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挤一挤,暖和!

核心提示:工友们的呼噜震天响,大林子一点也不挤,可大林子望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他们背着书包,手里拿着和大林子有些不同的手机,说着一些大林子听也听不懂的新词儿低头走着。

这儿的人奇怪的很。

刚下火车拿着个大蛇皮袋子的大林子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因为初来这座城市的大林子看见车站里人们都低着头:小娃子不跑跑跳跳,而是低头戴着耳机傻笑;成年的父母看不见孩子尿湿了裤子,只顾着低头看手机。

大林子不明白,为啥在这么个冷天儿里,大伙儿还非得捧着那手机玩个不停。

出了门,大林子就将衣服的左片压住了右片,右片还有媳妇给自己缝的补丁呢,也不知道媳妇和娃儿在家咋样了。

他拿着住在邻居李老汉给他写的路线图,上面详细的写着该坐什么车,在哪上车,在哪下车,下车后该怎么走。

没过多久,大林子就等来了公交车,车门吱嘎的一下打开了,把大林子吓了一跳。这是初来这座城市的大林子第一次坐这个大盒子一样的公交车,他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他小心翼翼的先迈出左脚踏上车,再迅速的把右腿抬上车,接着他把手里都攥皱了的一块钱塞入投币箱内,因为有些紧张那一块钱掉在了地上,大林子满脸通红的弯下腰从密密麻麻的人群脚下捡到了那一块钱,大林子一抬头,正巧看见司机皱紧了眉头打量自己。大林子赶忙低下头,迅速的把钱放进箱子里。后面的人很不耐烦地向前挤了挤,有的妇人高声吆喝着我们都赶时间你别磨叽。这一吆喝不要紧,全车的人都望向了大林子,大林子感觉脸上火辣辣。

那一刻他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连声给人道歉。他也许不会知道,究竟是谁错了。大林子一边往里走一边不住的抬头看看有没有座儿,他没有看到空座,倒是看见大伙都不住的往后退,后退,后退,还有人不住的打量着他,不时的和旁边的人窃窃私语。大林子觉得自己像个异类,被车上人灼灼的目光烧得生疼。

天虽然冷,可车上人多又关上了窗,车里的人不是嫌挤就是嫌热,可唯独大林子不这么觉得,他觉得自己呆的地方宽敞极了,一点也不挤。但不知怎的,他觉得这车上,冷得紧。

终于到了工地,大林子热情的跟工友们打招呼,可工友们似乎都不太爱搭理他。干完活儿的时候,大家也都忙着玩手机,还不时的对着屏幕傻笑。夜里,他们就睡在一个满是床的屋子里,虽然满是床,但床与床之间总有一段间隔,不比家里的炕睡着暖和,睡着舒服。工友们的呼噜震天响,大林子一点也不挤,可大林子望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

天气转暖,工地附近的一个小湖的冰也渐渐开始融化了。太阳直直的照在冰上,反射进大林子的眼睛里,挺刺眼。天也许还是很冷吧,因为大林子把衣服裹的更紧了。

每次想孩子的时候,大林子都会去工地附近的幼儿园看看那些娃子们。这儿的娃子都穿的个顶个的好看,五颜六色的像极了山坡上的花儿。他们背着书包,手里拿着和大林子有些不同的手机,说着一些大林子听也听不懂的新词儿低头走着。每当大林子看到他们,都很像抱抱他们,虽然他们和自己家的娃子不太一样,虽然每次放学的时候,他们总是上下打量大林子,想看看谁才是大林子的孩子。

但是大林子总想:要是俺家的娃子也能跟他们走在一起,也能穿着这么俊的衣服该多好啊。每次这么想,大林子回到工地都更加卖力的干活。

想着想着,突然大林子看见一辆载满货物的大货车摇摇晃晃的朝着一个娃子开去!大林子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大林子躺在地上,天很蓝,有暖流淌过,大林子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失去了什么,又像是得到了什么。他看见他周围围满了人,不时的传来照相的声音,至于他们叽叽喳喳的说了些啥大林子也渐渐听不见了,就是觉得稍微有点挤。风把他的头发吹乱了,风彷佛暖和了些。

再后来大林子就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媳妇儿还有娃子挤在热炕上,可比城里暖和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