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二嫂

核心提示:俊儿的老婆——二嫂,是我堂兄弟中第一个娶进门的媳妇。刚过门时弱不禁风的二嫂患有严重的气管炎,可后来随着结婚生子,面色逐渐红润起来。日子如水一般过着,二哥家一儿一女都茂然成长,成家立业,日子过得也算顺风顺水,我觉得这与二嫂的善于把持有关。

有段时间没给空巢独居的二姐打电话了。天气转暖,一颗因牵挂而悬着的心也逐渐放了下来。体弱多病的姐姐终于又挨过了一个极寒的严冬,我为此感到庆幸。哥哥来电话告诉我,姐姐牵挂着我。刚才,我拨通了二姐的电话,唠了会儿家常。

俊儿老婆死了。我昨天给你哥也挂了个电话,告诉了你哥。哥哥和嫂子移居县城,二姐不报信儿,恐怕哥哥也不会这么快就知道二嫂的死讯。

父亲弟兄三个。在我的六位堂兄弟中,伯父家的长子世德哥打了一辈子光棍儿,终身未娶。俊儿是伯父的二儿子,大名叫孙世俊。由他及下,我的亲哥叫了同俊,我被奶奶命名为冲俊为的是我刚刚生下来,给久病卧床的父亲冲冲病灾。

俊儿的老婆二嫂,是我堂兄弟中第一个娶进门的媳妇。说起来我的家族不仅没有荣耀可讲,反而净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家羞。爷爷嗜赌如命,他可以一个晚上将养活一年喂肥的一头猪输个精光,儿子们是否能成家娶上媳妇他才不管呢!父亲16岁就外出给人扛活,一干就是12年。伯父患有疯癫病,成天胯下夹着条树棍子杠杠地爬山骑大马。伯母给他留下了三儿一女便撒手人寰,本不精明强干的父亲,不仅要照顾自己的一家大小,还要牵挂着不争气的叔父和有精神病的伯父一家。母亲是个热心肠,她为侄子们年龄大了娶不到媳妇而日夜不宁,到处托人给自己的侄子提亲说媒,可娶上了媳妇的堂兄二哥并不买我父母的帐,更不懂得对从小待他视若己出的我的父母感恩。有一次因为我父母嫌他夫妻对他疯癫的父亲关心照顾不够,管教他几句,他便暴跳如雷,将最恶毒的话泼向我的父母,把我父母差点气个半死。

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学。我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到这些家务纷争中去,却耳闻目睹了二哥对父母的大逆不道,因此对堂二哥和二嫂有了些许偏见。因为他们夫妻跟我父母关系有些紧张,所以,伯父死后,直到我外出参加工作后,相互之间没有实际的往来。偶尔回家在大街上碰见二哥二嫂,我会主动跟他们打个招呼,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二哥的应答总有些气哼哼的,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患有严重气管炎的二嫂倒是快人快语,显得更活络一些。

远的香,近的臭,这也许是我老家族亲关系的一个特别现象。刚过门时弱不禁风的二嫂患有严重的气管炎,可后来随着结婚生子,面色逐渐红润起来。据我观察,二嫂是个灵透的人,说话常常占大理儿,过日子也是把好手。尽管二哥在外边的脾气很驴,但还没听说人家两口子打架闹豁的。

日子如水一般过着,二哥家一儿一女都茂然成长,成家立业,日子过得也算顺风顺水,我觉得这与二嫂的善于把持有关。基因需要改良,门风是可以改变的。娶个好儿媳,可以改变一个家庭的门风。仔细想想,我堂兄弟六人五个娶有家室,这五个婆娘还真的是各有性情。她们的性情绝对对各自的小家、对自己的后代有着千丝万缕的影响。我敢说,二嫂在她们妯娌五人中,绝对不是熊茬子。

头天还好好的,在街上耍。最后临走就一阵儿的工夫。心肌梗塞。平常老带着氧气,活着也遭罪啊。二姐说:得这么个病死就好,一点罪也不遭,而且也没拖累儿女。65岁,也行了。咱村东头简直没人了。

细细算来,二嫂嫁过来,也有四十多年了。四十多年的陪伴,让二哥成为一个有家室的人,成为一个儿女双全的人。她给老孙家留下了根,于我看来,这是她最大的功德。

二嫂说话行事快人快语,总像一阵风。她离开亲人告别人世也像一阵风。二嫂,天国里没事的时候,常回来瞭望瞭望,你是老孙家的有功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