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赵雷:让你哭的不是《成都》,是你内心的翻滚

核心提示:他的词太有画面感,“街头走一走”、“小酒馆的门口”、“挽着你的衣袖”,都会一一扯出你的回忆,提醒着你藏在内心的那些故事,谁的街头谁的泪,谁的衣袖谁的酒,你都想起来了吗?男友不敢去见她的父母,怕无法承诺娟子的幸福。

文:今小汐

我很少看电视,没看过《歌手》,很少关注娱乐圈,也不懂民谣,也不认识赵雷,我是在朋友圈听到了《成都》,然后知道了赵雷。

我没去过成都,也不在成都,但我还是听着听着就哭了,看到朋友圈被《成都》刷屏,看着大家都在说赵雷不红,天理难容,我的眼泪一波一波地往下掉。

当一首歌唱到你心里,拨动你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就会抵触你的鼻腔,打通你的泪腺。

其实,每一个听《成都》流泪的人,让你哭的不再是《成都》,而是你内心的翻滚。

赵雷从2003年开始唱歌,至今已经是14个年头,那些奋斗着的人们,当你奔波的年数也与这个数字接近,你一定也会有共鸣。14年间,有多少起伏与心酸,谁走过的路谁知道,谁流过的泪谁知道。

赵雷的声音充满着磁性的颗粒感,一字一句地硌到你,吸引着你,他就这样波澜不惊地唱着,没有声嘶力竭,没有夸张渲染,更多时候,真实就是打动你的重要元素。

他的词太有画面感,街头走一走、小酒馆的门口、挽着你的衣袖,都会一一扯出你的回忆,提醒着你藏在内心的那些故事,谁的街头谁的泪,谁的衣袖谁的酒,你都想起来了吗?

1、你曾在哪条街上哭过?从这头一直哭到那头,然后再哭着回来。

去年是我的变化之年,当我冒着风险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心里充满着忐忑。当梦想与现实有差距时,我不知所措,尤其是当我的工作频频出错,直接掀翻了我的自信。我,真的要清零了吗?我真的要重新开始了吗?

我终于知道,人生无法总是吃老本,我不能躺在原来的功劳簿上坐享其成,我得站起来重新走。

我经常在下班后的夜晚,顶着风走在喧闹的街头,想着这千回百转的心事,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要来干什么,我该怎么干,经常是一边流泪一边走,泪水会打湿自己的衣领,风一吹会感觉到凉。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我一边扒拉着方便面,一边给妈妈谈笑风生地打电话,告诉她我吃得倍儿棒;我给自己拍个面膜,把自己肿得像猪的鼻子和眼睛拍好,然后和老公女儿视频,告诉他们我心情倍儿好。

当我逐渐理顺自己的工作,一点一点修复起自己的自信,再回想那条流泪走过的街,你会抿嘴一笑,感谢那些泪水带给你的思考。

想起考拉小巫在《考拉小巫的英语学习日记》中有一个情节,她在考研压力巨大时,父亲连夜带她开车到草原,让她看到草原的夜空,她围着蒙古包一圈一圈地转,一圈一圈地哭,把她的压力全都释放出来。

很多时候,流泪并不是软弱,而是对压力的一种释放。

2、你曾在哪个小酒馆喝过酒?从清醒喝到沉醉,然后再慢慢醒过来。

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几年,我还是记得娟子红红的眼睛。那是我上班后的第二年,娟子是我的同事,父母就是厂里退休的职工,我们一起在厂里办黑板报,一起排练扇子舞。她的男友还在读研,她不知道两个人还能走多久,刚好厂里有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追求她,她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如果等读研的男友,还要两年,两年之后,男友会在哪个城市?她要留在这里还是跟着男友走?两年之内会有多少变数?

如果考虑现在同厂的男孩,两个人就会在这个小城安家,有父母关照,舒适而安逸,外面的世界还要不要去看看?

娟子经常在纠结的过程中摇摆,有一个夏日,娟子的男友来看她,他们俩在小酒馆里吃着廉价的炒菜,喝着冰凉的扎啤。男友不敢去见她的父母,怕无法承诺娟子的幸福。

男友不在的日子,娟子经常叫我陪她到那个小酒馆喝酒,听她谈未来的纠结,谈纠结中的痛苦。

一次一次,娟子慢慢理清了自己的未来。她考研走了,去了另一座城市,虽然现在的老公并不是当年的男友,但是,她感谢当年的选择,跳出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就是对自己的挑战。

春节时,她在微信发过来一家三口的合照,谁会想到当年她曾在小酒馆里一次一次把自己喝醉。那无数次的醉,只为一个清醒的决定。

3、你曾挽着谁的衣袖,然后他把手揣进裤兜。

这是极有画面感的一句歌词,很多人会想到自己青春时期的恋情,但我认为不仅仅是恋人之间,朋友之间,亲人之间,也会有无数个这种暖人的瞬间。

那一天,我在车站等公交车,一对恋人相依而立,男孩把女孩的手握在手里,不停地哈气,想让她更暖和一些;站牌旁有一排椅子,一对老年人坐在那里,他们不像在等车,就像在看风景,老爷爷把老奶奶的手拉过来,揣进自己的棉袄兜里,两个人并不说话,就是静静地看着路上的车来车往,这是打磨了多年的默契吧?

无论是青春年少,还是鬓染雪霜,能够挽着你的衣袖握着你的手,就是生活中的最饱满的幸福。

诚然,有人的走着走着就散了,有的情走着走着就淡了,但是曾经有过的温暖,也值得我们珍藏与回忆。如果多年以后,我们还可以问候,那就无愧于当年曾经挽过的衣袖。

生命中,有多少人来了又回,又有多少人走了不回,有多少人是你始终牵挂的人?有多少人是始终牵挂你的人?他们都还好吗?你是否也想悄悄地打听一下他的消息?然后确认他的安好,但并不想过分打扰。

回到赵雷的《成都》,本来以为歌曲结束了,却又腾空出现一个女孩稚嫩的童声,唱了歌曲中的核心歌词,我想,正在轻轻流着泪的人,一定会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微笑,天真的孩子,纯净的声音,带给你无限的希望。

无数次的单曲循环听《成都》,脑海里来回播放着各种回忆的画面,其实,我们是在听着别人的歌,流着自己的泪。