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再忆七月十五拾新棉

核心提示:只有极少数零散的土地被几户人家小心的侍弄着,因为面积小了,今年他们种上了棉花、玉米、谷子、花生、地瓜,还有在自家楼前精心种植的时令蔬菜,仿佛为远离土地的人们留点过往的记忆,但愿这些眼前熟悉的画面能永存人们对土地的敬意,后天就是七月十五了,我心里又开始珍藏过往的记忆一生挥之...

文:王卫东

晚饭后,我领着一对千金在楼前散步。白天的几阵雨带来了清凉晚风,略带遗憾的是妻子不在家,因岳母生病住院需陪护在身边。转过单元楼,我们来到一片狭窄的棉田前,棉株绿油油的,颗颗上面结满了棉桃,每根枝桠上都开着淡黄、粉红的花朵,最顶端的嫩芽都被农人们掐掉,为的是防止棉花疯长,从而提高棉桃结果率增加棉花产量。再往下看,我看到了棉株最底部的棉桃已经化身,变成了今年的新棉,在雨后的傍晚静静开放,我招呼女儿过来观看,她们一副好奇的模样,第一次见到温暖洁白的棉花,小女儿甚至拿手轻轻抚摸一下,我也随女儿的动作仿佛又回到往昔的拾新棉场景.....

上世纪八十年代,家乡还是个普通的村庄,全村大约人均2亩地左右,以种植棉花、小麦为主。勤劳朴实的乡亲们春天起就开始侍弄棉花:首先深耕细作整理好土地,清明过后气温稳定,开始棉花播种,多是地膜覆盖,为的是提高出苗率和减轻病虫害发生。幼苗在薄膜的提温和呵护下茁状成长,农人们开始忙碌起来,给棉苗放风、除草、施肥、捉虫,棉花在主人的精心管理下迅速成长,到了夏天整个田野就是一片绿油油的地毯,棉花株株硕果累累,积蓄着秋天盛开的力量,大家在棉田里不知疲倦的行走,打顶,摘边心,去除争夺养分的旁枝侧芽,最后再给棉花喷洒一遍叶面肥料,就等着秋后的采拾。

而最令乡亲们激动的则是农历七月十五左右,采拾新棉的时候。这时,天气依然炎热,雨水不断,在棉株最底部的棉桃耐不住寂寞,率先裂开了嘴,露出了白白的躯体,虽然它的品质稍差些,甚至碰上阴雨天它的躯体被侵蚀的发霉变质,但在主人眼里仍是惊喜和感动。从播种管理到收获接近大半年的时间,农人们从不吝啬自己的体力和时间,把一颗颗嫩绿的棉苗带成了一片根深叶茂,含苞吐蕊的棉田,个中的辛劳他们最清楚,当看到丰收的果实展现在眼前,乡亲们能不高兴吗?家乡俗语说的好:七月十五定旱涝,七月十五拾新棉。七月十五还是鬼节,家家户户要去祭奠先人,谁家要是有长辈离世,都会在亲人入土安葬时,在其坟上众多后代,一人手里拿一把棉花,虔诚的埋在土里,让亲人感受到棉花的温暖土地的温度。

真正收获棉花的时候,在中秋节左右,那时棉田一片洁白,映衬出蔚蓝的天空,南去的大雁、燕子排成队,在空中向棉田行注目礼渐渐远去。乡亲们男女老少齐上阵,赶着牛、马、驴车,人人扎上包袱,在洁白的世界用勤劳灵巧的双手采拾棉花,不一会儿,家家田间地头就堆起了一座座棉山,接着装车运回家晒干择净,相邀去棉站出售。一辆辆缓慢移动的畜力车载着满满的新棉,成了我心中永远珍藏的画面。丰收的年份,并不总是喜悦不断,也有忧愁相伴。记得有一年棉花大丰收,而棉站却限量收购,给每家每户具体指标,结果家家棉花堆成山,里面甚至都生出了小老鼠,到后来又开始捆绑销售,卖多少棉花,必须买一定数量卫生油、棉籽饼、化肥票,当然是直接从棉款里扣除。我小学刚毕业那年,跟父亲去外乡镇的一家国营油棉厂卖棉花,排队等了好长时间终于达到了棉款,我看着 单据在地上又验算了一遍,发现差错,油面厂少给我家算了钱,父亲又去找当事人,终于把辛苦钱拿了回来,一路上父亲直夸我书没有白念,从那时起,他再苦再累也供我上学读书一直到高中毕业,有时从学校回家看到父母在田间劳作,看到他们那劳累的身躯和沧桑的面容,真想多帮一把,而父母总是说家里的活你不用操心,好好读书,自己骑车在路上要小心。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父母都老了,爷爷奶奶也去世多年,家乡的土地现在大部分租赁给了几家大企业集团,企业每年支付给我们租赁费。只有极少数零散的土地被几户人家小心的侍弄着,因为面积小了,今年他们种上了棉花、玉米、谷子、花生、地瓜,还有在自家楼前精心种植的时令蔬菜,仿佛为远离土地的人们留点过往的记忆,但愿这些眼前熟悉的画面能永存人们对土地的敬意,后天就是七月十五了,我心里又开始珍藏过往的记忆一生挥之不去,如此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