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想起老家的“嘟噜子”

核心提示:篓子里的螃蟹个头都不大,平时都不叫它们为螃蟹,习惯称作“嘟噜子”。记得父亲和亲戚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桌上经常放着一盘“嘟噜子”。来到济南后,很少回到家乡,吃“嘟噜子”都成了奢想,更别说捉“嘟噜子”了。回头看看老公的桌上,心想,要是有一盘“嘟噜子”给他们做下酒菜,该是多么应景啊!

今天晚上,老公请他同事来家里吃饭。俩人喝酒喝高兴了,开始划拳。

蟹子一,爪八个。两头尖尖这么大个,眼不瞪来,脖不缩,夹不住来,往后拖哥俩好啊!谁先喝?

听他们说起蟹子,我一下子就想起老家的嘟噜子来。

我老家就在渤海边上的一个小村庄里。每年的八九月份,正是蟹子异常肥美的季节。离村子不远有一大片沙滩,那里的黄须菜长势正旺,密密匝匝,铺天盖地。菜根下面有大小穴洞无数个,螃蟹们就蜗居在里面。

每当夜幕降临,孩子们就会跟随大人们的脚步,来到黄须菜丛中。孩子们负责背着篓子,大人们拿着手电筒照来照去。说来奇怪,螃蟹们专门朝着有光亮的地方徐徐爬行,主动送货上门来。

逮螃蟹,要是用手去抓,很容易让螃蟹夹住。最好用一个特制的网具,网住之后再放到篓子里。因为螃蟹不断往外爬,一两个小时,就可以装满篓子。篓子里的螃蟹个头都不大,平时都不叫它们为螃蟹,习惯称作嘟噜子。

大人们把逮来的嘟噜子放盐腌制。腌制起来后,能够保存好长时间,可以长期食用。

还有一种做法,就是爆炒。油热后放葱姜爆锅,再放、盐、料酒、嘟噜子入锅,翻炒至颜色发红。端上桌,大人孩子都喜欢吃。嘟噜子肉不多,吃的时候,连皮一块嚼,嘎嘣嘎嘣脆,口齿易生津,鲜香又可口。

记得父亲和亲戚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桌上经常放着一盘嘟噜子。他们划拳说的那一套和老公他们今天说的几乎一样。

来到济南后,很少回到家乡,吃嘟噜子都成了奢想,更别说捉嘟噜子了。

回头看看老公的桌上,心想,要是有一盘嘟噜子给他们做下酒菜,该是多么应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