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寂寞孔子

核心提示:泮池中泉水清澈如碧,泉水由南面的芙蓉街流入,然后经玉带河流到曲水亭街,再汇入大明湖。无论世人怎样评价孔子,我眼中永远是那个吃尽人生酸甜苦辣的孔子,那个为痛失爱子流着眼泪的父亲,那个为失去爱徒而号哭的老师,那个为实现仁爱奔走不停的行者,而不是一个泥胎塑像和一个文化符号。

作者:殷艳丽

顺着拥挤繁华的芙蓉街向北走,尽头是一道紫红色的墙壁,古典而庄严,不由得让人纳罕:这条风味小吃一条街上还会有古迹?确实,这堵墙就是影壁,是清代遗物,从墙中央镶嵌的圆线状树叶纹砖雕就可以看出它的岁月,墙里面就是中国四大文庙之一的济南府学文庙。

影壁墙里和墙外,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墙外面是去曲水亭街和大明湖游玩的熙熙攘攘的人流,墙内则是黄琉璃瓦顶的文庙大门,走进文庙,安静得只能听到风吹的声音,几乎看不到人影。

而此时大明湖畔的道教庙宇北极阁则是人潮涌动,香火旺盛,烟雾缭绕。为避免拥挤,导游组织游客在门外排好队,然后分批进入游览。

而这里,只有岑寂。这里,孔子只告诉人怎样修今生,没有告诉人如何修来世。 忙碌的世人,既要修今生,还要修来世。道教发现了世人的这个意愿,也就借此兴盛起来,于是大量的隐士被道教改编成神仙,庄子自然最受宠爱,于是乎,楚王招不去的庄子,被道教请去了,供在道观里,为他取名叫南华真人。庄子成为名副其实的神仙。

从南门进入,但见两侧有两个亭子,一圆一方,这就是 中规中矩亭,寓意是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大概这也是人生的第一课吧,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孔子的爱徒子路。

子路应该是孔子最喜爱的学生之一。在没有拜孔子为师之前,子路喜欢戴着一顶鸡冠似的帽子,上面还插着一支雄鸡的黄黑翎毛,衣襟上佩戴着公猪一样的饰物,成天游荡,好勇斗狠。被孔子收为弟子后,懂得规矩,知礼守义,正直不阿,跟随孔子奔走于各诸侯国之间。卫国贵族发生内讧,明知去卫国有危险,他却义无反顾地身涉险地,拼力拨乱反正。他与乱党蒯聩以死抗争,被其帮凶石乞挥戈击落帽缨,子路道:君子死,冠不免。就放下武器去系帽缨,在系好帽缨的过程中被人砍成肉酱。子路死后,孔子非常伤心,失声痛哭,以至哭哑了嗓子,哭花了眼睛,吃饭时见到肉酱就将其盖上,不忍食用。子路的凛然气节感动了孔子,也让后人永远敬慕。

再向里走,就是棂星门,只见四根圆石柱高高耸立,中间缀有祥云,石柱顶端雕刻着怒目端坐的风、雨、雷、电四大天将,石柱间设有红色栅栏门,气派威严。棂星门意味着尊孔如尊天。

由此向北走数米,就是泮池,它形如半壁,呈半圆状,取玉壁之半之意,泮池为儒家的文庙、学宫所专用,诗经《泮水》有思乐泮水,薄采其芹等句。

我踏上泮池上的状元桥,抚摸着桥上的青石栏杆,想象这里曾经多么兴盛,莘莘学子入学时要在这里行大礼。学童首先换上学服,拜笔、入泮池、跨壁桥,然后上大成殿,拜孔子,行入学礼。考上秀才到孔庙祭拜时,可以在泮池中摘采水芹,插在帽檐上,以示文才。考上状元就可以从状元桥上走过祭拜孔子,一般人进文庙需绕池而行 。这种情景想象起来就感觉充满诗情画意。

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新鲜,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那位春风得意的女驸马,一定也踏上状元桥去祭拜过孔子吧?

如今是初冬季节, 看不到有人到这里来,也没有水芹可采,只可以在水中照照影子,能看到荇草在水中飘摇。泮池中泉水清澈如碧,泉水由南面的芙蓉街流入,然后经玉带河流到曲水亭街,再汇入大明湖。

过屏门,进大成门,入大成殿,大成殿由宋徽宗集先圣先贤之成而赐名大成殿,并御书匾额。大成殿面阔九间,深进四间,单檐庑殿顶上,覆盖黄琉璃筒瓦,大殿正中供奉孔子塑像, 上面悬挂蓝色匾额,书写四个鎏金大字万世师表。孔子的塑身是用细细的黏土掺和麦秸草、麦穗、棉花和麻制作而成,工艺精湛,彩色塑绘,熠熠生辉。

我仰望孔子的塑像,深深拜了两拜,整个殿堂里,只有我和看门人两个人,寂静的几乎能让人窒息,我仰望着孔子的塑像,想起了那个奔走于诸侯国之间风尘仆仆的孔子,那个奔走了十四年为实现自己理想而永不停息的孔子,那个一路被人拒绝、一路自我安慰、一路唱歌弹琴、一路颇为狼狈的孔子。

大成殿有东西廊庑,格局很像峨眉山上的万寿寺,然而那里是繁华热闹的,这里是清寂安静的。

有一次子路问孔子:君子也有忧愁吗?孔子回答说:没有。君子追求道义,有终生的快乐,无一朝之忧。小人汲汲于功利,患得患失,一生都生活在忧虑之中。

然而,孔子却是寂寞的,他沧桑的内心有几人能知道?他失去颜回和孔鲤时,痛哭失声天丧予,天丧予!他失去子路后,边歌边泣太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七日后卒。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孔子一如太阳和月亮,明亮着,也孤独寂寞着。无论世人怎样评价孔子,我眼中永远是那个吃尽人生酸甜苦辣的孔子,那个为痛失爱子流着眼泪的父亲,那个为失去爱徒而号哭的老师,那个为实现仁爱奔走不停的行者,而不是一个泥胎塑像和一个文化符号。

南子说世人只知道夫子的痛苦,却无法体会到夫子在痛苦中所领悟到的境界。

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也许,正是这种无言的寂寞,塑造了中华民族的性格。

千古寂寞,万古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