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一碗米汤_0

核心提示:每当屋顶浓黑的炊烟欢腾时,不论玩得有多疯,我都会及时收起野性,一径跑回家,取一个饭碗,乖乖地围坐在灶堂前,静静地等候那一碗带着乳香味的米汤。这让我更加怀念那一碗看似平淡无奇的米汤了。

文:龚明亮

那天,我正在厨房淘米,忽然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叫起来:怎么这淘米水这么清啊?!妻子嗤之以鼻:真是少见多怪,现在的米都是抛过光甚至打过蜡的,不比以前粗加工的米了,干净着呢。我哦一声,心中莫名有些失落。是啊,现在米市上的米的确比先前漂亮了许多,不仅大小几乎一致,甚至接近于晶莹剔透、光彩照人的珠玑。显然是文明进步带走了我对米汤的遥远记忆。

小时候,那正是物质匮乏的年代,生活实在贫困,除了白乳精、方糖和鸡蛋,我想不起其他任何营养品的名字。那时,一碗热气腾腾、带着母乳色的米汤对我来说已是莫大的诱惑,如果能再加上一小块方糖,那简直是无上的美味了。

那时,我整日里与小伙伴们如野马般奔跑着在田间、草地和山川,除了吃饭、睡觉、上学的时间,根本就不着家。每当屋顶浓黑的炊烟欢腾时,不论玩得有多疯,我都会及时收起野性,一径跑回家,取一个饭碗,乖乖地围坐在灶堂前,静静地等候那一碗带着乳香味的米汤。在急切的渴望中,母亲娴熟地掀开锅盖,轻挥两只短篙,像松土一样地松动着米饭,再用一方黑巾包住被烤得烫手的铁柄,提锅向外倒出一两碗米汤,重又将它安置在火堂边煨煮。而后的事,我早已失去兴趣,自顾对付那一碗可口的米汤去了。

虽然,将米汤当补品的日子已经远去,但那一碗米汤的甘甜和馨香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田。现在的营养品市场已然琳琅满目、层出不穷,但女儿似乎从来没有对哪一种特别留恋,即使是偶尔的热情,也是昙花一现,唯独对薯片、辣条、豆干之类的垃圾食品兴趣不减。这让我更加怀念那一碗看似平淡无奇的米汤了。

正如我们的人生一样,没有选择的选择,也许就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