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陪父亲省城看病

核心提示:毕竟是省立医院,虽然排队时间漫长得让人要发疯,但检查结果却是十分靠谱的,过去两年多又拍片又做CT又彩超的找不出病因,在这里轻轻松松就查到了,对经验丰富的专家们而言,这简直就是普通的小毛病,可这小毛病却让父亲遭了两年多的罪,我自责为何没早带父亲到省院来检查。

母亲来电话说父亲想去济南看病。在当地医院打了一周的针了,脚疼得不到缓解,且开始持续头痛发烧。我的心一沉,感觉十分紧张,又安慰自己,没啥,父亲除了腰不好以外,身体好着呢!网上搜索了下类似症状的说法,并没有不好的结果,略放了心。

周一网上预约挂号,周二一早出发,车一进济南便开始龟速前行,红绿灯一个接一个,车龙不见头尾,只能耐心等待。大概是身体不适的缘故,父亲十分沉默,不再像以往那样孩子般东张西望问来问去。从前他的发问总让我觉得不耐烦,可现在我宁愿有更多的不耐烦也不希望他沉默。

哥哥说医生在药里加了左氧氟沙星,产生了副作用,头痛,恶心,皮疹,注射部位红肿,典型的副作用症状,大夫太年轻,居然没考虑到,可怜父亲为了治脚疼挂了一周的水,不仅无任何疗效,还遭了一周的罪,母亲说父亲的耳朵在挂水后聋得厉害,难怪他不爱说话了。

虽然去省城看病不是件容易的事,长途跋涉不说,挂哪个科找哪个大夫都是一头雾水,但事先在网上搜索一下也还是有大致方向的,只是没想到省立医院大得出乎我的想像,一路问着找到门诊大楼,眼前的盛况就像乡村的年集,简直是人山人海,如果没有叫号机发出机械的人声,我真的要怀疑自己错走进农贸市场了。

填资料,办卡,充值,分诊,不觉已过去半小时。母亲和哥哥陪着父亲慢慢地走,还没上到四楼来。预约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在电梯口和楼梯口之间来回走出一身身的汗,明知于事无补却不能安静地等待。终于看见他们的身影,父亲已累得满头大汗,脚疼得不敢落地了。可即便如此,中午外出吃饭时,我要借辆轮椅推着他,他还坚决不同意,只是略作让步,同意我搀着他的胳膊。

检查室前人头攒动,根本看不见门口,我们只能等下午再来检查,还好不是明天或下周。生病不易,看病更不易。

济南的街头,除了车就是人,到处闹攘攘的,让人不免心浮气燥。可奇怪的是,一般只有在夜晚才能闻到的女贞花的幽香,却不绝如缕地钻进鼻子,像一抹温柔的风,轻轻抚平内心的躁动。

我搀着父亲的胳膊,慢慢地移动着,他脆弱得像个孩子。而我能为他做的,只是陪着他,却无法缓解他的痛苦。

中午的医院里,几乎每一张候诊椅上都坐满了人。人们疲惫地麻木地等待着下午上班时间的到来,等待医生的救赎,我也找了处空位坐下来,为下午投入排队检查的战斗养精蓄锐。

毕竟是省立医院,虽然排队时间漫长得让人要发疯,但检查结果却是十分靠谱的,过去两年多又拍片又做CT又彩超的找不出病因,在这里轻轻松松就查到了,对经验丰富的专家们而言,这简直就是普通的小毛病,可这小毛病却让父亲遭了两年多的罪,我自责为何没早带父亲到省院来检查。

难怪人们都喜欢往大医院跑,路途远诊费高也义无反顾,实是为了寻求一个安心呢。

酝酿了一天的雨,终于在黄昏时落下。前路雨雾茫茫一片模糊,但我的心里却是清清亮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