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清明节,生者与逝者的对话_0

核心提示:传统上所说的“求父母保佑”、“求上天保佑”,早已升华为一种情感,引导着人们首孝、向善、悲悯、包容、爱国、敬业、诚实、守信……春雨润物般的情感力量,孕育出人与人之间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也与今天我们所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脉相承。

文:赵金祥

尼采说:这个世界唯一能确定的事,就是死亡。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竞选总统时说:无论我们伟大与渺小,从历史上看,我们都将是死人。问题是,活着,我们该干些什么。

毛泽东说过,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清明节,生与死的话题再次被提及。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其实我们都知道,杜牧那首著名的诗,安慰行人的不是酒,是遥指的那份生命感悟。

每年的清明节,我都混迹于祭奠的人群中,带着雅俗混杂的祭奠用品,低着头,跟着别人的脚步,不知不觉来到父母的坟边。掐指算来,父亲去世已有31年,母亲走了也已整整10年。每到此时,我都给父母倒上一壶茶,将手捧的鲜花散开、捻碎,将一平米不到的区域铺满,然后跪拜在地,展开了与父母亲的对话。其实天下父母都一样,都很慈祥。那些来祭奠父母的儿女子孙们,嘴里默念的话也大体一样,父母大人,或爷爷奶奶,我来看您来了,您在那边好吗,保佑全家呀,平安呀,等等如果不夹带烧纸浓烟这样的习俗,这些朴实的话语,往往没有任何迷信的色彩,反而寄托着一种最珍贵的情感和祝福。如同萧红在《拜墓》诗中说的那样跟着别人的脚步,我走进了墓地,又跟着别人的脚迹,我来到了你墓边。我只在你墓边树了一株小小的花草,但,并不是用以招吊你的亡灵,只是说一声:久违了。其实,对于逝者的追念,也未必需要实物的寄托,所谓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就像舒婷的诗句所表达的那样最深最痛的思念,不是激流,不是瀑布,而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枯井。

一次,我与父母正在对话时,跑过来一个小女孩,看上去不到两岁,叔叔,叔叔,我听见你喊爸爸妈妈,你的话他们能听见吗?,我答能听见啊;那他们说话你能听见吗?,我答也能啊!。面对这样一个童言无忌的天真发问,再往下回答我真得快要没词儿了。但是,身边又发生了另外一幕:一位看上去30多岁的女同志,在与亲人对话中,突然扬起手臂,对准墓碑一顿噼里啪啦,爸,你死的真是太不值了,你是让小人当枪使被陷害死的,我早就提醒你,你不听,你死得不值啊!可能是手被拍疼了,那女士又说:爸,我不说您了,我知道您生气了,当女儿的也没尽到孝心女士说的什么内容,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那顿噼里啪啦,所包含的是一种复杂又真实的情感。

向死而生。清明节祭奠,与其说是看望逝去的人,倒不如说是,对活着的人,自身内心尘累的一次清扫。

这份对先人的追思之情,是一种不掺杂任何回报的自然流露,是对祭奠者是一次真正的灵魂洗礼。传统上所说的求父母保佑、求上天保佑,早已升华为一种情感,引导着人们首孝、向善、悲悯、包容、爱国、敬业、诚实、守信春雨润物般的情感力量,孕育出人与人之间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也与今天我们所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脉相承。

慎重追远,民德归厚。这是清明节永恒的主题。

它让我们重新体验人之为人的习俗,它内生于我们的文明行为,在我们的进步中演进成型。纪念一代大忠大义之士介子推的寒食节,早已纳入了清明系列,我愿主公常清明的忠诚气节,也感动着人世间何止几千年!

既然死是一种确定,那么活着就是一种责任。因为活着才能延续逝者的愿望,才能延续我们那种内化于心的向上力量。

在快与慢生活节奏共存的时代,在做好人和做能人都需要的变革与转型社会,在梦想与激情时刻提醒我们活出价值的当下,活着的我们,是得好好想想,应当怎么活着,应当想点什么,干点什么,包容一点什么,担当一点什么。尤其应当想想,怎么样与人为善,如何和谐相处,怎么样去珍惜,如何慎独后总结提升如果哪一天也进到这里,会不会也遭受一顿噼里啪啦?

清明节,也是播种节。最是一年好清明。孕育一年希望的春耕时节,在先人亲人面前,在生者与逝者的对话中,播种下一个新的期许吧。(作者单位:济南广播电视台15098963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