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寻年

核心提示:将杀年猪时腌制好的,已悬挂至半干的完整的猪头洗净放入大锅里烹煮,有的人家加入猪尾巴、有的人家加入猪肚子一起煮,暂且不说除夕煮猪头所蕴含的有头有尾,善始善终,仓廪殷实,阖家团圆幸福的意义,只是煮熟的猪头肉的香气就让人闻香识肉、垂涎欲滴。

文:赵绍香

要过年了!

年在哪里?

追寻年的脚步,寻觅年的气息,触摸妖娆妩媚、多姿多彩的年。

年在人们矫健忙碌的身影中翩跹而至,先与忙结缘。功崇惟志,业广惟勤。忙碌、劳作了一年的人们在牛羊成群、鸡鸭肥美,五谷丰、仓廪实中呈现了丰收的景象,为过个好年备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让年关不再是个难熬的关口。粮食、牧草等丰盈的物质材料,为喂年猪储备了雄厚的实力,忙完收获庄稼的人们,接着忙着给年猪催肥,冬月、腊月杀年猪,腌腊肉,带着年猪肉的肥美醇香,年味扑鼻而来。忙完杀年猪,腌制完猪头、火腿、香肠等腊肉,开始准备年货。碾米、磨面、打油,过年饮食所必需;糖果、烟酒、茶,过年拜年所必需;灯芯绒布、硬布、针线脑儿,过年有儿女回娘家的所必需在除夕之前囤好这些年货,为过年作准备。忙,开启了年的序曲。

赶年街时色彩是年的显著标志,寻着红色便可触到年的气息。红色像是婀娜多姿的仙子,在年市中穿梭,风姿绰约、分外妖娆。红色的灯笼、红色的中国结、红色的春联、红色的炮仗、红色的底色上叱咤风云、挺拔威武的门神,赶年街的大姑娘、小伙子们红色的衣裳,火火的中国红渲染着年的色彩,喜庆、祥和、充满勃勃生机。走在集市上,单凭颜色便可辨别出哪些摊位是赶年街、购年货一定要去逛的,有些摊位通常专卖年货,在除夕后便销声匿迹,要等到明年赶年街时才会再出现。寻着中国红的颜色,去寻年,如贴红红的春联。首先买春联是必要的。买几副现成的春联,或是买几张大红纸,回家自己裁剪,有才艺者泼墨挥毫、大笔一挥,一气呵成,不乏有人写得挥洒自如、潇洒流落、翰逸神飞。除夕晚上把春联往门框上一贴,辟邪祈福,还顺带欣赏了别人的书法作品,提升了生活品位,让年的书香气瞬间爆棚。

如果说书香气是年所具有的文化气息,敦实、儒雅、厚重,那么猪头肉的香味就显得有些俗了不是?但是,除夕这一天煮猪头肉是很多地区吃年夜饭之主要传统。嗅着猪头肉的香味儿可以寻到年。将杀年猪时腌制好的,已悬挂至半干的完整的猪头洗净放入大锅里烹煮,有的人家加入猪尾巴、有的人家加入猪肚子一起煮,暂且不说除夕煮猪头所蕴含的有头有尾,善始善终,仓廪殷实,阖家团圆幸福的意义,只是煮熟的猪头肉的香气就让人闻香识肉、垂涎欲滴。猪头皮的润滑肥美,猪耳朵的爽脆,猪头壳上的猪脸巴肉虽全是瘦肉,却有丝丝油润泽沁入其中,滑嫩,唇齿留香。记忆中,从我出生会吃饭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家乡人每年的除夕这一天煮腊猪头肉,年夜饭吃猪头肉这个习俗,从未间断,我曾发表过一篇叫做《难忘的猪头肉》的散文,对吃猪头肉与过年的渊源感触颇深。历来被作为年夜饭主菜之一的猪头肉在人们大快朵颐之时,总会给人关于年的无尽回味和遐思。像煮腊猪头肉这类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饮食习俗,往往散发出浓浓的年味儿,民以食为天,吃什么、怎么吃,在过年时会有不一样的体现。年是雅俗共赏、老少皆宜的。

备年货,煮猪头,过除夕,拜新年,人是年的主角。浓浓的亲情味儿是年最让我难以忘怀的东西。过年公休一星期,回家与亲人团聚,陪陪年迈的老母亲,说说话、唠唠嗑,拜见多年不见或很少见到的亲戚。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有些亲人即使好多年不见,但是一旦遇见,就有一种很亲切、很亲的感觉,或许是验证了那句亲人骨头香的俗话,遇上你是我的缘,亲情也是一种缘份。大年初二过姑娘节,出嫁的、入赘的都被娘家接回去过年,父母年轻时也这样,拖儿带女,领着年幼的我们,回外婆家过年。如今,我们都长大了,父母亲已不再年轻,满头华发、步履蹒跚,大多数已不再回外婆家过年,而为我们营造着与奢华无关却温暖无边的家的小窝,为我们提供着心灵休憩的港湾,我们成了回娘家的人。或许在生我们养我们的亲人面前,我们可以偶尔任性、可以偶尔撒娇、可以偶尔不管不顾。偶尔可以如此自我,暂时卸下身上的重担和扯下脸上的面具,真实自如一点。吃年饭啰、拜年啰,微信抢红包抢了几分钱却乐得合不拢嘴的家人,钱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那味儿,年是那亲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