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一碗藕粉粥

核心提示:我姥爷和舅舅都是医生,解放前就行医,解放后,依然开着家庭诊所,经济条件要宽裕一些。我姨父带来了两盒藕粉,本来是要孝敬我姥爷和姥娘的。正因为稀罕,我那个官员姨夫大概也很难喝到。推来让去,我姨夫最终还是让我先喝了。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喝的藕粉粥,加了白糖。

告诉你,我这一辈子喝的第一次藕粉粥,是沾了我姨夫的光吃的蹭饭。

(老婆瞪着一双大眼睛,有些诧异。)

你听我慢慢说。

那应该是一九六零年,大食堂、大饥荒时期。我才五六岁。

因为几张饭票,我大哥上吊死了,我娘精神失常了。我姥爷就叫我舅舅把我娘、我二哥和我,一起接到他们家住。

我姥爷和舅舅都是医生,解放前就行医,解放后,依然开着家庭诊所,经济条件要宽裕一些。把我们接到他们家住,一方面,方便给我娘治病;另一方面,也为了给我们兄弟俩治病。我们俩都有很重的痨病现在叫肺炎整天闷得喘不过气来。因为长期饥饿,瘦得真是皮包骨头。一喘气,根根肋骨都跟着呼扇。

当然,生活也改善了许多。不管是糠菜还是粗粮,最起码,能吃饱饭了。

有一次,我在外面玩,回到姥娘家,一进门,看见我一个姨夫端着碗,在喝粥。

姨父看见我,就说,小三儿,喝碗藕粉粥吧。就要把碗递给我。

我姥娘在一旁就急忙说,别价,我再给他熬。

我姨父带来了两盒藕粉,本来是要孝敬我姥爷和姥娘的。

那时候,这东西可是稀罕物件,比现在的猴头燕窝都珍贵。亏的我那个姨父是政府里的一个官员,要么,哪弄去?正因为稀罕,我那个官员姨夫大概也很难喝到。所以,我姥娘急忙点火,在锅里熬了一碗藕粉粥。可巧,我姨夫刚端上,就让我碰上了。

推来让去,我姨夫最终还是让我先喝了。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喝的藕粉粥,加了白糖。黏稠,软滑,既有莲藕的本源香味,又因为加了糖,极甜。我喝了第一口,真是觉得美极了。真的,那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吃到那么好的美食。那甜腻滑润的感觉,至今还存留在我的记忆中。

迫不及待,我又喝下第二口,再往下,管不住自己了,咕咕噜噜,一会儿,就把一碗粥喝了个底朝天。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样子一定急吼吼的,饿狼一般,十分不雅。自己也不知道先让姨父和姥娘喝,就急慌慌自顾自喝起来。

唉!那时候,少年不知愁滋味,却知道挨饿的味道是如何的煎熬人心。被饿极了,看见吃的东西就像狼一样扑过去,哪懂得温良恭俭让?

(老婆哈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