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心与落花各自香

核心提示:答曰:“格物而后致知,致知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由探寻理性规律而始,由外至内,充实内心,完善精神,再自内向外,将一人之道化为一家之道,一家之道汇成一国之道,一国之道终成天下之道。

人生不过一场绚烂的花事。

若说功名是妍丽的色彩,财富是娇美的花瓣,那么精神便是那一缕幽香。色彩总要归于平淡,花瓣终会化作尘土,唯有幽香可以挣脱时间与空间的桎梏,成为永恒。

道,香之魂也;德,香之魄也;志,香所以能传世之根本也。

道者,何也?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此之谓道;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此之谓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此之谓道。道者,实乃心境也:胸怀天下,心系万民,养浩然正气,树君子之风,以善为行,以孝为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

然如何求道?答曰:格物而后致知,致知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由探寻理性规律而始,由外至内,充实内心,完善精神,再自内向外,将一人之道化为一家之道,一家之道汇成一国之道,一国之道终成天下之道。古往今来,弘扬儒学的孔子,推崇理学的朱熹,开创心学的王阳明,乃至提出社会主义理论的马克思、恩格斯,无不是道的探索者,实践者。先贤已逝,但历史的云烟掩不住思想的芬芳,悠悠飘过千年,引领吾辈,激励吾辈: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大学》有云:德者,本也。《左传》亦有云:太上有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一朵花,或黯淡无光,或馥郁生华,取决于种子;一个人,或平庸卑微,或崇高伟大,取决于德,即仁、义、礼、智、信。孔子周游猎国,用毕生的心学诠释了仁;苏武持汉节牧羊,以十九年的坚持书写了义;周总理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向全世界人民展现了礼;邓小平力排众议,改革开放,使中国从一穷二白到如今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让中国人民铭记了智;钱学森不畏迫害,坚持回国,忠于内心,报效祖国,使信熠熠生辉。故以德立身,身必正也;以德养心,心必清也;以德治国,国必安也;以德育子孙,则大道之行指日可待也。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花期虽短,但每一朵花都可以开得轰轰烈烈;人生易老,但每一个人都可以活得无怨无悔。花有志:为了延续芬芳。于是有了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奉献;有了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执着,有了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的傲然。人有志: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于是有了司马迁十年忍辱,终成《史记》;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以鲜血唤醒千万国人;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扛起革命战旗。因为有志,泱泱大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如长江之水滔滔虽九折而终入海,浩浩历史中先贤思想之芬芳似星星之火点点虽微弱却可燎原。

古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呜呼!余得闻此以道为魂,以德为魄,以志传千年之芳馨何其幸哉!余得将此芳馨承之先贤而传之后世何其荣哉!

人生不过一场绚烂的花事。

花开有时,花落亦有时。古今之骚客不思其香传万代者,或自斟于花间,伤春悲秋嗟乎叹乎,不亦可笑乎?

人生有时,人死亦有时。贤者之形虽陨,其神与日月交辉,与山岳同在,故生死与贤者并无挂碍。庸人既殁,神亦灰飞烟灭,故生死于庸人为可畏也。

余,一介书生,不敢求流芳百世,亦不甘碌碌终生。惟其所愿者,恭聆圣贤之教,以正吾心,以修吾身,不辱炎黄之名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