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种花

核心提示:申姐给大伙分种子的那天,拿到种子的同时,大家又互相交流种花的经验,申姐说旱荷好活,也不怎么娇贵,对土质也不太挑剔;王姐说收些干叶掺合在花土里,既肥沃又松散,浇了水之后不发板;同事小陈笑着说,去年有一次花土就在小区树底下随便装了一盆土,栽上之后竟也长得很旺.....

文/李淑云

半个月前,申姐从家里带来一些旱荷种子,办公室里喜欢花的姐妹,每个人都得到实惠将种子带回家,埋下了美的期待。

最近这段日子,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有关旱荷发芽的信息。王姐说她家的旱荷已经半寸高了;同事小陈带回去的五粒种子冒出四个小芽儿,她怀疑没发芽的是颜色灰暗的那一粒,显然不够成实,不足以孕育新的生命;申姐给我们带来种子的同时,自己又在家里种了两盆,刚长出的叶片像珍珠一样圆圆的,乖巧可爱......

很快,若大的办公室填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喜悦,惟有我怅然若失,与办公室的氛围格格不入。

申姐给大伙分种子的那天,拿到种子的同时,大家又互相交流种花的经验,申姐说旱荷好活,也不怎么娇贵,对土质也不太挑剔;王姐说收些干叶掺合在花土里,既肥沃又松散,浇了水之后不发板;同事小陈笑着说,去年有一次花土就在小区树底下随便装了一盆土,栽上之后竟也长得很旺.....

那天拿回家的种子被我随手放到茶几的抽屉里,之后再没有想起。

这几天办公室里频频传来的捷报令自己深感不安。我问自己:种花真的很难吗?脑海里瞬间出现家里那两盆半死不活的花,一个声音回答我:难!可是另一个更高的声音很快将之掩盖:不难!

难,字典里的解释:做起来很费事,不容易。可是这件事从始到终我没有去做,它又难在哪里呢?

这件事令我往骨子里深挖并剖晰自己,终于明白,一颗被消极和颓废占据的心,行动上自然比别人逊色。

种花这件事本身与家里的那两盆花的旺与否是两种概念,花养不好是因为对花的习性不了解,再就是没有足够的耐心和细心;种子没有埋下便对此妄下结论,的确有些荒谬,更何况没有实践的结论本身就是不靠谱的事情!

生活中我们经常这样,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令本来简单的能够做到的事情人为地复杂化,延误时机,因此或错过花期,或为生活埋下祸患等等,有的通过重来或可弥补,但绝大部分因此留下遗憾。试想一下:人生短短的几十年,有多少事可以重来,又有多少光荫可以不计成本地一遍遍地去挥霍?

好在一切还来得及,今天下了班赶紧去种。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说不定旱荷还能像迎春花一样,开在正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