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新柳如诗

核心提示:若柳条是诗,那柳絮就是梦。像云,可比云亲昵。多想在湖边造一座草庐,柳作窗帘湖为温床,斜风细雨都来入梦,八千里云天雾海,小船儿轻摇。春随柳色加深,人如逝水东流。在一去不返的流光中,且把梦与诗编成美丽的柳帽,戴在蓬松的发际,用粗糙的双手,从容地把琐碎的生活细细摩挲。

文/熊荟蓉

总觉得造物主是个神奇的艺术家,在整整一个冬季的闭门修炼中,她都在沉思,在酝酿。一旦东风载来春的信笺,她的灵感就喷薄而出。

她绘出山花烂漫的画卷,她谱出鸟儿婉转的乐谱,而那簇新的柳丝就是她挥洒的诗行,还有,还有那轻扬的柳絮,就是她精心编织的一帘幽梦。

春天最宜登高望远,人在高处,蓝天白云仍然遥不可及,可田园山川却画一样尽收眼底。读良田美池你会心旷神怡,读绿树红花你会暗香盈怀,读炊烟小路你会意乱情迷读着读着,你烦躁的情绪就渐趋平静,疲惫的心灵也稍稍安顿。

我最爱读的是柳色,一树烟柳一树诗。只是这诗来自凡尘。家家的房前屋后都有她亭亭的身影,浅淡娇嫩的面容,婆娑披散的秀发,人见人爱的小家碧玉!柳多在湖畔,如美人常在镜前,那一池碧波中的纤纤素影,顾盼生辉,风情万种,能搅动人心底最柔软的情愫。

若柳条是诗,那柳絮就是梦。当你漫步于花前树下,那蒲公英般的花儿在你身边曼舞轻歌,仿佛在向你演绎一段缠绵的故事,久违的爱情会在你心里悄然复苏。那纷纷扬扬的景象像雪,可比雪空灵;像蝶,可比蝶纯粹;像云,可比云亲昵。看久了,你会觉得身子轻飘飘的,似在一个缥渺的梦境。

雨中泛舟是最诗意的。只是雨,得是三月的毛毛雨,仅够挂在睫毛上的雨;风,得是三月的剪剪风,刚好能撩起柳裙的风;人,当然是两个人,邂逅的初恋情人最好,心仪的灵犀之友也不错。弱柳拂风,姣花照水,伊人相伴,吴侬软语谁还羡瑶池天宫!谁不想随波逐流!欲将心事付小舟,江海度余生!

多想在湖边造一座草庐,柳作窗帘湖为温床,斜风细雨都来入梦,八千里云天雾海,小船儿轻摇。可梦中的心分明醒着,诗情画意固可调心,餐风饮露却不可裹腹。一个人若为生计发愁,即使生在画中,也怕是满面尘灰烟火色了。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城里人在青山绿水中觅闲情逸趣,乡下人却终生做着逃离的挣扎。

春随柳色加深,人如逝水东流。在一去不返的流光中,且把梦与诗编成美丽的柳帽,戴在蓬松的发际,用粗糙的双手,从容地把琐碎的生活细细摩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