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在天堂大快朵颐_0

核心提示:大概,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既做着天堂不食人间烟火的好梦,又忘不了人间大快朵颐的快活?

文/绮霞

一开始,是去他们家买鲜花干花假花花瓶,参加文化商业沙龙。

偶然的一天,发现他们家的楼上,在做私房菜。

楼上的包间,是普天下的包间,就不说了。它的大厅卡座,比较特别,吃饭是放下帘子来的。妙就妙在这道帘子,浅褐珠光的薄纱,长长地垂挂下来,典雅地撩拨着人的脚踝。

浅褐珠光的薄纱,古朴华美,外面的人往里瞧,影影绰绰,不得看真切。坐在里面的人,素素的帘子一隔,滤去外面人锐利的目光后,便是浅淡淑雅的另一个世界。不是恋人的男女二人,有事约个饭局,比关起门来的包间透明坦荡,免去熟人偶遇当做新鲜事,甚便于不尴不尬地吃饭,从容地喁语私事,洽谈商务。

大概,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既做着天堂不食人间烟火的好梦,又忘不了人间大快朵颐的快活。我喜欢到它家来吃饭,先是因为那道帘子。若是白天吃饭,隔着薄纱帘子往外瞅去,可以望见远处黛山碧岚,近处湖水苍茫,品味沈从文《边城》的况味;还可以信马由缰地追随这样的诗:一个人,在世界的角落,静悄悄地做自己,做喜欢的事,吃爱吃的菜,见投缘的人,像早晨一样清白。夜晚,黑色水光的桌,头上一盏白炽的灯,四壁浅褐珠光帘子一放,三两个人便能坐成另一个世界。一盏灯,几个人,隔在帘子里,竟不像在红尘之中。外面的人雾里看花,看大快朵颐的男女们,竟是宋徽宗《听琴图》的意境。

再就是它家的私房菜。我每次都要点的是:老萝卜干炖鸭汤。这汤头,农家的鸭,鸭肉肉香耐嚼不肥腻,老萝卜干古朴温厚乡野味。香醇浓厚黑米黑豆那般色泽的汤,最是健康滋补的原生态。因此,每次这汤头一端上来,我就像见了老友那般喜悦、熟稔、亲切。手工的水饺也好,不是机器的涩、烂、糜,它是美妇巧手做出来的风纯肉鲜味正。蒜香猪舌是它家的独门绝活,猪舌肉不是木木的沉重的片,而是薄卷如纸张的脆。连同底下衬着的大盘松松的黑木耳,都是热油蒜蓉炒出来的香鲜薄透脆。因此朋友小聚,我都安排在这里。这么放下帘子,这么吃着私房菜,再小酌上几杯,任由脑中闲云野鹤,心里修篱种菊,最是放松快乐的事。

后来渐渐少去,是它家小份的菜,越来越小。水煮三鲜,不但不鲜,还是要腐烂的节奏。一顿饭算下来,硬是比其他饭店贵上一倍。

但,为了这道帘子,我还是去。

最终死了心不去的时候,心里只能慨叹一声:天堂的门票,太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