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给孩子一张笑脸,给老人一个搀扶

核心提示:遇到下台阶的老人也伸出手,给老人一个搀扶,既是对老人的一种帮助,也使老人在晚年仍感受到社会的和谐,生活的美好。手术后公公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连接着各种监护器,又要不断地查看尿量、体温,婆婆不懂,眼神也不赶趟儿,我和弟媳妇一直守在身边,做着这些事。

冯志兰

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自从自己有了孩子做了妈妈,就觉得所有的孩子都那么可亲可爱;自从娘家和婆家的老人数次的进出医院,尤其在短短的几年内就痛失他们之后,这种体会就尤为深切。

在路上或一些公共场合走着,会看到或在妈妈怀抱里的、或坐在婴儿车里的、或坐在妈妈的电动车里的小孩子,他们往往回过头,直盯盯的瞅着你,眼里流露出的是陌生,是新奇,但我从他们的眼神里读到的更多的是懵懂、麻木、胆怯,甚至是不友好。这时候,我就总是给孩子一张笑脸一张充满母性的、怜爱的、温和的、灿烂的笑脸,既像是和孩子打招呼,也是叫他从小感知社会的温暖,人性的善良。

在超市,在银行,也总是给后面赶到的老人推着门,或掀着帘子,等老人进去后再放手。遇到下台阶的老人也伸出手,给老人一个搀扶,既是对老人的一种帮助,也使老人在晚年仍感受到社会的和谐,生活的美好。

我就是一个小女人,做不了顶天立地的英雄,做不出见义勇为的事迹,管不了别人,只能管好我自己,凭良心做事,靠良知做人,做力所能及的、举手之劳的小事,善待家人和身边的人。

公公因食道癌住院需做手术,家里正忙于秋收秋种,我正赶上国庆放假,便主动提出在医院守候。手术前一周,公公需要每天输液,还要做各种检查。给公公检查身体时,每每上下楼梯,我总是伸出手搀他一把,而他也早已习惯了我的搀扶,即使他的儿子就在身边,不知是嫌他不够轻柔,还是嫌他不够细心,也要把手伸给我。公公要吃蒸米饭,去食堂买,我告诉他,外面的怎么也不如自己做的好吃,我蒸好送来吧;想吃水饺,我也是在家里包好后,天快黑时冒雨骑着自行车送到医院。也幸亏公公心态好,对什么事都看得开,在医院住了一周后,手术前一称体重,比一住院时竟然还增加了二斤。

手术后公公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连接着各种监护器,又要不断地查看尿量、体温,婆婆不懂,眼神也不赶趟儿,我和弟媳妇一直守在身边,做着这些事。当护士得知我们是儿媳时,深感诧异:我们还以为是女儿呢。

在楼道里遇到提重物的邻人,我会替他们分担一点;在小区门口,遇到妈妈推着婴儿车吃力的过门槛时,也总会赶快跑两步,帮她推一把。

其实,帮助别人,有时只是举手之劳,甚至只是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一个臂膀,一个搀扶。天堂里有没有幸福、快乐、和谐、美好,不知道,但人间却可以有笑脸、有搀扶、有热心、有真情。

给孩子一张笑脸,给老人一个搀扶----对你,对我,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