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雨中探荷_0

核心提示:前日微雨,当嘀嘀嗒嗒的声音在耳边低语,心中知道,该起身探荷了……还是颇费了些周折,才真正地站在了荷的面前。我好想:重觅那一点点的荷风香韵,枕一席微雨绵绵,清清静静地怀念,如荷上雨滴一般终将流溢的2019上半叶……

作者:胡金凤

也不知道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也不知道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这是朴树之歌深情反复吟唱的《生如夏花》;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这是少年李清照天真烂漫、流连忘返的夏日沉醉;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这是辞官讲学的周敦颐漫步学院荷塘时轻灵咏诵的华章。

入夏以来,常听《爱莲说》,越听越有味道,越听越是喜爱。一枝荷,仅仅是一枝荷,古今中外,历经多少洁净深沉的灵魂吟咏描摹,挺立心中愈久益清。

前日微雨,当嘀嘀嗒嗒的声音在耳边低语,心中知道,该起身探荷了

还是颇费了些周折,才真正地站在了荷的面前。浓密的绿树背后,弯了腰,回了眸,方在寻寻觅觅中一眼瞥见了思慕好久的荷,心里不由升起一缕惊喜和感念。

这是在雨中。雨中的荷,有另一番风景,合了她的清,她的雅,她的静,一层一层,铺展开来,直至目不所及的远。

近水边,老叶新叶交错纠缠。雨点敲在水面,也敲在叶的面,聚在叶心,满了,满了,实在撑不住,便突然地倾倒,扑通有声,扣人心弦。朱自清曾赞美荷叶似裙,细细看来还真是呢!从没见过比荷更大更漂亮的叶子!他生得形色华丽又低调内敛,时而随风顾盼生姿,时而又稳健担当,与这绝世的花枝并立,真是令人屏息失声。

即时,近旁一枝含苞的粉荷,笔挺挺闯入眼帘,那么饱满,那么坚韧,又那么秀美。另一枝盛开的雨荷则幸得旁逸的叶护佑,虽稍有寥落之意,却也花型有致的斜倚,让人望了不免心生怜意。除此,那些大前夜曾怒放人间的所有荷,无一例外的在雨中湿了心房,倦了心劲,软绵绵合上了瓣,一团团裹了粉粉的色,收了,睡了,憩于湖中。

雨,始终不大,不紧不慢;我,始终不愿走开,不声不响凝之。耳边的朴树一直在唱:我从远方赶来,痴迷流连人间。是呀,我从不远的远方赶来,撑着雨伞,涉过雨水,撩开层层屏障,才终于来到荷的面前,痴迷留恋于这人世罕见的洁静的花儿。

入夜,无风亦无雨。我好想:重觅那一点点的荷风香韵,枕一席微雨绵绵,清清静静地怀念,如荷上雨滴一般终将流溢的2019上半叶

(作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