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八月瓜

核心提示:作为蜜源植物,八月瓜在山间众多的野果中炫目亮眼独树一帜,不愧为果王的称号,每令知天命之年的我浮想联翩:设想老来之后寄情于山水间,把它们移栽于房前屋后再搭个棚架,看那虬劲多姿的枝条在上面爬动四散开来,看那蜂蝶在红紫色的、绿白色的花间上下翻飞;

文:刘仲举

八月瓜,野生珍果,三叶木通(通草)果实。《唐本草》云:通草,大者径三寸,每节有二、三枝,枝头有五叶,其子长三、四寸,核黑瓤白,食之甘美。

家乡云贵高原的十万大山中,到处是野生瓜果的密聚之地。那藤本的、草本的、木本的在春夏秋季交替演绎,那匍匐的、攀援的、直立的在不同的方位闪亮登场。在林林总总的野果大军中,八月瓜便静悄悄的穿插其间,常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八月瓜属于常绿藤本植物的爱果,其藤蔓柔软抗拉力强,常被山民们用来捆绑物件,一般一卡左右便开始爆须分枝,主干一路前行负责探路冲锋,分枝则两侧散开紧紧拱卫。藤尖在风中一伸一卷的跃跃欲试,一旦锁定目标便悄然一搭继而死缠猛绕,在高崖上、在大树间、在灌木中、在刺蓬里肆无忌惮地穿梭,像顽皮攀援的山猴上纵下跳,又似飞针走线的神女左编右织,形成一蓬蓬、一架架或高或矮的碧帐、绿伞,是山民们干活躲雨遮阴的天然场所。

百花争艳的季节,八月瓜藤闷着头儿只顾攀援,当山花凋零的暑天来临,它才悠闲自得地开起花来。花分雌雄二类同步燃放,雌的红紫色彩艳丽,雄的绿白娇艳可人,山风袭来香透鼻孔,常惹得彩蝶翻飞蜜蜂欢歌。花开过后,叶蔓间便开始结果了,初为蚕豆般大小的疙瘩,青青的,两三月后,便定型成熟了,最长的可达11厘米左右,粗圆可比锄把端。

在山间野果中,八月瓜向以阳刚男儿汉面世,如果说红子是野果中的幺妹子以个小含蓄温柔而著称,那八月瓜便是野果中的高长汉凭粗犷奔放而驰名了。它们可不是一个模子铸的难分彼此,早生的迟来的、个高的身矮的、体胖的形瘦的各具形态;它们也不是孪生兄弟难分伯仲,紫色的灰色的、青色的黄色的、花白色的淡红色的肤色各异。如同人类一样,它们也有各自不同的生活习性,群居处十笼八笼热闹非凡,零散时一窝两窝寂寞清冷。其挂果为不规则的长圆形或椭圆形状,或孤垂、或对生、或三五个成团密聚,风吹来晃晃悠悠的,直刺痛你的双瞳。

儿时,我们会默默记住哪儿有几笼藤何处吊几个瓜,到时便按图索骥。但路旁、河边人见人摘,每每被人捷足先登,于是便化为漫坡疯找,衣裤常常被山刺抓得噗嗤噗嗤作响飞一块搭一块的,为此没少挨母亲揪耳朵罚长跪。

八月瓜分人工孵熟和自然成熟两种。人工孵熟实属无奈之举,那馋嘴物哥见哥爱妹见妹喜都是手长为大哥,瞄准八九成黄的时候便抢先一步探手摘下来,揣回家中置于谷壳、米糠或干猪草中深埋热孵,十天半月后待皮黄壳软便可扳开果皮一品美味了;自然成熟是最佳的美味,但相遇机率太小,按乡间的话说看你有没有那口食份(运气),当你打翻筋斗寻找时它踪影全无,不经意间却喜出望外,腹线绽开处露出的白瓤剔透如玉,就像冰清玉洁的佳人房门半开香眠于阁楼,撩拨得你忍不住想一亲芳泽,山民们戏称为艳遇。

艳遇的八月瓜色佳味美,舌头探处顿觉香甜滑嫩味如蜜糖,下肚犹觉清香缭绕满口生津,让人舔嘴咂舌意犹未尽,至于核与瓜瓤生连死附尽可一并吞下,不用担心在肚里会生根发芽什么的。若遇十个八个可让你顷刻饱嗝连天,回家也懒得再吃饭了。但这样的日子可遇不可求,瓜熟从震口、微启、半开、全裂整过程不过三五日光景,不光人喜还是松鼠、貂儿、野猫、雀鸟、蜜蜂这些山野惯偷们心仪的对象,如此你来我往之下,便徒剩空壳悬吊或坠地狼藉了。

作为蜜源植物,八月瓜在山间众多的野果中炫目亮眼独树一帜,不愧为果王的称号,每令知天命之年的我浮想联翩:设想老来之后寄情于山水间,把它们移栽于房前屋后再搭个棚架,看那虬劲多姿的枝条在上面爬动四散开来,看那蜂蝶在红紫色的、绿白色的花间上下翻飞;当金秋时节来临时更需寸步不离的来此眼巴巴守候,静待那瓜熟瓤现悄然炸裂的动人时刻......

八月瓜周身都是宝。瓜蜜瓜瓤香味浓郁,富含糖与人体必需的多种维生素和丰富的游离氨基酸,可延年益寿,有神仙果之称;其茎藤、瓜壳入药可疏肝益肾健脾健胃,能理气、活血、杀虫、解毒、利尿、镇痛、止泻,为历代草医悬壶济世的必采之物。

神奇的大山孕育出神奇的山果,平添出无数诗情画意,馋食的人们欢快之余便催生出经典的顺口溜来,父传子子传孙在山间世代传唱:八月瓜,九月揸,十月讨来诓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