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笔擎千秋小欢喜

核心提示:很早就知道,湖州毛笔在国内最为著名,湖笔自元代“千万毫中选一毛”,至善琏笔商沈林山摇小小笔舫进京卖笔,有一举人购得湖笔而得中状元的佳话,成就了王一品斋笔庄260多年来成为老字号生产和经营湖笔的专业笔庄。

文:北芳

很早就知道,湖州毛笔在国内最为著名,湖笔自元代千万毫中选一毛,至善琏笔商沈林山摇小小笔舫进京卖笔,有一举人购得湖笔而得中状元的佳话,成就了王一品斋笔庄260多年来成为老字号生产和经营湖笔的专业笔庄。笔舫悠游于江南水乡,摇荡着毛笔文化千年的沧桑。

一直喜欢纸笔,多年来只是几支几元钱或十几元托人在县城买的毛笔,一个破口的小碗研磨,闲着在报纸上写几笔。至于那些精致的墨盘笔架之类的文房四宝,只在高雅的有品位的人家里看到过,我是从来也不敢奢想去买。

很长时间里,非常累,常年的头疼和精力不支,不再写字不再读书,不看任何人的文章和消息,不与任何人说话,忘记许多人和事,我才感到真正的轻松。

我对江南说,我的毛笔字已经回归到零蛋了,我想重新练字,听人说在网上购毛笔比在县城买便宜多了,质量也比县城买得好,可是我不会网上购物。江南一听非常高兴,说,毛笔由我来选,你只要好好写就行。

几天后我收到了江南赠送的一套文房四宝。盒子里的四支毛笔质量一般,又单独买了四支贵重的毛笔一起寄来。江南是个细心之人,还请卖家在印章上刻上篆字北芳,不论字写得如何,从此我竟然也有了自己的印章。

虽然因为泡网而忽略了练字,但骨子里对毛笔是多么的喜爱,我偶尔外出,照了照片回来,网友们便私下纷纷对我说,你穿得太不好了,你怎么就不爱打扮呢?我说因为长得有碍观瞻,所以要普通再普通,不要任何人注意到我。我是习惯在角落里生活的人,得到这样的文房四宝,比穿新衣服要享受百倍,一颗乞丐样式的心情是多么容易满足。

毛笔文化将中国的方块文字锻造得光辉灿烂,无论官人布衣,豪杰懦夫,唯笔墨相通耳。毛笔的古风翩然,将国学往骨子里浸润,苍凉遒劲的创造,仿佛易水壮士低哑悲壮的喉音,成为笔人漫长人生的精神皈依,这软性的魅力,享尽笔中风光,令历史的创造者们魂牵梦萦。

湖笔佳话最著名的有过三峰,首峰为吴兴太守书法圣人王羲之,看了制笔过程而作《笔经》,王羲之只用湖笔,湖州人专门为他造了琉璃象牙笔杆,晚年居会稽,带大量湖笔,归隐林泉。

白居易推崇鸡毫笔,苏轼一生手握两支绝笔,一支散卓笔把他推上仕途,一支鸡毫笔,单钩执法的独限执笔,让他凭湖笔率毛笔走出一片新天地,成为毛笔再峰。

三峰非赵孟頫莫属,日书万字不得不动用专门的班底为他制笔,因他的率领,元代的湖州走出了冯应科和路文宝两位制笔大师。

一杆毛笔,载负起千年文人的无常人生,所有的沉闷和不遇都被一笔带过。文化人的理性使命,连同身前的孤傲和身后的空名,都在一杆毛笔上汩汩流淌。回到书斋,依托笔的龙飞凤舞,画出心灵的回响。传世的檄文,慷慨的遗恨,经过一杆秃笔,运作起历史的震撼。

你像一个文化传奇,在我沉睡时分,惊醒了遥远的阅读记忆,让我重新拿起笔,写字,等你批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