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小别离

核心提示:我潇洒的转身,然后背对着他们挥手,再在下扶梯的时候转身匆匆回头,从入口到扶梯的这30米,是我走过的最煎熬的路。返校多半是父亲送我,在校门口,父亲将书包递给我,然后一边帮我整理行李一边叮嘱我,注意安全。这样的告别持续了我的整个高中。

文:骆小然

我转过身,慢慢走下扶梯,父亲的身影已经看不太清,时间过得真快,已经七年了。

距离父亲第一次送我出国上学,时间已经走过了七年。

偌大的机场,人们的脚步来去匆匆,我一个人坐在候机室握着护照发呆,手机响起,是父亲的短信:机场人多,注意安全。父亲的话总是这么言简意赅,好像我每次回想起来,夹在母亲声声叨念中的爱的叮嘱里,父亲永远都会在最后简单的叮嘱一句注意安全。不过,我的心里总是暖暖的,这已经成为了我们之间的一个默契,无需言表。

先去托运行李,然后就要自己去排队安检,因此,在排队之前的这一小段时间里,母亲便开始了她的叮咛嘱咐:天冷了多加件衣服别感冒,下课晚了也要自己做点热乎的饭,别光凑合听见了吗总归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好像我在他们的眼中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我在一旁无奈的做鬼脸,父亲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我,并不答话。如此的情景,我已经历了七次,七年。离别终会到来,我背上背包,挥手和父母告别,这时的父亲,走上前帮我整理背包带,仔细地把稍长的背带熟练地打了节,再检查了我的护照和机票,叮嘱我,注意安全。我潇洒的转身,然后背对着他们挥手,再在下扶梯的时候转身匆匆回头,从入口到扶梯的这30米,是我走过的最煎熬的路。

回忆起来,从我读高中开始,我与父亲便开始了这样的送别的方式。我的高中是城郊一个实行半军事化管理的学校,学生每月月底回家一次。返校多半是父亲送我,在校门口,父亲将书包递给我,然后一边帮我整理行李一边叮嘱我,注意安全。我转身同父亲告别。在即将进入宿舍的时候,匆匆回头的一瞥总能看到远处校门口依旧站着的父亲。这样的告别持续了我的整个高中。

原来已经度过了十一年寒冬和盛夏。

十一年里的每一次离别,不论是在那年记忆中的校园还是如今川流不息的机场,我好像都是人群中走的最潇洒的那一个,我知道每次父亲一定都会等到看不见我了才会转身离开,而我却几乎从不回头。

不是不愿,是我不敢。

我害怕我一转身眼泪就会不受控制的留下来,我害怕看到母亲不舍的哽咽,我怕看到父亲那已经微微驼背的身影,我怕这平淡却牵动我心的离别。

飞机落地,我刚打开微信就收到了父亲的留言:到了告诉家里一声,注意安全。我回了四个字:安全到达。彼时的巴黎已经华灯初上,我却几乎立刻收到了父亲的回复:好的,我们放心了。

我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