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我的梦想源于一场病

核心提示:我的心里也做起了梦:做一名像明老师那样的,点燃学生生命之火的,多才多艺的老师!

文:冯志兰

那一年,上初中一年级的我在晨读咳嗽了许久后,咳出了血。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农村,家里的交通工具只有一辆自行车,公共汽车一天跑两趟。所以,人们生了病几乎没有去县城的,乡镇(那时候叫公社)医院也很少去。我感冒后父亲带我来到村里的卫生室,卫生室里的赤脚医生给开了些感冒药。我吃了几天后,打喷嚏流鼻涕的症状没有了,只是咳嗽,也就不再吃药。但过了几天咳得愈加猛烈,便又去拿药,反复几次也不见好。母亲听说吃豆腐管用,便让我生吃了一次,又蒸熟后吃了一次,但都不放盐,以致多年后看见豆腐我就恶心。

大约一个月后,出现了上述的症状,我回家后赶紧告诉了父母,父亲赶紧骑上自行车带我来到十里以外的公社医院,拍片验血后,得知是肺结核,需要打链霉素针三个月,吃异烟肼药一年。

同村的、和我同岁的小芳,两年前得了肺结核,在治疗一段时间后,家里捉襟见肘了,重男轻女的爷爷认为女孩子将来也没什么用,便放弃了治疗,一年后小芳死去了。那时电话很少,更没有电脑,医学资料根本看不到,我听说后胆战心惊,我有三个姐姐,一个弟弟,父母会在乎我吗,会放弃治疗吗,就是治疗下去能治好吗?所以,情绪一落万丈,整体愁眉不展,连我最喜欢的明老师上语文课时,也是一副魂不守舍,心不在焉的样子。

明老师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

人的一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我们要坚强的面对它们,战胜它们,才能成长成熟,你小小的年纪生了这种病,你感觉非常不幸,这种病在过去是很可怕的,但现在有了青霉素和链霉素就能完全治愈了,所以,你不要害怕,更不必担心,我问过你父母了,他们不会放弃治疗的,你放心好了;如果钱不够,老师就给你出一部分。说着,明老师把含着热泪的我抱在怀里,轻轻拍着,我感觉到了母亲般的温暖。

回到家,母亲不无疼爱的训斥我:傻孩子,你担心什么,爹娘孩子再多、再苦再难也不会舍了你啊。

我一头拱到母亲怀里,含泪笑了。

父亲每次带我去医院都带回两盒针药,打完后再去复查。路上遇到顶风,看到个子不高的父亲、那样吃力的蹬着自行车,我的心酸酸的。

那时课外书很少,作文课上,明老师就挑好的学生作文当范文,我的作文常常被老师选中。尤其两个班上合堂的时候,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读并分析自己的作文,迎接着两个班同学艳羡的目光,我的心甜甜的。

除了语文,明老师还把在收音机里听到的、当时很火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用笛子吹出曲后,教不会识谱的、几乎不上音乐课的我们唱。我记得当时明老师指着黑板上的歌词,打着节拍,激情四射,魅力无穷;学生更是欢呼雀跃,身心投入,以致没有听到下课的钟声。歌声把其他年级的学生引了过来,在教室外边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唱了起来。

从此,校园里到处都能看到我活泼的身影,家里随时都能听到我爽朗的笑声。我的心里也做起了梦:做一名像明老师那样的,点燃学生生命之火的,多才多艺的老师!

我初中毕业正赶上截留,成绩好的截留到中专,剩下的上高中,我经过努力,预选上中专,报志愿时,我在第一志愿的栏目里郑重的写上了师范学校。

去师范学校的公共汽车上,望着公路两旁雪白的棉花,棕褐的棉桃,暗红的叶子,金黄的玉米,绿色的叶子和在田间忙碌的勤劳的农民,我不禁感叹:真是一幅绝美的农村秋收图啊!我收获的季节也要到来了,三年后我的梦想就实现了,我可以像明老师一样,成为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走进孩子心灵的教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