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月亮,我,情感海

核心提示:永远活着,没有我能迎来死亡的那一天!月亮栓住我的脚踝,然后杀死了那个杀死我爱人的杀不死的人。我将永远守着这片海滩,永远用我肿痛的低烧的癌变的身体纪念我的爱人。虚妄的幻象里,我和爱人还是坐在岸边分食水果糖,我看着他柔软的甜蜜的侧脸,反复说着的只有那句“我永远都喜欢你!”

文:郑惠中

题记:生活中有欢笑也有痛苦!不如意事常八九!尽管欢笑时的滋味最美,但是有时痛苦也会铺天盖地向我袭来,我有时就以为自己要招架不住了,但是又提醒自己要勇敢地面对现实谨以此文纪念病弱中的我曾有过的一些梦境,献给青春期与我一样为梦想中的爱人的离去(其实我并没有真正谈过恋爱)、为看起来遥不可及的理想而苦恼着的同龄人们!与大家共勉,让我们直面不如意的人生,满怀希望,勇敢地走过情绪抑郁的低潮期!

又是月亮!我一路乞讨走到海边,月亮的痕迹反复烫着我的赤脚,我把月亮上垂下的线系到脚踝上,从此无法离开这片海滩,也没有办法偷一艘渔船划到大海中间去。

没有人会到这里来,这里只有无穷无尽的惨白月亮。月亮在浮着薄云的夜空中来回滑动,惨白的光不停地溅到我身上来。月亮的线牵着我的脚踝,我如同被主人遗弃并锁住的狗。空荡的海滩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我感受不到时间流逝的变化,但我知道我会永远活着,永远活着。

永远活着,没有我能迎来死亡的那一天!这是我与月亮间的约定。我腺体肿胀、皮肤溃烂、肿瘤癌变,全身都在均衡的、尖锐的 、新鲜地痛着。每天每天我发着低烧,精神恍惚,在这个恍惚里我有的时候能见到我的爱人,我的爱人在虚妄的幻象里还是完好、完整的模样对!完好,完整!我为这些幻象掉下眼泪,海水就凶猛涨潮淹到我的胸前。冰冷的海水刺激着我烧焦鱼皮般的皮肤,我像被封到水泥里的砖块,绝望的念头里,所想的就只有我的爱人。

我的爱人,绿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湿漉漉的目光好像一只无辜的小狗。直到最后,最后的死亡,他的身体被碾压破碎无法拼接,我的身体还是死死记住了他的关节,他的手掌,他身体部位的温度,他嘴唇的好味道。那个人为什么要录像呢?后来我看到那个视频,我看着我的爱人四肢被折断,如同破布娃娃一般被丢在肮脏的垫子上,那个人是怎样,是怎么慢慢杀死我的爱人的?对不起,想到这些还是不行,我还是没法回忆这个。我现在能说的,只有我和月亮的交易。

我把死亡交还给了月亮,我永远失去了死亡的权利。月亮栓住我的脚踝,然后杀死了那个杀死我爱人的杀不死的人。

我将永远守着这片海滩,永远用我肿痛的低烧的癌变的身体纪念我的爱人。虚妄的幻象里,我和爱人还是坐在岸边分食水果糖,我看着他柔软的甜蜜的侧脸,反复说着的只有那句我永远都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