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灵魂之肾

核心提示:站在时光的岸边,遥望那片茅草地,像遥望随暮色升起的无边的草原,遥望它在暮鼓晚钟里送走牛羊和一群顽皮的孩子,送走快乐和少年爬满眉宇的愁思,迎来黑夜和满天的星斗,迎来生命中最美的曙光。

文\李淑云

每过一段时间总有根丝线牵引着我回到故乡。然而每每面对,却又滋生莫名的伤感。故乡留在我心目中印象最深的依旧是那片长势旺盛的茅草地。

小时候每天傍晚回到家,放下书包,牵起家里那只小羊羔,约上小伙伴一起去茅草地放羊。

在那片宽阔的茅草地里,常常是羊贪婪地将头埋在半尺高的茅草里,我和伙伴们则在一边尽情地挖茅草根,亦或互相追逐着抢夺彼此的果实,然后再用带着沙土的小手使劲儿捋一捋,就这样胡乱地塞进嘴里,嚼出了一个干净而又有滋有味的少年时代。

两个足球场大小的茅草地,六七个嘻皮士一样互相追逐的少年,十几只专心啃草的羊,这幅美丽绝伦的画面永远定格在记忆深处。

二十年后,在城市的一偶,有一天从电视上看到几个农民因为一块荒地闹纠纷,内心深感慌恐不安。后来担心的事情终成事实,轰隆隆的挖掘机平坦了那片高洼不平的土地,一夜之间不见了茅草地的踪影儿。

那片生长幸福和快乐的茅草地,从此在我的生命中彻底消失。曾无数次往返故乡,明知不可能再相遇,却依旧不知疲倦地穿梭往来。站在时光的岸边,遥望那片茅草地,像遥望随暮色升起的无边的草原,遥望它在暮鼓晚钟里送走牛羊和一群顽皮的孩子,送走快乐和少年爬满眉宇的愁思,迎来黑夜和满天的星斗,迎来生命中最美的曙光。

亦曾固执地以为,那片被埋入地下的茅草,它们从未停止生长,它们隐匿在地下,细长的根茎横向攀爬,织成细密的网,依旧在数次清理河床的淤泥间穿棱往来,横扫了那一大片土地的荒芜。

湿地是地球之肾;那片茅草地扎根于我生命深处,支撑着生命在一处并不丰满的土地上生长,支撑着灵魂在城市的田垄里艰难地爬行,它亦是我的灵魂之肾。亦正因为受过它的滋养,我秸草般的生命才显得愈加葱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