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有才压不住,人生终辉煌_0

核心提示:他真正走进了富春江,不仅看懂了富春江的山水,还看出了隐藏在山水后的人生,草木荣枯,山峦起伏,水起浪涌,自然界趋于千变却又永恒。他将与富春江、富春山居图而永生。

作者: 殷艳丽

一条最美的江,一定是等待最美的人。

终于,上苍安排他们相遇了。从此,他的名字就和这条江再也不能分开了。

公元1347年秋季的一天,一位耄耋老人来到了无处不画图的富春江边,他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只见江两岸群山连绵,青翠秀丽,江水清澈如碧,仿佛能照澈人的灵魂。真可谓天下有水亦有山,富春山水非人寰。长川不是春来绿,千峰倒影落其间。

他的心醉了,他的人生从未如此陶醉过,如今被富春江的山水陶醉了。此时,他已七十九岁,他终于明白自己的蹉跎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自从五十岁做道士浪迹天涯以来,他从没有停下过自己的脚步,这次,他终于走进了灵魂的故乡,他要停下来了,他要留在富春江畔,与它朝夕相伴,相依相偎,他终于找到了灵魂的归宿。

五十岁是他的人生分界线,五十岁之前他和所有读书人一样,从小读遍四书五经,考科举,热衷于功名,到了45岁,才在浙西廉访司当了一名书吏。官还没做几天,他就被人诬告而进了监狱,差点丧命。等他出狱时,已过了五十岁的春秋,两鬓斑白,生命好似要枯萎了,想想这一生,毕生所追求的转眼即空,满腹才华却换来悲情,现在人至暮年,还能奢望什么?

但他又怎么会把自己随意交给命运来安排?相反,看破红尘使他的灵魂复苏了。他关上房门,绝尘而去。从此,寄情山水,潜心学画,他先后师从王蒙、赵孟頫等人。把世俗从心中完全剥离出去,他除了向山水摧眉折腰,不再向谁低头,不再为名利所累。生活极简,但灵魂何其丰富。

他一度曾以卖卜为生。后来参加了主张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全真教,更加看破红尘。由于长期浪迹山川,对江河山川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的灵魂被自然之美慢慢浸润,直至痴迷而不能自拔。

尝于月夜棹孤舟,出西郭门,循山而行,山尽抵湖桥,以长绳系酒瓶于船尾,返艏行至齐女墓下,率绳取瓶,绳断,抚掌大笑,声振山谷,人望之以为神仙云。此时的他放浪形骸,超凡脱俗,旷达率真,与世无争。在《六研斋笔记》中又说他:终日只在荒山乱石丛木深筱中坐,意态忽忽,人不测其为何。又每往泖中通海处,看急流轰浪,虽风雨骤至、水怪悲诧而不顾。他是一个痴迷于山水到了入定境界的方外之人,真正的大痴道人。

现在,他遇到了富春江,这也是必然。然而八十岁的年龄毕竟让人尴尬,但他好像忘却了一切,更完全忘却自身,他要把生命所有的才情和热情都燃烧起来,他要挑战人生极限,他要听从灵魂的安排,八十岁的他开始着笔画富春江了!他用了整整四年时间,这四年里,他住在筲箕泉一个樵夫家里,天一亮,他就戴着竹笠,穿着芒鞋出门,身带皮囊,内置画具,沿江走数十里,风雨无阻。富春江两岸山峰连绵,山山皆不同,树树皆相异。各具情态,变化无穷。他观察山水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终日在山中或疾行或静坐或摹写,废寝忘食。渴了饮富春江之水,饿了就吃自己带的硬邦邦的干粮。不疯魔不成活,他的足印几乎遍及江畔每一个角落,他的双手几乎遍抚身边每一棵树木,他的双眼静观过每一处景观的变化,有时几小时连眨都不眨一下。千山万水,千姿万态,他都一一摹其形,绘其色,赋其情。凄风苦雨,惊涛骇浪,没有击退他的意志。他和富春江山水完全融为一体了,富春江奔流在他的心里,他熟悉这里如同熟悉自己,他读懂了富春江的每一个涟漪,领会了富春山的每一片绿色。一朝一夕,一明一晦,峰峦松石,云山烟树,沙汀村舍,都一一印在他心里。他,大痴道人,痴情于山水自然万物,痴情于他热衷的绘画。他的心性,完全摆脱了世俗,如同一个天真烂漫的婴孩。

他真正走进了富春江,不仅看懂了富春江的山水,还看出了隐藏在山水后的人生,草木荣枯,山峦起伏,水起浪涌,自然界趋于千变却又永恒。身世转折,人情世故,荣辱祸福亦时时变换,在时光的流转中,不也像起伏似动的山脊?富春江的水汹涌不息,千古流淌,默默无语却又充满禅机。这些永远的奥秘,他一一看出,然后他把这些作为他人生的注脚一一绘在图画之中。

难道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不老眼昏花吗,握笔不颤抖吗?心之所至,如有神也。赤子一样的内心,苍山不负。庖丁解牛只是得心应手,而他,创造了美!创造了无与伦比的美!他师从赵孟頫,又把赵孟頫的画法推向一个新高峰,自成一家,别具一格。在他八十四岁高龄时,《富春山居图》竣工了。这幅画绝妙到什么程度?此卷一观,如诣宝所,虚往实归,自谓一日清福,心脾俱畅。诚为艺林飞仙,迥出尘埃之外者也。让人看后如置身宝地,尽享一日清福,心脾无比舒畅,如沐春风,如饮玉露,如在仙境。

更为关键的是,这幅画里,隐藏着的人生,如同《红楼梦》一般,每有一读,必有一得。有春意盎然、草木华滋之美,也有夏日葱茏、秋意浓郁之境,更有初冬肃穆宁静之感。借四时之变化而譬喻人生之变迁。

他,黄公望,从此被称为中国山水画一代宗师,他的画,被推崇为第一神品画中之兰亭。他将与富春江、富春山居图而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