累积,不变的是恋旧情结。乡村,还有一大群原住民,对传统生活,他们且慢且留下。

早年间,在我生活的村里,家家户户都垒有大锅灶,一天三餐,一家老少都在一个大铁锅里盛饭吃。那时生活贫苦,粮食拮据,也少有肉食,看到大人们坐在灶膛前用双手添柴加薪,清瘦的脸庞被柴火照得红朴朴的,锅盖的缝隙腾起缕缕蒸气,灶间飘荡饭菜的清香,那一幕,温馨的感觉油然而生。如果有时看到老人在灶房里忙前忙后,那今天一定有好吃的,不过,这样的留香记忆很少有,仅仅在过节时会出现,但这已经给我的童年生活注入了很多的留念。

现在乡村的居住条件大变了,三层四层楼房挨家挨户,宽畅明亮,装修也很大气,在住惯了低矮木屋的老人来说,就象活在天堂里了。而乡村即便是现代城镇形态,村民的生活方式依然要循着自己的轨迹走,他们离不开怀有一世情结的大锅灶,抛不下带有浓浓炊烟味的生活,吃不惯那种有煤气味的饭菜,烧柴禾,成了他们一天也不能缺的家常料理。

虽然现在很少见到村头屋尾上家家都有的大柴垛,但老人们会三天两头到自家山林里去砍柴捡枯枝,在大多数青壮年外出打拼的村子里,老人们难得由着自己的习惯来过日子,把乡村已为数不多的老态生活保留下来,用朴素的方式来书写炊烟下的现实乡村,给年轻的人以另类的体验,也不至于让他们忘记自己的故乡,自己的祖辈,在炊烟袅袅中的世代繁衍,耕作劳碌。

或许有一天,你再也见不到乡村炊烟,再也看不到老人在灶膛前那种温暖的脸,再也吃不到柴禾烧蒸的饭菜,那就赶紧回乡下住住吧,帮老人去添把柴火,揭开盖子,给老人盛上一碗喷香的米饭,给自己铲一块锅巴,慢慢地咀嚼,细细地回味,我想,你心中的炊烟永远不会飘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