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心如大海 舟行流畅_0

核心提示:有了坎儿井工程的扩大和完善,才避免了在酷热阳光下从天山上流下来的雪水的大量蒸发,从天山上流下来的雪水才得以保留充沛的流量,顺着地下河渠缓缓流淌,保证了吐鲁番及其周围的西域各族人民的生活用水和农业灌溉用水,使那里由火焰山变成丰盛的粮仓和葡萄园。

文:快乐一轻舟

闲暇读书,缺个书签。

顺手拿起一张硬纸片,掂起一杆油笔,简单几笔,画了一幅也勉强可以叫画的画。几条曲线,高高低低,弯曲成远远近近的几座山峰,直线和斜线,连接组合,勾勒出两个扁舟。刚读了一篇文章,其中有心灵流畅一词,顺笔写在画面的下端,权当是画题。

完了,就当作书签。

我们的国画,讲究的是虚实结合,譬如,这幅画面中山峰、扁舟为实,则虚空的部分当然便是浩浩汤汤的水面。

流水浩荡,方可行舟,舟凭流水,方可疾驰,若再有劲风,则更可能如脱弦之箭。

若水为一池死水,舟想航行,只能借助船夫划桨之力,否则,寸步难行。

山间小溪,流水潺潺,只能承载落叶;或者谁家孩子兴起,放进一小纸船,也可顺流而下。但是,一块石头,一段朽木,都可能使落叶或者纸船无法逾越,或止步不前,或招来倾覆之灾。

上世纪九十年代,抢在三峡工程完工之前,我曾经两次在长江三峡往返坐船。船是客轮,上下三层,也记不清载客量了,大概也就可载三四百人吧。至于排水量,更不知道。据一个同事讲,在长江上航行的客轮一般也就是三千吨级左右的排水量,最大的货船也就是五千吨级的排水量。客轮航行在葛洲坝的下游时,河面宽阔,河流平稳,船便速度快,而且感觉平稳。过了葛洲坝,特别是到了瞿塘峡,河面狭窄,波浪翻滚,下有礁石,客轮航行其间,极其缓慢,而且左右摇晃,脚下咕咚咕咚,有震动之感。

我又想,现在,美国的排水量几万吨级的航空母舰,在太平洋、大西洋,可以纵横驰骋,在当年的长江三峡河段里可以吗?答案,不言而喻。

大海,汪洋恣肆,浩大无垠,水又极深,就可承载巨型船舰,且巨型船舰可犁波耕浪。

将人生比作船。也许可以说心境博大,心胸宽广者,方能行得大船,且船行流畅,航程遥远。

想起了林则徐。

林则徐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句话,应当是他对自己人生的一大概括,也是他对自己博大胸怀的真实写照。

我曾经在乌鲁木齐市红山顶上,瞻仰林则徐的高大白色雕像。那雕像长髯飘飞,目光平视着远方,面容沉静安详。那份凛然大气,那份从容不迫,那份端庄沉稳,在天地之间,崇然矗立。肃立在雕像下,仰望敬重之情油然而生。当然,雕像的大气沉稳得益于雕塑家精湛的艺术再现和提炼能力。但,设若林则徐本人没有刚毅而又柔韧的人格魅力,没有那份大气和从容,雕塑家大概也无从描摹和想象。

林则徐因为虎门销烟,既得罪了外国人,又成了软弱无能的朝廷的替罪羊,被贬谪到西域大漠。如果说虎门销烟体现了他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的刚硬一面,那么,一万多里的路程,一路千山万水,艰难跋涉,来到新疆,来到伊犁之后,他对新疆经济和军事建设的一番作为,又充分证明着他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博大一面。

我到吐鲁番,瞻仰坎儿井工程,那里有他和左宗棠的青铜雕像,也有文字记载。据记载,他不但对坎儿井工程充分肯定,而且大力推广。在他的积极运作下,坎儿井工程得以发展和完善。有了坎儿井工程的扩大和完善,才避免了在酷热阳光下从天山上流下来的雪水的大量蒸发,从天山上流下来的雪水才得以保留充沛的流量,顺着地下河渠缓缓流淌,保证了吐鲁番及其周围的西域各族人民的生活用水和农业灌溉用水,使那里由火焰山变成丰盛的粮仓和葡萄园。

从一个朝廷重臣,变成被贬为蛮荒西域的罪臣,人生的巨大落差,以及由此带来的心理重创,他如何承受下来,且能放下来,搁置脑后,又以极大的热情投入西域边关建设,我们已无法想象。但他到西域之后的一番作为,确确实实有力地证明着他的心胸如茫茫沙漠,浩瀚无边;如无边戈壁,坦荡如砥。

不管是辉煌还是暗淡,不管是身在庙堂之上,还是贬斥蛮荒,林则徐都坦荡从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他在西域的行为验证了中华民族多年来的一句古话,就是宰相肚里能撑船。恰因为如此,到哪里,他的人生之舟,都激水三千,长风破浪,疾速远航。

他的心灵流畅,来自于他海洋一般的胸怀。

再来反复端详我草草勾勒的自以为是画的那幅画面,我的心也似乎逐渐开阔,我的心灵之舟也似乎乘风波浪,驶向远方!

用做书签,做个提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