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葱郁深处闪红光_0

核心提示:我不由想起了中学课本上《毛主席教警卫战士学文化》的场景,想到了小学课本《给徐特立同志的一封信》中他赞誉、感恩老师的真情,想到了毛主席在中南海亲自为程潜划船、经常对工作人员说,火柴用完了,火柴盒不要扔,买来散火柴装上能再用,更想到了那年在生产队大院里,不满十岁的我胸前佩戴自...

法桐树荫道

铁轨


文:徐可顺

我再次驻足,踮起双脚,双手抓住高出我一米多的铁门栅栏,脸紧贴门框,向庭院里望。

小伙子,甭看了,这儿谁也进不去。一位身穿园林马甲的中年人朝我喊道。一把长长的剪刀,头朝下,挂在他手上,剪刀啮合处还咬着一根带叶的小枝条,晶莹的汗珠从他黝黑的额头上流下,停在鼻梁左侧。

真想进去看看,来好几次了,都锁着门!

是啊,谁都想进去。在这干活四五年了,哪天都有好几拨人来,可都站在门口,看看就走了。就有一天,一辆轿车开过来,下来两个女的,找开门就进去了;可出来的时候,明明就是刚才进去的那两人,但换了装。

这是为啥呢?我有点纳闷:听说里面有红火车头、绿车厢,还有住房,多少年了,那火车头生锈了吗?没呐!从墙头上看过去,太阳底下还闪光咧,隔段时间,就有人侍弄,他指着铁门上挂着的锁说。我顺眼一瞅,锁眼处亮光光的。

树这么密,里面啥也看不到啊!嗯,里面树挺多,白杨、桃树、杏树、核桃树、腊梅什么的都有,前一阵子就有人提着一桶杏出来,给了我一个,又大又黄又甜,真好吃。这树林里还住着很多鸟,叫不上名来;马路上车少的时候,就听到里面叽叽喳喳的,挺热闹。

一个生态园啊!我又朝门内望去,两行光滑、一搂腰粗的法桐,相距四五米,擎起的圆型树冠交融在一起,拱成了一条长长的、望不到边的南北向林荫隧道。阳光撕不开相拥交谈的树叶,只好分成一束束的,从空隙探进来;地上稀疏的浅黄色落叶,吸了这些光线,透出些许的光亮。

深幽的林荫道,可人的花果树,还有那闲睡铁轨、静待蓄势的红火车头这方天地里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似乎昭示着她不凡的身世。

确实,1952年秋,毛主席首次来济南的时候,专列就停靠在这里。他从这儿出发,去济南的四里山祭奠了曾随他工作多年、一年前牺牲的黄祖炎烈士。黄祖炎生前任山东军区政治部副主任,1951年3月13日参加山东军区文化工作座谈会演出时,遭坏人枪击牺牲。

那天,在时任山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等人陪同下,毛主席登上植被并不茂密的四里山。他围着黄祖炎烈士墓碑缓步转了一圈,对着碑文,神情凝重,低头轻道:祖炎同志,我看你来了。此时,松涛声动,满山凄凉肃穆。人死为大,前去送一程是人之常情。这回主席就是借休假来祭扫的,其重情珍义之情跃然纸上。

第二天,毛主席又来到泺口黄河大坝。这一带连同西边的吴家堡、西沙等10多个乡村,多年野生碱卤,地尽不毛,群众生活困难,春天一片霜,夏天明光光。豆子不结荚,地瓜不爬秧是这儿的生动素描。黄患!把这里的人民搞得太苦了。毛主席触景生情,从腑腔发出的呐喊响彻黄河沿岸。或许因了南方人种稻,生于江南的他在对济水之源求证、筑坝固水等权衡后,他提出引黄河水、把卤碱地改成稻田的设想。当地人就先在原吴家堡镇肖家屯等洼地试种水稻,成功之后稻改全面开花。如今,沿黄一带成了似江南的鱼米之乡,吴家堡大米也在滋养沿黄百姓的同时,开始走向中华大家庭的餐桌。令人痛惜的是,如此换了人间的盛秋,主席再也看不到、再也吃不上这儿的大米了。

伟人举足间,最是动人处。我不由想起了中学课本上《毛主席教警卫战士学文化》的场景,想到了小学课本《给徐特立同志的一封信》中他赞誉、感恩老师的真情,想到了毛主席在中南海亲自为程潜划船、经常对工作人员说,火柴用完了,火柴盒不要扔,买来散火柴装上能再用,更想到了那年在生产队大院里,不满十岁的我胸前佩戴自制的小白花,在哀乐声中看到大人流泪,自己也跟着用手擦拭眼角溢出的泪水

岁月的年轮无声无息,但圈圈铭刻时光的印迹。据记载,建国后毛主席共24次来济视察,其中有23次所乘专列停靠这儿。但主席来济视察从不去城里住宾馆,反而常常在这儿办公开会、简单住宿,接见地方领导,为得就是不给地方添麻烦。这还不说,他就连沾地方便宜的心思都没有。听说57年那次来济,他还穿着参加开国大典的旧皮鞋,八年跋涉,鞋帮都开了,外事活动是不能再穿了!就在济南订做了一双三接头皮鞋。鞋厂方得知是给主席做的,死活就是不收钱,工作人员只好道出原委:毛主席所到之处,吃的、用的,都是按价付款,这是主席亲自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违背,厂方这才作罢收钱。博览群书、鉴古喻今的主席,慧智眼光的历史穿透性可见一斑。

你真想看,我扶你趴在那边墙上看看吧。那位园林工的一句话,把我从追忆中拽出来。不用了,谢谢!他脸上溢出微笑,我连忙双手致谢。

伫立烟台路腊山河东路,近观那蓊蓊丛丛深几许的方型庭院----这处当年毛主席专列停靠的地方,因其坐落在部队营区,一般人鲜有所见,无疑就多了些神秘色彩。可自一九五七年建成以来,这里不光数次接待毛主席,还接待过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李先念、杨尚昆等同志,西哈努克、金日成等外国元首也都曾在这儿留足。

呼、呼、呼,一群飞鸟划过头顶,直奔燃红的庭院树木深处。

我起步离开这儿时,夕阳正奋力地泻下金丝黄带,漫妙的、均密地罩在这方葱郁上;微风过处,红光咋现,一闪一闪的,似星星之火。

跟我来!这就是五七车站,这是当年的站台,右手边是站房、接待室,远处隐约可见的是生活用水塔那天夜里,半梦半醒间,我带着耳机,仿佛有导游在讲解。

哦,我魂牵梦绕的济南西郊五七车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