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父亲的书橱_0

核心提示:等到退伍转业时,别人都扛着被褥行李、香烟特产回来,而父亲却扛回来好几麻袋的书、邮册、摘抄本等,填满了书橱。书橱早已容纳不下如此多的书籍,家里又添置了几个橱子。父亲喜欢在午后,坐在书橱旁,一杯茶,一本书,沉浸在静静的时光中。

作者:王凯

周末的早晨,带着一本老旧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来到后山的亭子。书页已经变黄了,散出一抹特殊的香味,想起了儿时读它的画面。书是父亲当兵时买的。从懂事起,我就常坐在父亲的书橱旁看小人书。书橱是上下两层四档的,打开门,就能闻到一阵悠悠的旧书香味,淳朴而厚重。许多书都打上了封皮,父亲工工整整地写上了书名和作者。随着搬家,书橱的漆面由绿色变成了黑色、黄色,但是那些书还在,小时候的记忆也在,安静而美好。

记得在书橱里翻出的第一本连环画是《地雷战》,1973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民兵队长赵虎发动群众制造子母雷、连环雷、头发丝雷等各种各样的地雷,简直太神奇了。那个时候没有有线电视和电脑网络,做完作业后,除了玩耍,就是看闲书,诸如《南征北战》、《林海雪原》等战争题材故事书,百看不厌。每次看完,总是规规矩矩地放回原处,显得很庄严神圣。

父亲一直是班里的尖子生,作文尤其好。受文革影响,没等到高考恢复,就去当兵了。听说院里不少孩子考上了大学,他非常羡慕,就大量地读书弥补。等到退伍转业时,别人都扛着被褥行李、香烟特产回来,而父亲却扛回来好几麻袋的书、邮册、摘抄本等,填满了书橱。

三年级的时候,父亲从书橱里拿给我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随便的翻了几页,感觉情节不很有趣,就撂在一边,跑出去玩了。父亲问我读了有什么感受,我答不上来,连作者也没记住。他很严肃地告诉我,这是影响了几代人的好书,一定要好好读。父亲说,一个男孩子,要么读书,要么运动。读书不是为了生活的富裕,而是为了更加沉着;运动不是为了争强好胜,而是耐住寂寞。这段话至今影响着我。

那时候孩子们娱乐项目很少。玩累了,就到伙伴家里看小人书。书是流动互通的,总是被借来借去,,有时候还为了人物喜好争的面红耳赤。父亲书橱里好多书都被翻的烂乎乎的,但父亲并不生气,仔细地打上了封皮。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感受到了读书的乐趣。虽然没爬过高山,也可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没见过郁郁山林,也可以停车坐爱枫林晚;没坐过游船,也可以千里江陵一日还,未徒步远行,也可以漂漂荡荡,在水一方。

父亲经常教育我,读书是在聆听高贵的灵魂娓娓道来,不由自主地谦逊和宁静。可以学到知识,彰往察来,沉淀气质。对于爱书的人,书籍就是最好的风景。当年,家属院里有位酷爱读书的姐姐,藏书很多。经常看见她坐在后院的树林子里读书。有时,我们悄悄坐在后面,听姐姐朗诵那些美妙的句子。大家对这位姐姐都充满敬意,再调皮的孩子在她面前也低下了头。

现在家里和办公室的书橱也慢慢堆满了。但静下心来回忆,印在心里的句子,多数还是儿时读过的那些。回忆起那老旧的绿色书橱、被翻烂的小人书、朗诵的姐姐、琴声悠扬的书店,心里总是暖暖的。

因为喜爱,父亲总是把书保存的很好。在市场买到的旧书,都要用毛巾擦拭干净,用玻璃板把折叠的书角压住,熨贴整齐。他看过的书无论有多厚,是找不到半个折痕的,永远是簇新的模样。连报纸都从不会缺张少页,最后都会按日期装订好。父亲尤其喜欢读历史方面的书,也经常写一些逸闻趣事的文章,与我和妹妹分享。父亲把书读的很悠闲,茶余饭后,路边书摊,什么类型的书,都拿起来读一读,就像向阳花追寻着太阳,不为名利,是源于内心的热爱。

如今,父亲的双鬓早已斑白,看书也须带上老花镜了。书橱早已容纳不下如此多的书籍,家里又添置了几个橱子。也许是因为频繁的搬动,父亲的那个书橱不堪重负,有一天倒掉了。后来,我们家也由平房小院搬到了单元楼上,空间的局促,也使得这大批书籍的摆放成了个问题。除了次卧的三个大书橱外,父亲把阳台上搁置的杂物赶走了,开辟出一个阳光书屋。这个书屋不仅明亮舒畅,也非常安静。它没有家庭琐事和锅碗瓢勺之声的干扰。父亲喜欢在午后,坐在书橱旁,一杯茶,一本书,沉浸在静静的时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