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一次聚会,一张老照片,牵动三十四年同学情_0

核心提示:“来喝酒”,同学的一声吆喝才将偶的神拉回到酒桌,无奈的笑了笑,端起一杯陈酿一饮而尽。晚上一遍遍地端详着照片,思索着过去,脑子一片空白,实在想不起是什么原因没有让偶拿到这张照片,这可是初中时期唯一的一张合影照呀。这张毕业照三十四年了,看到它又勾起了那个时代同学之间许许多多的趣事。

文:刘曰章

去岁末收到微信通知,定于鸡年初六在老家镇上的聚鑫源饭庄和同学聚会。由于时间仓促,还有一些同学联系不上或没有收到通知。前来的同学虽然不是很多,应该说不到大班级的一半,但同学相见分外眼红,格外亲切。

初中毕业三十四来,有的同学一直未见过面,有的偶尔见过但又间隔了近十年,经常见面的毕竟是少之又少。当同学们在约定的时间一个个迈着沉稳的步伐进入饭庄大厅时,沙发上坐等和负责接待的同学一起将目光聚焦于一个个曾经是多么的熟悉,而今却需要仔细审视才敢确认的面孔。曾经在课桌上划线如楚河汉界且彼此不好意思来往的男女同学,此时此刻没有了以前的娇羞和扭捏而真挚握手、互相拥抱、动情落泪。互相确认和时隔多年再次熟悉后,随即又笑逐颜开,特别是无意说到当年的某些糗事时又相继哈哈大笑,无所顾忌。尽管聚会已过去些时日,但难得一聚的良好氛围至今萦绕脑间,怎么也挥之不去。

记得中午喝酒正酣之时,同学们说起了当年照毕业像的事情,一下子把偶给搞懵了。初中有过毕业照吗?偶弱弱的问到。有哇,怎么你没有收到吗?同学边喝酒边说。没有哇,真的没有见过,偶肯定的回答。同学放下酒杯,快步走到挂衣架前取下公文包,从里面拿出已经模塑过的一张老照片。偶双手接过仔细一看,愣了一下,照片上的确有偶。那时懵懂的样子,稚嫩的脸庞清晰可见,偶的确是没有收到过照片啊。毕业后有的升学,有的接班,有的务农,彼此各奔东西。如果不是此时见到照片,根本想不起来竟然曾经照过相。同学见偶低头不语,瞅着照片发神并痴迷的样子说到:留给你吧。哦、哦,赶紧把照片放在自己包里,心里高兴地有些忘乎所以了,最后连一句感谢的话都忘记了说。来喝酒,同学的一声吆喝才将偶的神拉回到酒桌,无奈的笑了笑,端起一杯陈酿一饮而尽。晚上一遍遍地端详着照片,思索着过去,脑子一片空白,实在想不起是什么原因没有让偶拿到这张照片,这可是初中时期唯一的一张合影照呀。如果不是同学提醒并主动献出来,可能偶一辈子都不会见到还有这样一张让人怀念让人留恋的老照片。

这张毕业照三十四年了,看到它又勾起了那个时代同学之间许许多多的趣事。那时年龄小,生活贫困,条件有限,见识的东西太少,心里成熟的较慢。上课不忘贪玩,下课偷偷下河,夜晚溜出院墙偷甜瓜,无所事事时打个架,对老师和家长的话从来不放心上。想起当时的老师非常辛苦,既要教学又要回家种地,两头忙不停。偶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太过顽皮而给老师增添了不少烦心事。看看照片上的老师,当年正值风华正茂,现在却两鬓斑白,赋闲在家,弄孙养花,乐享晚年之福。看看当时顽皮的偶和同学们,清纯早已不再,鬓角也忽生白发。好在同学们都还争气,有的上班,有的经商,有的已是小有名气的老板,尽管没有成就大业,但总算没有愧对老师们所付出的心血。如今的同学们已不再年轻,大的五十二三左右,小的也四十八九,大部分当了爷爷或姥爷。

三十四年,弹指一挥间,人生能有几个这样的轮回。照片中的同学已经走了七八个,和他们相比,还有什么不满足呢?愿同学们好好活着,珍惜自己,珍惜未来!希冀同学们友谊长存,友情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