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痴人说情

核心提示:爱情走到情感被贬值的今天,当年莎士比亚对物欲横流的谴责和对人类美好情感的赞颂,随着《雅典的泰门》《罗密欧与朱丽叶》终场大幕的落下,爱情仿佛是褪了色的昨日风景,千古绝唱式的悲剧再也激不起内心的一丝波澜,引不出一滴真诚的眼泪。

俗语云:当为情死,不当为情怨。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审看杂燕,树遍红莺,风月无边。章台种柳,深巷栽花。汉宫之流叶,蜀女之飘梧。伐柯之斧,月老红绳。费长房锁不尽相思地,女娲氏补不完离恨天。自三皇五帝直到今天,阴阳匹配,两情相悦,爱情,似乎永远是宇宙的主宰者,是人类演绎不完的也是生活和文学的永恒主题。

尘世之男女,凡一生为情所伤所累者,慕山真人说,非历千百年日月之精华、山川之秀气、鬼神之契合、奇花异草、瑞鸟祥云、祯符有兆,不能生出这痴男怨女。他们生可以死,死可以生,情之所钟,若胶漆相互分拆不开。

古人的爱情是不打折的,那种生死相许忠贞不渝的精神令现代人望尘莫及和汗颜。潘安风雅,宋玉温存,薛涛之笺,文君之赋,君平之柳,崔护之花;陈思王情深,魂断铜雀台;玉缕金带枕,寄与有情郎;千年等一回,等不到团圆的姻缘;孔雀东南飞,飞不出沉重的悲哀;绿珠奋报主之身,空留下身轻好向君生前,一树嫁花到地消,红拂具识人之眼,梁夫人勋垂史册,柳如是志夺须眉,马湘兰喜近名流,李香君血染桃花扇;章台矫矫,钱塘苏小;马上琵琶,琴心感触;掌上玉盘,马嵬留不住;瑶草奇花,纷靡不尽,六代之笙歌,三吴之粉黛;若非性情痴人,焉能留下一段段千古绝唱?莺莺张生小红娘,十娘怒沉百宝箱,真娘墓上春草萋,虎丘山外愁云裂,雷峰塔下相思泪,红楼梦中梦难醒;孟姜女哭长城,梁山伯祝英台,若非痴情怎能演绎出尹羲式的曲未终人已逝,燕山云雨隔巫阳的悲剧?

文学作品中更有许多震撼心灵的爱情故事,《呼啸山庄》中的凯瑟琳在嫁给埃加时有这样一段独白:在这个世界上,我的最大的悲痛就是海克列夫的悲痛。如果别的一切都毁灭了,而他还留下来,我就能继续活下去;如果别的一切都留下来,而他给消灭了,这个世界对我将成为极陌生的地方。因此毛姆说,我不知道还有哪一部小说,其中爱情的痛苦、迷恋、残酷、执着,曾经令人如此吃惊地描述出来,使我久久沉浸在爱的漩涡里。

美国作家沃勒的《廊桥遗梦》在这个似乎为上帝所遗忘的世界里,为情感的重量重重涂上了一笔。弗朗西斯卡与罗伯特.金凯经历了四日长达百年的刻骨铭心的激情遭遇,我把活着的生命给了我的家庭,我把剩下的遗体给了罗伯特.金凯,这是弗朗西斯卡的临终遗言。和这四日相比,无数人的一生显得没有一点分量,一个永恒的廊桥遗梦!

对于男女恋情理解之深刻,莫过于那个闲情偶得的李渔了,他在《合影楼》中对男女之情竟有超越时空和社会局限的认识:天地间越礼犯分之事,件件可以消除,独有男女相慕之情,枕席交欢之谊,只除非禁于未发之先。若到那男子妇人动了念头之后,莫道家法无所使施,官威不能慑,就使玉皇大帝下了诛夷之召,阎罗天子出了缉获之牌,山川草木尽作刀兵,日月星辰皆为矢石,他总是拼了一死,定要去随了心愿,觉得此愿不了,就活上几千岁然后飞升,究竟是个鳏寡神仙;此心一随,就死上了一万年不得转世,也还是个风流鬼魅。到了这怨生慕死的地步,你说还有什么法则可以防御得他?这样通俗和深刻的分析,简直是哲人的智慧之语。

是啊,人来到世上,倘若不冒一次险,不犯一次傻,不经历一场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爱情,一辈子不动声色波澜不惊平淡如一碗白开水,即使安居乐业寿终正寝,又有什么意思呢?走过漫长而痛苦的日子,走不出生活的故事,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和别人一起串演着故事,没有结局也没有开始,于是便有了那些讲也讲不完的故事,诉也诉不完的深情,有了南唐李煜的放纵和唐明皇的风流,有了东方的梁祝生死化蝶和西方的罗密欧大恋朱丽叶,也有了徐志摩迷上陆小曼,全然不顾罗敷有夫使君有妇,从那个时代浪漫的顶峰一点点坠落到痛苦的深渊,最后丧失了年轻的生命,为传奇式的爱情涂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徐悲鸿为孙多慈疯狂,多拉玛尔爱上毕加索,从此变成疯子。还有最懂爱情的金岳霖,以最高的理智驾驭自己对林徽因的感情,演绎出三洲人士共惊闻的佳话。他们都是为情所伤的痴人,却至死不改初衷,永不言悔。

现代人没有了陈规陋习的束缚,道德法律也奈何他不得。他们进入爱情的领地如入无人之境,自由、狂放,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从试婚时代进入E时代到裸婚时代,没有谁一生只爱一个人,你的新欢曾是别人的旧爱,你的旧爱又变成别人的新欢。

红颜者多招蜂引蝶,丑女者多东施效颦。虽然大家都背不出爱情的定义,但并未妨碍了各自去爱。现在的年轻人,只需心里一动,便认准了是丘比特之箭,便有了不顾一切的理由,我爱故我在。爱情来时,他们也会真心付出,每爱上一个他们都会相信这回是终生不渝生死与共。他们唱着让我一次爱个够,读你千遍也不厌倦,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高举着love这杆所向披靡的大旗,山呼海啸地,轻描淡写地,明目张胆地,偷偷摸摸地,誓要将爱情进行到底。从青年时代的连搂带抱,到中年的相对无言,直至老年的生死相守,酸甜苦辣咸,滋味都尝遍。胆大的四处留情,胆小的从一而终,更多的是怀抱琵琶,另想别弹,弹好了坠入花丛,弹歪了身败名裂。更多婚外恋像《包法利夫人》中的罗道耳弗见到爱玛,一心要弄到手,同时又在思忖:不过事后怎么甩掉?

还有普及性的网恋,老的少的都在赶潮流,似乎不跟着潮流潇洒走一回就是落伍,网恋之花开遍各地,不多日就结出无数的苦果来。

爱情走到情感被贬值的今天,当年莎士比亚对物欲横流的谴责和对人类美好情感的赞颂,随着《雅典的泰门》《罗密欧与朱丽叶》终场大幕的落下,爱情仿佛是褪了色的昨日风景,千古绝唱式的悲剧再也激不起内心的一丝波澜,引不出一滴真诚的眼泪。当财富无限膨胀,科技飞速发展时,人们的心灵越来越麻木,情感越来越迟钝,爱情的绿洲已被沙化,只成为人们对感官刺激的一个载体。看看裸婚时代网恋时代超人们的自诩吧:两千年代,爱情加快,从爱到踹,一个礼拜:周一放电,周二表态,周三牵手,周四相爱,周五生厌,周六开踹,周日又寻新的爱。

这种一日千里的恋爱速度,是现代人爱情观的标签。婚前爱得死去活来,才情、癖好、习惯、口味、打嗝、呼噜,无不和拍入调,丝丝入扣;在人们的祝贺声中,结婚的美酒尚未咂摸干,不久新人就放出风来,婚姻不幸,继而法庭上得到证实。这个社会每天都在上演着《青春之歌》《围城》《中国式离婚》安娜卡列尼娜与卡列宁及娜拉出走之类的剧目。你在为红颜薄命唏嘘不已,她那里早有新欢,爱得又是一塌糊涂。

中国古典爱情更多关注的是温情和痴情,因此才有那么多凄美寥落的感人故事,让后世人动容、断肠和向往,无论悲喜剧,永远都是令人向往的美。被激情支配的爱情是不考虑身家性命和柴米油盐的。裸婚时代不生产傻瓜,现代人不会把自己置于真空中,他们比谁都现实,即便是牵魂扯魄的爱情,也被生存,被利益,被速度挤压得面目全非。

现代人的爱情是要打五折的。人们很少为爱情流泪,顶多不过为关系破裂而一声叹息。除却巫山不是云,只存在元稹过时的传说里,心灵的空间已没有歌声缭绕,也没有缠绵悱恻的忧伤。人们为美而标价,仿佛所有的花都在待价而沽。

托尔斯泰说:人类也曾经历过地震、瘟疫、疾病的恐怖,也曾经历过各种灵魂的苦闷,可是在过去、现在、将来,无论什么时候,他最痛苦的悲剧,恐怕要算是婚姻上的悲剧了。婚姻是爱情的归宿,婚前是卿卿我我情意绵绵,婚后是赡老育幼,柴米油盐,老了,爱情就是做个伴。它上要秉承事业,赡养老人;下要延续种族,抚育子女;对民族,它有义务,对国家,它有责任。那些动辄爱动辄离,一生踉踉跄跄跟着感觉走的爱情追逐者,是没有担当没有责任心的人,算不上有出息的人。

北雪南花,鸳鸯蝴蝶,良辰无几,好景旋更,怎一个情字了得。

开辟鸿蒙,人人都是情种;天赋人权,人人都该享受爱情。E时代也好,裸婚时代也罢,爱情是既玄妙又实在的,既神圣又俗气的。你若是个讲责任,尽人情,顺世道的人,爱情的金光大道上,一路都是鲜花迎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