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西行沙漠看胡杨

核心提示:沙漠边上静静地屹立着我们盼望已久的胡杨树,在夕阳的照耀下,胡杨树的金色和沙漠的金色浑然一体,给人一种梦幻般绚丽的感觉,我们赶紧拿出相机和手机抢着拍下了这最美丽的“沙漠夕阳红”。我要像胡杨一样昂首挺立地活着,为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去年的国庆长假,难得的秋高气爽,小妹妹约我去内蒙古探亲旅游,专程到内蒙古阿拉善盟的额济纳沙漠看胡杨林,回来之后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一句话不虚此行啊,胡杨林真是太美了!

我从烟台出发,乘K2086次列车运行15小时53分钟到达北京,在北京转车乘坐北京直达呼和浩特的1458次列车运行11小时51分到达呼和浩特,从呼和浩特有直达阿拉善盟的火车,可以直接到达。但是因为妹妹的盛情邀请,我乘坐她家的吉普车前行,于是我们迎着塞外的朝阳,驱车从从呼和浩特出发,一路上欢歌笑语,说的全是有关胡杨的精神。小妹凤银介绍说:胡杨树原产地是新疆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那里最古老的树种之一,当地的维吾尔人称它是托克拉克,意思是最美丽的树。它的栽种历史很悠久,在库车千佛洞和敦煌铁匠沟的第三纪古新世纪地层中部发现了胡杨化石,说明它有6500万年的历史了。《后汉书.西域传》和《水经注》中都提到塔里木盆地有胡杨树。可见它是历尽沧桑的。

妹夫瑞雪接着说:它还是沙漠的英雄树,任凭沙暴肆虐,任凭干旱盐碱的侵蚀,以及严寒酷暑的打击,胡杨树都顽强的生存者,它们活着昂首一千年,死后挺立一千年,倒下不朽一千年,它们真是铮铮铁骨千年铸就,不屈品质万年称颂啊!

大弟弟凤祥说:自从我去年秋天来看胡杨,我就对它情有独钟了,总是想着等秋天到来的时候,再来看一看胡杨林,是它让我战胜了病魔的缠绕,重新树立了生活的目标,有了继续工作的勇气,你看我这不是活得很好吗?我也憋不住了,说是啊,弟弟就像一棵坚强的胡杨树,活得那样昂首挺立,真乃男子汉也!

秋天的草原是一个金色的世界。在温暖的阳光下,草原的远山近岭一片金黄,大地就好像披了一身金色的裘皮大氅,那样富丽堂皇气象万千;远处的高山就好像是长满金色鬃毛的雄师,俯卧于苍天大地之间。吉普车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中飞驰向前

一路上,我们歌声不断,唱的都是草原上最为流行的歌曲。有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有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还有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陪你一起看草原、祝酒歌等等。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在我们稍微感觉有些疲劳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亮,啊,我们终于在夕阳到来之前赶到了阿拉善盟的额济纳沙漠。沙漠边上静静地屹立着我们盼望已久的胡杨树,在夕阳的照耀下,胡杨树的金色和沙漠的金色浑然一体,给人一种梦幻般绚丽的感觉,我们赶紧拿出相机和手机抢着拍下了这最美丽的沙漠夕阳红。忽然,我想起唐代诗人王维有名的诗句: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目睹此景,我竟然感觉自己置身于古代的那一天,我正在和唐代诗人王维一起观看眼前这沙漠的夕阳,王维身穿唐代的宽大衣衫,在微微的秋风中飘然如仙,我就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吟诗

我正在无边的遐想之中,突然,妹妹大声呼喊着,姐妹们快看啊,这里有水源,于是我们赶紧跑过去,那里确实有一条小溪,涓涓的流水很细很细,可是千万别小看它,就是它的涓涓流水滋润了这里的胡杨林。

我们来到胡杨树林跟前,看见他们的叶子是有三种形态的,有的像是杨树叶子,有的像是柳树叶子,有的像是枫叶。啊,这就是胡杨树的智慧啊,它们为了适应周边的环境,为了更好的生存和生长,它们变换着叶子的形状,难怪人们叫它们是三叶树。原来它们的生存智慧是这么高明啊!

我们继续往前走,前面是一个小桥,桥下面就是小溪的流水,他们无声地慢慢地流着,给人一种恬静的感觉。小桥上有木质的栏杆,我们倚靠这栏杆照一张像,感觉自己就是这秋天胡杨林里的公主了。妹妹说:姐姐啊,你还记得那首诗吗?我说:哪一首啊?妹妹朗声诵道: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弟弟说:古代人真聪明,写出这么美的诗句,我们谁能试一试,吟一段诗看看。沉默了许久的小妹夫瑞雪说我来试一试。他低头沉思片刻说:深秋沙漠看胡杨,枯藤昏鸦一扫光,金沙映对树叶黄,生命之花胜夕阳

好!胡杨就是生命之花,它比夕阳更美!我不禁感叹道。于是我提议,我们兄弟姐妹一起和夕阳下的胡杨林合个影。让我们永远以胡杨为榜样,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恶劣环境,无论是寒冷还是酷暑,无论是干旱还是水涝,无论是沙漠还是绿洲,无论是健康或是生病,无论是荣耀还是羞辱,我们都要毅然挺立在人生的大地之上!

后来我们有幸骑了了沙漠之舟的骆驼,导游介绍说骆驼和胡杨树一样有着坚忍不拔的性格,不怕吃苦,耐旱耐饥。我骑在骆驼背上感觉到它的厚重和忠诚,深深被它的精神所感动。没想到有着沙漠之舟之称的骆驼是那么任劳任怨,温柔随和。我们多么应该向它的精神学习啊!

从阿拉善盟额济纳沙漠回来,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起了40年前我们在锡林郭勒大草原的时候,为了治理草原沙漠化,我们也栽种了一大片胡杨林,为了得到哪些胡杨树苗,我们骑着马跑遍了杜根塔拉草原,调查了沙化的土地,我的朋友哈斯其其格还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人。后来我们终于弄到了胡杨树苗和牧草种子,给沙化的土地种植了胡杨树和牧草,为维护草原生态平衡贡献了我们的青春和热血。 40年过去了,我们栽种的哪些胡杨树还好吗?它们是不是战胜了草原冬天的白毛风?它们是不是经受住了夏天的倾盆大雨和电闪雷鸣?它们是不是已经生存和发展为一大片林场?我多牵挂它们啊!什么时候,能有人陪着我一起回我当年做知青的地方看看那些遗迹,看看我亲手栽种的胡杨林?盼着吧,我们心愿总会实现的。我要像胡杨一样昂首挺立地活着,为中国梦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