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大哥

核心提示:随着年龄的增大,大哥患上了高血压、糖尿病等,大嫂也常年吃药,日子过得十分紧巴。我望着大哥,望着他那灰白的头发和消瘦的面庞,我说,大哥,你和大嫂都有病,你又没有什么收入,这钱我不要。我目送着大哥的身影消失在雨雾中,我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模糊的泪眼中,大哥的身影愈来愈高大起来……

文:李庆伟

我是故乡放飞的一支风筝,在外漂泊多年,可是根还系在故乡,系在颍河岸边那座古镇的老槐树上。那里有我的根,有我魂牵梦绕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睡梦中我常常梦见我故乡的亲人,而梦见最多的是长我20岁的大哥。

大哥是一名小学教师。小时候,我是大哥最疼爱的弟弟。那时,大哥常常在校值班,每到他值班的时候,总要带上我。静谧的夜晚,乡村校园里,一盏明亮的罩子灯下,大哥精心地批改作业,我趴在案头,贪婪地翻看连环画。多少年后,那个温馨的场景一直保留在我美好的记忆里。那时我家穷,大哥只上到初二就辍学了,一直为没考上大学而后悔,大哥把上大学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发誓要从小培养我。他对我要求非常严格,规定我每天必须写一篇作文。为了提高我的写作水平,大哥想法设法找来文学书籍让我阅读。就是跟随大哥住校的那几年,我爱上了文学,读到了许多优秀文学作品,为我以后走上了文学创作道路奠定了了良好的基础。

许多年过去了,当年爱捧着连环画的我如今走上了操笔为生的职业生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离开了生活了20年的故乡,来到了一座煤城。由于工作的繁忙,一年也难得回去一躺,与大哥的联络只是靠书信来往。

大哥年龄大了。十三年前,乡里精简民师,大哥失业了。从此大哥失去了经济来源。随着年龄的增大,大哥患上了高血压、糖尿病等,大嫂也常年吃药,日子过得十分紧巴。

前年秋天,我正在南方参加一家杂志社的笔会,突然接到老家电话,说大哥突发脑中风,住进了医院。我心急如焚,立即往家里汇了2000元钱。谁知春节回家,大哥又原封不动地退给了我。我说,大哥,你和大嫂身体都不好,这钱就留给你花吧。大哥说,我这病没事,你也不容易,两孩子上学,正是花钱的时候,我不能花你的钱呀?

这几年,随着儿女渐渐长大,我的生活负担日益加重。去年女儿考上了大学,年初我刚买了商品房,手头还欠人家近万元,今年儿子又考上了大学。沉重的经济负担像山一样压在我的肩头。买房借的钱还没还清,儿女上学又得一两万元。在矿上向亲朋好友借了一部分,还差九千元不够,于是,我决定回老家向亲戚借去。

那天傍晚时分,我才回到千里之外的老家。刚走到村口,就碰上了大哥。我没有向大哥提借钱的事,只是说回来看看。我偷偷地跑了几家亲戚,然而借钱的事并不理想。亲戚们都是靠几亩地生活,那有多少闲钱呢?几家有钱的亲戚,有的外出打工去了,有的存了定期取不出来。跑了两天,只借到了3000多元钱。

那天下午,雨哗哗下个不停。我的心情十分郁闷,我伤感极了。本来想着这次借钱不成问题,谁知有的亲戚明知有钱,却哭穷分文不借,是怕我还不起呀!正当我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返矿时,院门被拍响了。我拉开门,大哥打着雨伞进来了。

大哥一脸怒气。他说,老三,借钱的事你为啥不跟我说一声?

我故作不解地说,大哥,我没有借钱呀。

还没借呢,你二姐都给我说了!咋,你是嫌我穷,老三,孩子上学这么大的事你不该瞒我呀。

我说,哥,我不是有意瞒你,我知道,你本来够困难的,我咋忍心向你借钱呢?

大哥说,你哥再穷,也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我上午卖了一千多斤麦,又把圈里那头猪卖了,给你凑了2000块钱。

我望着大哥,望着他那灰白的头发和消瘦的面庞,我说,大哥,你和大嫂都有病,你又没有什么收入,这钱我不要。

拿去!大哥不容置疑说。

我颤抖着手,接过那叠还带着大哥体温的钞票。我叫了一 声:大哥,眼泪便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知道,这哪是2000元钱哪,这分明是大哥的一颗滚烫的心呢!

大哥也哽咽了。他说,咱人老几辈出了两个大学生,我高兴呀!这几天,我翻来覆去地想,咱吃好穿歹没啥,千万不能因为缺钱让孩子上不了学,就是再苦再难也要供养两个孩子上大学!

大哥走了。我目送着大哥的身影消失在雨雾中,我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模糊的泪眼中,大哥的身影愈来愈高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